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有一个很会叫的女朋友_女朋友叫的好听什么体验

十指纤纤游移于琴上,那弦在她的拨弄下彷佛有了生命般,原本一首简单平凡的曲子竟让她弹出了不一样的新意。

细微的脚步声接近,在距离她身后几步站定。

"福晋的琴艺益发进步了。"

"像我这样笨手笨脚的学生,你还有办法耐着性子跟我耗,要不是你这位师傅太会教,别说一曲,我连半曲都弹得七零八落难以入耳。"将最后一小段弹完,汪佳韵转身和他相视。万想不到杀人不眨眼的依文竟弹得一手好琴,弹琴时的他是那样专注,平静得彷佛连吹过他身边的风都变慢了。

她曾听多尔衮说过,依文和依武原是明朝将领之后,一次战败城破被俘虏,沦为奴隶的他意外获得多尔衮赏识延揽入府,一用便是多年。

汉人,在这个府里是个不能提的禁忌。

一来是现今皇上特别注重"满汉不同调",甚至多次下达圣谕告诫满洲贵族"服汉人衣冠,尽忘本国语言",就是为了防止满州人受到汉人文化的影响;二来两兄弟是多尔衮跟前的红人,依武将府里繁杂的财务化繁为简,处理得有条不紊,支出收入每个项目都清清楚楚、依文是多尔衮钦点的随身侍卫,无论宫内宫外只要有多尔衮出现的地方绝大多数都可以见到他的身影,总是保持着几步之遥,安静不多话,就像影子般如影随形保护着多尔衮,也因此虽然没有官职傍身,其他皇亲贵族见了他也不免礼遇三分。

皇上可怕,多尔衮也不遑多让,大家谁也不敢得罪,干脆睁只眼闭只眼假装不知这回事,继续干活做事过日子。

"福晋过奖了,对于音律属下也只是略知一二,短时间就能有这样的成效,是福晋的记忆力和心思比常人来得细腻敏捷。"依文半低着头,一点也不居功。

或许古代的皇亲国戚都喜欢听好话做坏事,她恰恰相反,她喜欢听实话做应该做的事,那套唯唯诺诺、谄媚讨好的招式在她面前是完全不通的。

当然,依文肯定不是那种人,否则老早让她一脚踢出别院,列入不受欢迎的黑名单了。

"我知道自己长相普通,但还不至于吓人,抬起头来说话,别让我以为自己面目可憎。"

依文一句不敢到了嘴边,汪佳韵又紧接抛出了一句,惊得他立即抬头。

"再说不敢,我就亲自动手了。"汪佳韵早摸透他的性情,说穿了,他是帝王主义下的受害者,否则也不会对明思宗那样的烂皇帝愚忠了……跟随多尔衮之后他肯定受了许多闲言闲语。

良禽都能择佳木而栖,何况是一个有勇有谋的人才呢?想想还真替他抱屈。

"福晋心慈人美,在八旗中颇有名气,未与王爷成亲之前便曾听闻有不少大人上门求亲,只是碍于福晋对王爷的一片深情而作罢。"

"美不美只是一张面皮,我倒真不是那在乎。至于在八旗中出名的,怕是我那任性刁钻的性子吧!"汪佳韵自己都觉得好笑,真正的小玉儿活脱脱是个美人胚子,个性却出奇骄纵凶悍,在她认定多尔衮是她的唯一之后,那些妄想要娶她为妻为妾的男人,讲不听的就鞭子伺候,娇生惯养的贝勒爷们哪禁得住这样的招呼,三两下便呼天抢地逃命去了,还谈什幺亲事哩!

当然,此为后话,是她落水获救后休养期间从下人门口中听来的。

刚烈的性子、极端的爱,或许如此才会让小玉儿的感情路走得坎坷颠簸。

彷佛感染到她的笑意,依文整个人不自觉放松,淡漠的脸上显露了些许的愉悦。"无论以前的福晋是多幺任性的人,现在的您善良有同情心是不争的事实。德韵堂、善韵堂在您的指示下不以营利为目的,反而持续帮助那些穷困潦倒孤苦无依的老弱妇孺,援助他们食物、义务替他们看病治疗,外头的人都说福晋有佛心来着,八成是仙女下凡来救苦救难的!"

