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不要了退出来装不下_太满了装不下了

"──菊月姐!!"

我激动的握住眼前这名艺妓的手,因为我实在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她。

"好久不见了。"她也回握我的手微笑道:"只是为什幺你会在这里?你不是应该待在江户那吗?"

"疴、这个说来话长。"

我将我和千鹤大人暂时寄身在新选组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告诉菊月姐。

"所以我现在是在值勤任务。"

"任务?"

一听到我的目的,菊月姐的神情有些改变。她松开我的手,四处张望并确定周遭暂时没有其他人会经过后,面露疑惑的问我:"所以那也是新选组的人交代给你的任务?"

菊月姐指的是我刚刚准备要擅自行动的事。

"……………。"

心虚的咬住下唇,我没有说话也不敢回话。因为我知道说再多借口都是自己理亏,况且刚刚的确是我自己太过冲动了。而且要是菊月姐没有拉住我的话,我想我现在大概没有办法站在这里跟菊月姐叙旧吧。

"从你的表情看来,刚刚果然是一时冲动吧。(冷漠)"

瞬间冰冷的语调,可以明显感受到菊月姐的怒气:"我是不知道你和屋里面的人有什幺过结,但你不觉得你的行为太过莽撞了吗?"

"…………对不、"

"你知道我这样说不是要你道歉的,魅琉。"菊月姐伸手轻抚我的脸,而我抬起头默默对上她那担忧的双眼:"吶、不要让我还有“那位大人”担心好吗?"

"………………。"

"魅琉,你除了要好好保护千鹤大人之外,也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把自己的性命看的那幺不重要。"

我含泪点点头,菊月姐牵起我的手:"你的个性太过冲动了,只要一激动起来就不知道分寸,我不希望看到你受伤──因为你就像是我的妹妹一样。"

"……菊月姐。"

看着菊月姐的笑容,我想起刚被收留的那段日子。

在伤好了之后,我几乎一句话都不说成天坐在屋顶往某个方向远望。而菊月姐只要一有空就会陪我坐在屋顶上聊天,虽然严格来说都是她单方在说话。

直到有一天,她察觉到再这样下去是不行的。然后她把我臭骂了一顿。

“你想要继续这样颓废到什幺时候?!”

“你以为这样子事情就会有所改变吗?”

“…………………。”

我依旧不为所动的注视着远方,这让菊月姐更为之火大,她愤恨的把我一把揪了起来。

“一直看着那边你是有什幺问题吗!!”

“………家……”我用着犹如蚊吶的声音说。

“什幺?”

“我想…回家、想爹娘想雾迭大哥想千景哥哥…可是那里已经没有我可以容身的地方了。”

“………………。”

“菊月姐姐,为什幺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呢?”

“……傻孩子,你还有我啊。”

当时菊月姐就像现在这样子对我笑着,然后紧紧的拥着想哭却强忍着泪水的我。我很喜欢菊月姐那张温柔的笑容,因为那对当时的我来说,无疑的是一种支撑的力量,一直到现在。

而在和菊月姐稍微叙旧之后,我才知道“那位大人”也跟着一起来到京都了。菊月姐也说她会帮忙注意纲道先生的行踪,只要一有消息她会立刻和我连络,但说什幺就是不让我知道她和“那位大人”的藏身之处。

就这样,菊月姐身穿着艺妓的华丽衣裳陪着换好男性和服的我走到小路的交叉处。

"嘛、时候不早了,我就送你到这了。"

"可是、"

"你放心,最近会找个时间让你和那位大人见面的。"

菊月姐拍拍我的头并对我投以安心的微笑,而或许是得到了见面的允诺,我的心变得踏实了许多。我想那位大人应该也有暂时不见面的理由吧。

"有人来了,下次见。"

"嗯。"

接着我们发现有人正朝这里接近,便没有再多说什幺的各自离开。

那个脚步则是一直跟在我的身后,越来越接近,越来越接近。直到那人擅自踏入了我的斩杀范围内的瞬间,我立刻转身抽出藏身在伞身里的利刃迅速的往那人一挥。

"………………。"

"………………。"

在我和身后的那个人对上眼的那一个瞬间,不仅他愣了我也愣了,然后下一秒我整个放声破口大骂。

"──你是白痴吗!!原田左之助!!"

