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放纵的青春01_情欲小说

菱远离了嘉尔和锺离音,独自一人去追另一个人造人。

老实说她现在的影鬼能力宛如力量耗尽一般,使不太出来呢。

原以为只是被下失去体力的药,但卑留罗果然没那幺好心。

赶快弄一弄找伊维看病去,伊维一定有办法。

话说人突然变多了啊。

吐了口气,菱咧开笑容。"你们别再躲了,体贴一下追人的人的体力好吗。"

这句半开玩笑的话,原先菱只是拿它当开场的,没想到真的让人造人转了方向,朝她走来。

"零⋯⋯"

那是一名约莫三十岁的男子,腰上系着一把老旧的长剑。

那是⋯⋯

菱收起瞬间的动摇,冷酷的将手上的兵器送进那人的胸口。

"又变成师父的样子,就没有别的梗吗。"她冷冷的说。

又一个人走了过来。

这次,这个人有着褐色短发、金黄色眼睛,身穿着蓝色袍服。

"伊维⋯⋯!"菱瞪大双眼,眼中除了不可置信还是不可置信。

不过她一瞬间就又冷静了。

他不可能是伊维尔。那家伙现在好好的在医疗班。

⋯⋯好吧,有可能他又翘班了。

这幺想着,她挥出剑。

然而,被闪掉了。

菱有趣的挑挑眉,又攻击了好几次,却一一被闪躲。

"你该不会真的是伊维吧!"菱感叹道。

"不然我是谁呢?"青年笑道,手上变出一把桃红色的镰刀。

躲了好几次镰刀的挥击,然而动作因为某些原因变得不太敏捷,菱身上出现几道血痕。

"那你知道你的前世是谁吗?"也许是玩心来了,菱开始问人造人问题。

青年愣住。

"不知道吧,这样还想当伊维,不自量力。"趁着人造人恍神,菱将剑刺入他的胸膛。

"全部一起上吧,我懒得一个一个打。"菱稍微放大了音量。

地板瞬间冻结,一根根冰柱朝她刺去。

"果然是凯达斯特来的。"菱啧了声,往旁边闪躲。

但就在她注意冰的动向时,脚底突然被什幺缠住,动弹不得。

低头一看,缠她的是树根。

"墨颜!"菱一瞬间傻掉。

就在此时,冰柱从她脚下冒出——

喀啦!

菱愣愣地看着突然出现将冰柱破坏的长枪。

"笨蛋吗。"及时赶到的凛夏瞪了她一眼。

"感谢您的大恩大德。"菱诚恳的道谢。

凛夏嗤了声,提着长枪跳进战场,以极为恐怖的速度解决了所有人造人。

重新回到菱的身边,菱发现学妹身上多了不少细小的伤痕。

"“操风者”。"凛夏三个字堵死菱正准备开口的问题。

"呃⋯⋯"菱有点无言。"那你有看见墨颜小朋友吗?"

"没有。"凛夏看向她脚边砍断的树根。"黑暗气息很重呢⋯⋯"

"你的意思是⋯⋯"菱听出她话中的涵义,沉默了。

"我去找她。"凛夏这幺决定道。"你给我回去。"

"我比你大喔。"菱摆明不想被命令。

"别开玩笑了!你想死吗!"凛夏严厉的斥责。"我从阿滕那边听说了⋯⋯你别以为有余力提着一把剑就可以到处乱跑,你这样就正中卑留罗的下怀了!"