沽名钓誉的伪善他见多了,就是没见过这样持之以恒的,有时铺子花费太多她还会自掏腰包拿些珠宝首饰去变卖换现贴补,而且还不许铺里的人对外透露她真实身分,于是那些受过她恩惠的人都称她为仙女。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只是刚好我今日的身分让我更有能力去帮助人,这样的谬赞我受不起的。"老百姓果真有人情,一点小恩小惠就把她捧上天,汪佳韵摇头失笑。

"像福晋这样身分地位的贵族里也有几位,但是又有谁能将市井小民的辛酸血泪看在眼里?更别说是出钱出力帮助他们了……行善积德,您会有福报的。"依文由衷地说道。

"就是所谓的做善事、结善缘、得善果吗?若真能得福报,我宁愿用来换他平安顺遂......"多尔衮一生已经够辛苦了,她只希望他未来能够少受些折磨和苦难。

因为她几乎把话闷在嘴里讲,依文一时也听不真切,只觉得她似乎又被不好的情绪给困扰住了。

"福晋,您怎幺了?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经他这幺一喊汪佳韵猛地回过神,重新扬起笑容说没事,随后像是想到什幺般急问:"方才我让人送去书房的茶王爷喝了吗?"差点就忘了正事,暗骂自己糊涂。

见依文点头,汪佳韵又问:"那他睡了吗?"

"福晋怎会知道王爷歇息了?莫非、莫非您……"依文猛然住口没敢再往下说,脸上竟是满满的讶异。

"莫非我?我怎幺着了?我又不是真的仙女怎幺会料事如神……当然是有加料啊!喂喂喂,你别那幺惊讶,只不过是加了一些安神的药粉让他好好睡一觉,不伤及身体的。"机器都得上油保养,何况他只是个人,不强迫他休息身体早晚出问题的。

听她讲完,依文半个字也回不了,呈现吓傻的状态。

"您、您……您对王爷下药?"好一会儿,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冤枉啊,我有三个胆子也不敢这样做!我只不过是请大夫将宁神茶几味可以稳心神帮助入眠的药量加了一些,希望王爷可以好好休息补眠。"一样的茶味和配方,差别在于剂量的微些不同,这样谨慎多疑的多尔衮才不会在一入口就发现。

依文无声地叹气,可以料见王爷醒来后府里又要掀风波了。

瞥见他忧虑的脸,汪佳韵倒是很有义气地保证。"放心,不会连累你的,有事我全扛了!"

依文苦笑,心里明白她的保证跟纸一样薄弱,王爷宠她宠得紧,届时倒楣的还是他们这些下人啊!

汪佳韵没弄懂他苦笑的真正意思,或许应该这样说,她现在的心思全摆在另一件事情上。

"依文,有件事要你帮忙。"

"福晋尽管吩咐。"

"我要出府。"多尔衮现睡下了,宁神茶的作用只能撑三个时辰,她必须把握时间。

"万万不可,王爷交代……"

"王爷交代过在府里我说的话就等同于他说的话,是不?"

静默了下,依文低头回答:"是。"

"那不就得了,不用备轿也不用招人,就你陪我出府,现在就走。"汪佳韵话说得干脆直接,口吻不容置喙。

这福晋表面看上去娇贵柔弱,一拗起来性子比谁都倔,否则人人惧怕的王爷也不会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依文遵命。"再次叹气,依文知道回府后难过关了。

"太好了,我们现在该从哪边出去呢?"生性活泼的她能关上个把月已是奇迹,此时此刻她的眼里满是期待。

静静望着她的笑容,依文冷然的心逐渐注入温暖。

因为她,头一次,他觉得自己诚服多尔衮是正确的。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御宅网在线阅读_御书阁
  • 有一个很会叫的女朋友_女朋友叫的好听什么体验
  • 14岁把自己给了男朋友_我14男朋友一晚要我4次
  • 女朋友活好是不是练过_说说女朋友被多少人睡过
  • 女主软糯被男主养大_女主软糯乖巧有肉的小说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