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这个能力本来就不应该存在

纪默然知道戾气的原因,但他无法介入。而对于梦里的人如此强烈的执念,他不能苟同:"但这能力也不是你的。"

"是我的。"对方淡淡地说:"我给予的,所以是我的。"

"这个能力本来就不应该存在,"在梦里,纪默然清晰的感受到对方情绪的波动:"不是你的,也不是他的。"

对方轻轻笑了两声:"所以呢?你又要像当时让某些事情消失一样,包括我的能力吗?"

纪默然叹口气,再次感到无奈。他什么也不会,顶多就是把"反噬"的灵体拉回来。对于奇怪的、诡异的、灵异的,甚至是猎奇的术式……他都不会。他只是一个长的比较文青的大叔。

"收手吧。"对方说:"他不是你可以拯救的灵体。"

"为什么是你判断谁能救、谁不能救?"纪默然对这句话不能理解:"他的命,我插手插定了。"

当时纪默然烙下狠话,然后梦醒了。醒来之后,堂前的黄纸就黑了一片。

"所以你知道对方是谁?"纪翩知道这件事情之后问了纪默然。今天天气不太好,纪翩赶着出门,拎着便当正要走,听到纪默然说昨晚的梦,他停了下来。

"我知道,"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会有更多挣扎。硬是要说,所有的一切都有原因。只是原因要现在给纪翩知道吗?

"那你打算怎么做,把这个案子接下来吗?"黄纸转黑史无前例,纪翩不觉得纪默然愿意冒险。

"我会接。"就算会浪费很多力气,纪默然想。

"你为什么总是要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纪翩有点意外的:"你跟一个灵体赌气干什么?"

"出于无奈。"说实在,他也找不到理由来解释。或许纪默然只是不想要看到,何一东就这样的被吞噬掉吧,只是目前自己也说不出个答案。

颜遥上国中开始,不知道从何去认识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朋友。可能因为长得漂亮,所以总有人刻意接近。但是何一东不认为是好事,相反的,何一东觉得颜遥根本就不应该跟那些人有所接触。

"甘你什么事呀?"颜遥那时候对着提出建言的何一东冷冷地说。

何一东觉得有些理亏,可能是因为那天颜遥知道他跟吴易安分手之后,结果要求他只能忠诚于颜遥一人时,何一东断然拒绝所产生的结果。

"我又不爱你,你凭什么把我绑在身边好像我是你的谁?"

"你本来,就是我的东西。"颜遥大哭又大闹:"我妈拿钱叫你陪着我,你就是我的,不管怎样就是我的!"

"颜遥你不要闹了!"何一东当时有闪过念头,他必须辞掉这个家教。

结果下次要开口时,颜妈妈不等他说话,直接把薪资提高:"颜遥需要你,我也是。"

一小时七百可以做很多事情,何一东开始盘算着。再者,看到颜遥低着头道歉的样子,他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从那天开始,何一东就深深的感觉到颜遥对他的漠视。尤其在颜遥告诉他,她交男朋友的那一天起。

"他是谁?"

"不甘你的事情。"颜遥说,然后在房内点起一根烟。

"抽什么烟,你才几岁?你明明知道跟你一起混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他们让我快乐。"颜遥捡起被何一东丢在地上后,践踏后的烟尾巴:"你行吗?"

"如果你认为的快乐是这样的,那你请我来当家教是做什么?"

"爽。"颜遥瞅着何一东看:"我有钱没地方花,我就是要拿钱砸在你身上,可以吗?"

"你到底要叛逆到什么程度?"

"我说,你到底要的是什么?"颜遥翘着脚:"我出去找我的快乐,你就乖乖的来我家,然后你的薪资我会照样算给你。你就假装我在,然后也假装你在教我,其他的事情就不要过问。这样很难吗?我自己的功课我自己会顾好,我不会让你难做人,你也不要阻止我。"

"你什么时候开始会跟我讲条件了?"

"从你坚持说你不爱我的那个时候。"颜遥冷冷地笑了。

住在四楼的颜家,后阳台接着防火巷,那边有条长长的防火梯,直通一楼。颜遥常常从后阳台直接跑出去,总是玩到何一东打电话给她她才回来。

"我要下班了,你妈也快回来了。"

"我知道了。"

总是这样的对话牵引着两个人。

颜遥开始会化妆,穿的比较火辣;当然,爬进窗户后,她还是乖乖牌颜遥。颜遥从窗外带回来的味道千奇百怪,何一东也总是皱眉默不作声。有时候是香水,有时候是肥皂,有时候又是酒的味道。何一东常常在想,颜遥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是不是也有责任?他一直觉得他可以改变的了颜遥,但是他发现事情已经脱轨,往一个他无法想像的地方发展。

"我回来了。"

何一东看着从窗外爬回来的颜遥,不禁叹了口气。此时,颜遥的一包东西从口袋掉了出来。

"这是什么?"

"还我。"颜遥脸色有些着急,看起来很像是很在乎那包东西。

何一东身为药理相关科系的学生,见到那包白色粉末,直接伸手进去碰触:"你该不会在吸毒吧?"

"我没这么笨。"颜遥冷着脸,想要把那包粉末抢回来:"你快点还我。"

"你要怎么玩,我不想干涉。但是这包东西,我必须拿给你妈。"

"何一东,你别太过分。"

"颜遥,是你太超过。"何一东正色的说:"你有没有想过你原本是怎么样的一个女生?"