"⋯⋯"菱沉下脸。

凛夏看着她,突然开始念着什幺语言,念完手中出现一颗绿色光球。

菱看着凛夏将光球送进自己的胸口,然后感受着那颗光球带来的温暖在体内扩散开来。

"以木眉精灵的法术,暂时抑制了卑留罗的⋯⋯诅咒。"凛夏说到最后两个字时迟疑了一下。"给我滚回民宿去。"

"是、是。"菱叹了口气,将长剑收起。

"对了。"凛夏才刚踏出一步,就又回过头。

"墨颜的事情,一个字都别讲,特别是禹。"

墨禹到了紫花民宿时,一楼大厅里有两个大概是在值班中的人待着。

反射性看了时间,凌晨三点。

"看来凛夏殿下找到很神奇的人呢。"和雷安正聊的愉快的奥黎洛选手、优昙花看见他,如此评论道。

"应该顺利进来了吧?稍早我将多重复合式隐藏结界撤掉了。"见对方点头,雷安微笑。

"锺离音和嘉尔呢?"墨禹问道。

"音学妹一回来就倒在那里,似乎是累倒了。"雷安指向背对他们的长沙发。"嘉尔则是上楼休息了。"

"欸!墨禹!"

滕夏竹从洗手间出来时看见的就是这景色。

墨禹对他点了个头,话却是对着雷安说:"人造人是怎幺回事?"

"有一个变成滕学弟、一个变成菱,潜入我们之中,然而即使是三名黑袍都没有发觉不对劲。甚至本尊出现在外面时,我们都没有察觉。"回答的是优昙花。"音学妹很厉害呢,她是第一个发现同伴被调包的。"

"你⋯⋯"墨禹看着优昙花,似乎想说什幺,但又带点困惑的闭上嘴。

优昙花注意到墨禹的目光,正想问有何事,但突然的呻吟声打断了她。

"音学妹?"雷安立刻往沙发走去。

黑绑着高马尾的少女不知何时已经坐起身。

锺离音表情茫然的看着雷安。"这里是⋯⋯"

对着锺离音,雷安拉出一抹微笑。

"我在⋯⋯守世界。"看见那张笑脸,锺离音顿时想起雷安是水妖精,脸上的茫然立刻消失无踪。"对不起,我没有事,仅是方才做了恶梦。"

"没事就好。"雷安继续微笑。

"锺离音。"反倒是墨禹走到锺离音的面前,黑如墨潭的眼睛看着她。"你遇见的人造人,是谁?"

他指的当然是人造人变的人是她的谁。

"你看到了。"锺离音说。

"是。"墨禹并不否认。

"那个人造人曾经是我的朋友,死了。"锺离音语气平淡的解释。"她是“炎狱”,顶端的火系能力者。"

"她看起来很恨你啊⋯⋯"墨禹轻轻的呢喃着。

"恨啊,是正常人就会恨我的。"锺离音转转手腕,看见上头出现银蓝色纹路,但是闪了一下又消失了。"他们恨,可这是情有可原,因为他们被切割了灵魂、献出了性命,让我继续活着。"

沉默。

这听起来并不是个愉快的故事。

墨禹还在考虑到底该不该继续问下去,旁边的滕夏竹就靠过来问了:"可以说说你的故事吗?"

锺离音张嘴,但声音却迟了一阵子才发出:"⋯⋯那并不是什幺好听的故事。"

"我知道。"滕夏竹点点头。

"但是,此时此刻并不是说故事的好时机。"锺离音低下头。"我可以说的,但不会是现在。"

"音学妹说的没错,现在最重要的是养足精神。刚好我和雷安值班也结束,一起上楼休息吧。"优昙花朝他们拍了一下手,如此提议。

"嗯。"墨禹应了声。

"好。"滕夏竹也说。

"就这样吧。"雷安微笑。

"⋯⋯"锺离音拆掉发圈,自动消失在空气中了。

一行人上楼后,优昙花在所有人身后露出笑容。

并不单纯,甚至有些阴险的笑容。

#待续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女主软糯被男主养大_女主软糯乖巧有肉的小说
  • 当兵的人当男友可怕_当过兵的男朋友活好吗
  • 都说是医学院院长了
  • 他原本轻握咖啡杯把手的指尖
  • 严绍辉赶紧扣住他的腰不让他躲开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