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女主软糯被男主养大_女主软糯乖巧有肉的小说

她听到有人交谈的声音,她试着想睁开眼,但薄弱的眼皮似乎有千斤重,浓密睫毛不停颤抖着,她昏沈沈的微微张开眼。

她看到两个身形高壮的男人正比手画脚交谈着,他们越来越大的讨论声,让她后脑袋隐隐作痛,不禁痛苦呻吟出声。

"她醒了!"马修迅即上前。

柏恩一脸严肃,双臂交叉,蹙眉看着这个东方人,他始终不想相信她是女的。

瞧瞧她,瘦骨嶙峋,平板的身材彷佛一折就断,他倒宁愿相信她是女孩,而不是一个女人。

她终于完全张开眼,一双黑白分明的圆润珠子映入柏恩的双眼,他深吸一口气,这张清洗过后的小脸,太过清秀、太过无辜,他不喜欢她带给他的感觉。

"好了,〝你〞叫什幺名字?为什幺会倒在沙漠?是否被攻击了?有没有同伴也遇害?你来本镇有什幺事吗?"他目光挑衅,口气漠然审问着。

"嘿嘿嘿!!你疯了吗?她才刚醒来,你问这幺多会把她吓着的!"本着医生的天职,马修斥责柏恩。

女孩看着陌生环境,听着陌生语言,又看着身材高大,一脸凶悍的柏恩,她迅速坐起,突然一阵晕厥,她按着头,缩着肩直往角落躲。

"嘿,你不用怕,我们不是坏人。"马修温柔的安抚她。

垂着眼皮,她看着自己被木板固定的手肘,又一丝的惊慌,如小鹿般的双眼怯怯望向马修,眼神疑惑。

"对啊,你的手受伤了,是我帮你包扎的喔……"他比手画脚示范着。

"噢,得了吧,你认为她听得懂?"柏恩冷眼看着她伤痕累累的白晰小腿,很怀疑这些伤是如何造成的。

"我也觉得她应该听不懂。"

"我们出去讲吧。"柏恩头一撇,示意出去。

"也好,女孩,你继续睡喔,“睡”你知道吧?像这样……"马修亲自演练给她看,但她却警戒地瞪着他夸张动作。

看到马修老人装婴儿的举动,柏恩不耐烦翻白眼,打开门,径自走出诊疗室。

.................................

"她不是工人。"柏恩下定论。

"同意,她的手没有工作的老茧,皮肤细致得像刚出生的婴儿。"

"依伤势看来,你觉得她遭受攻击吗?"柏恩喝着热茶,穿着皮裤的结实长腿靠在木桌上。

"应该不是,初步断定,她的伤应该是意外造成的,可能是马车翻覆,亦或被人恶意推落,你有注意到她的发尾有大片烧焦痕迹吗?也有可能是马车着火,她逃出来的,这件事太过离奇,你要仔细调查,你会呈报上去吗?"

"不会,你想他们会管一个华人的死活吗?我自己处理。"柏恩冷哼。

他想着, 劳工在美国犹如蝼蚁,尤其在蛮荒的西部,数以千计的华人陆续在建筑铁路中丧生,有人形容:"一根枕木底下都埋有华工的头盖骨。",虽然如此,还是有向往掏金梦的华人前仆后继移民至美国领土。

今天他和比利在现场并未发现任何可疑事物,更别提一辆烧毁的马车,如果是遭到印地安人攻击,这表示他们不遵守协议,又开始掳掠过往的旅客了。

其实也不能把箭头都指向印第安人,大多数的印第安人,只要不挑衅、你若对他们好,他们也相对的对你好,很多对他们不利的谣言,只是那些拓荒者想赶走他们所编的谎言罢了,在这个动荡不安的年代,什幺人都有,在西部游荡的不法之徒比比皆是。

案子陷入胶着,柏恩疲惫得捏捏鼻梁,看来唯一的线索全靠里头那个女孩了。

"还有,你不觉得她的服装很怪异吗? 女人能露腿吗,据我所知,她们比修女还保守。"

"这问倒我了,不过──等一下!什幺声音?"马修听到金属碰撞的声响,有不祥的预感。"那个女孩!"他惊呼。

柏恩起身跟着马修进入诊疗室,两人震惊发现,女孩不见了!

"该死!"柏恩皱起眉,他不慌不忙将头探出窗子,看到一个纤细的身影正吃力往前跑。"我去抓她。"丢下这句,他用力拉开窗,敏捷的翻跃出去。

看着柏恩快步追赶,马修悠闲地坐回摇椅,拿起杯子轻酌热茶,继续翻着未看完的书本,一副不关他事的样子。

不到三分钟,柏恩从背后轻轻松松抓住她的肩膀。

感受到他巨大的手掌的掌握,女孩震惊的倒吸一口气,她奋力用肩膀冲撞他宽厚的胸膛,试图挣脱,而柏恩只是牢牢地锁住她的双手,尽量不去触碰她的伤口,但她发狂似扭身挣扎,没穿鞋的赤脚一直踢他小腿肚。

她的攻击让柏恩很想笑出声,她认为她可以把他踢成残废吗?

一阵肉搏战后,她终于停下动作,累得直喘气,柏恩也跟着松懈。

察觉他的放松,突如其来,她扭开他的手,转身又想逃跑。

柏恩本能伸出手掳住她,但这动作顿时让他们同时震慑住,因为柏恩粗犷手掌不偏不倚覆住她胸脯,微微隆起的弧度,柔软似水,这也直接证明了:她真的是女人!

柏恩迅速抽回手,"抱歉!我……呃!!"

不等他解释,她猛然抬起膝盖结结实实撞上他的鼠蹊部,他闷哼一声,痛苦蹲跪在地上。

女孩见状,拔腿就跑。

"他-妈-的-"看着她的背影,柏恩咬牙切齿,随即起身,忍住痛楚奋力追赶。

听到后头越来越近的沉重跑步声再次逼近,她惊吓得几乎哭喊出来,虽然感到太阳穴阵阵抽痛,但还是强振作精神,使上全身的力量,颠簸地不停往前冲。

他的长腿再次迅速缩短他们的距离,大手这次不留情的抓住她骨折的那只手臂,〝喀拉〞一声,固定好的手臂再次断裂,她痛苦的倒抽气,脸部扭曲。

但柏恩顾不了这幺多,他恶狠狠将她转过身,握紧她瘦削的肩膀,银灰的眸子忿怒瞪着她。两人鼻尖只离了几吋远,他们都能感受到对方粗重的鼻息。

"我承认你这招对男人是致命的一击。"

他野蛮的将她甩上肩头,也不管她全身是伤,开始大步走回马修的诊所,他能感觉轻得像根羽毛的她,仍然奋力挣扎。这让柏恩对她的战斗力颇为欣赏,但他忽然发现,自始自终都没听到她的声音。

她不会是哑巴吧?

他皱起眉头,如马修所言,看来……事情真的越来越有趣了。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女朋友活好是不是练过_说说女朋友被多少人睡过
  • 女主软糯被男主养大_女主软糯乖巧有肉的小说
  • 当兵的人当男友可怕_当过兵的男朋友活好吗
  • 都说是医学院院长了
  • 他原本轻握咖啡杯把手的指尖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