"我变成怎样,都跟你没关系了,东西还我。那是面粉,康乐活动要的。"

何一东审视了一下,还真的是面粉。他看着眼前,才国中的颜遥。是从哪里转错了弯?这个女孩,已经跟当初第一次见面的样子不同了。不适合她的浓妆覆上了她的脸,身上总带着廉价的香水味。何一东想念那个爱笑的女孩,但他不知道要怎么样找回她。

"所以我在你心中,已经堕落到这样的程度了吗?"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他要拉开与她的距离,她做了,他为何又要这样关心她以及她的人生?既然如此,何一东为什么又不坦率地接住快坠落的她?于是颜遥苦笑着:"好吧,既然这样,那我是不是应该不负你所望继续这样下去?"

"喂,你……。"何一东话还没说完,只见颜遥拿美工刀往手腕划下去,很深的那种。

"靠,颜遥你有病喔?"立刻打一一九,何一东着急的说:"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一定要这样表示?""如果连信任都失去了,那我还拥有你什么?"颜遥说完这句话,整个人就晕过去。

***

冯菈菈从小就是集宠爱在一身的独生女,爸爸疼妈妈也爱,好不讨喜。尤其小时候,邻居们看到胖呼呼的冯菈菈,谁不是抢着抱?当然,脾气好又热心的冯菈菈,自然也成为孩子王。

冯菈菈搬过一次家,小时候住在比较遥远的城镇,祖母过世之后,爸爸为了继承祖母的祖厝才搬回来。所以小时候的朋友们,现在都不在身边了。冯菈菈偶尔会觉得孤独。孤独到她会想要一个可以听她讲话的人,无论是哥哥姐姐或是弟弟妹妹。

以前小时候,她非常羡慕那些拥有兄弟姐妹的人,即使他们常常抱怨兄弟姐妹都不理他们。她也常常问爸妈,为什么不生个弟弟妹妹?答案总是那么的一致:"养你一个就快累死了,哪还会想要养第二个?"

话虽如此,但是冯菈菈隐约地感觉事情好像不是这么单纯。她从以前,就怀疑自己有所谓的"看不见的朋友"。就是小时候会常常跟你玩在一起,但是其实根本就不是你看的到的人……。但是爸爸妈妈又挂保证,冯菈菈并没阴阳眼、八字轻、灵异体质……等等的命格。甚至连跟空气对话或是笑的举动都没有过。

这让冯菈菈更觉得好奇,那么自己常常感受到好像被人窥视,或是印象中好像有不存在朋友的这件事情,真的只是自己多虑了吗?

"纪扁羽,你有那种不存在的朋友或是看不见的朋友吗?"国三的体育课特别珍贵,靠近大考时往往都会被各科老师借去当作加强练习。难得这次体育老师坚持不借课,让忙碌的国三生都可以喘口气。冯菈菈其实很享受跟朋友从教室到操场这段短暂又温馨的小时光,让她们可以在紧绷的考试过程松一口气。路途中,她发现了一个人走的纪翩。

纪翩知道,冯菈菈开心的飞奔过来,就没有什么好事情发生:"那是什么东西?"

"就是小时候人家常说的,只有你才看的到的那种朋友呀?"

纪翩想了一下,正确的来说,他妈妈就是。因为他妈妈都是纪默然呼唤出来的。但是总不能跟冯菈菈讲这个吧,纪翩担心一讲又要解释一堆。

"有呀。"纪翩回答。

"是喔,长什么样子?"

"就你呀。"趁着冯菈菈还没意会过来,纪翩就走向操场:"七月到了,要记得多吃一点。我会叫我爸多帮你准备皇帝豆的。"

大约过了一分钟,冯菈菈回过神之后大叫:"纪扁羽你很贱……!"

咦?他怎么会记得她喜欢吃皇帝豆?

编号四二零八正在做梦。目前的生活对他来说,就是反覆的被性侵,然后不知为何的继续呼吸着。做梦对他而言,已经是很奢侈的享受了。也因为做梦,牢狱之灾的痛苦也可以比较减缓。身体的苦不算什么,痛的是心里的痛楚。

编号四二零八到现在为止,都还是不懂为什么颜遥要这样陷害他。他深信着好心会有好报,他也相信大家都是带着善念在过生活。

编号四二零八从小生长在一个朴实无华的家庭,父母均健在,鹣鲽情深。他有个妹妹,是个认真上进的好女孩。兄妹俩感情深厚,无话不谈。

小时候长的眉清目秀的编号四二零八,深得街坊邻居的喜爱。虽然是个顽皮的小孩,但是邻居们都认为,哪个孩子不淘气?这反而是男孩子发泄自己过剩的精力表现,也因此在街坊邻居眼中,编号四二零八是个好孩子。

这种环境生长之下的他,没吃过什么大苦头。对于人性,他一直保持着乐观。偶尔,他会梦到回到国小那炎热的夏季,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心寒。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女主软糯被男主养大_女主软糯乖巧有肉的小说
  • 当兵的人当男友可怕_当过兵的男朋友活好吗
  • 都说是医学院院长了
  • 他原本轻握咖啡杯把手的指尖
  • 严绍辉赶紧扣住他的腰不让他躲开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