因为就差那幺一点点我就要把他的气管给割断了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啊!!!

☆☆☆☆☆☆☆☆☆☆☆☆

巡视的工作差不多告一段落,原田左之助正打算忙里偷闲自个跑去喝酒。而才刚踏入桩屋,就不小心瞥到旁边通往另一边小庭院的小通道里闪过两个身影。

"……………。"

好奇心驱使,脚步也迟疑了一下。是说带着有疑惑不去求证的心情去喝小酒好像也挺不是滋味的,摸摸下巴念头一转,原田左之助便快步跟上那两个可疑的身影。

从暗处观望,咦?是两名艺妓?而且容貌都长的不错!唉唷唷、该不会这两位有什幺不可告人的秘密吧……再仔细一看,等等、个头较娇小的怎幺越看越神似是……魅琉!不、虽然上了浓妆感觉有些不一样,但他可以很确定那根本就是魅瑠本人。

只是为什幺魅琉会在这里?难道说她所说的收集情报的地点是在桩屋?像是一瞬间明白了些什幺事情,原田左之助没有任何的下一步动作只是静静的在原地观察。

也因为站的位置有些距离,所以他并听不到她们两个之间的对话,只是当他看到另外一名艺妓在说到某个话题时,魅琉脸上所露出的苦涩表情却着实的深深揪着他的心。

"……………。"

到底是什幺话让魅琉露出这样的表情?就在原田左之助思考这个问题有些闪神的同时,他才赫然发现另外一名艺妓居然冷不防的朝向他微笑。

"!!"

但那名艺妓似乎并不以为然的用着袖子掩嘴并且故意用他听的到的音量幽幽的说:"好了,魅琉,你也该去换衣服回去了,不然有人会担心唷。"

"蛤?"

只见魅琉不明所以的歪了歪头,但也没多问什幺的乖乖的去换衣服。待魅琉离开,这名艺妓才缓缓的朝他走了过来。

"偷听是不好的行为唷,这位小哥。"

"………………。"

因为尴尬,所以原田左之助并没有马上答话。

"嘛、待会在十字路口的时候就麻烦你送奴家的妹妹回去了。"

对、也因为这句话,刚刚他差点就被魅琉给斩杀。

不过他觉得现在的气氛却比被魅琉给斩杀还恐怖,因为魅琉正用着无比空洞的眼神注视着他。

"………魅琉?"

只是不管他怎幺喊她她都没有任何的回应,突然,他看到从她空洞漆黑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红光,当下的第一直觉就是不能靠她太近。

果不其然,在下一秒魅琉无意识的朝他快速挥起了刀,却又在落刀的那一瞬间恢复原状,彷佛刚刚那一瞬间她并没有拿刀再次朝他挥舞宛若什幺事都没有发生一样露出你怎幺会出现在这边的表情不解的注视着他。

"为什幺你会出现在这里?还有,不要一声不响的从我背后出现!找死啊你!"

收起刀,魅琉很不客气的作势要揍原田左之助。

"…我、我只是巡视工作做完想说偷偷来喝个酒嘛,"原田左之助故意将话说得有些心虚:"结果…"

"是吗?"

"对了,刚刚那位艺妓就是魅瑠的情报来源吗?"

完全不在意魅琉投射过来的怀疑眼光,原田左之助很自然的转移话题。

"……算、算是吧,干嘛?"

原田左之助突然正色的盯着回答有些慌张的魅琉,而这一看也使的魅琉有些心虚的撇过头不和他对视。

"…………………。"

……果然有问题。

不管是刚刚那一瞬间,又或者是稍早在桩屋魅琉和那名艺妓所交谈的事情,他觉得他都必须弄清楚才行。所以在禁门之变过后,原田左之助悄悄的私自拜访了那名叫君菊的艺妓。

"你好,君菊小姐。"

"唉呀、这位小哥,又见面了。"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佣占殓车r18_弹簧x刺客车文
  • 不要了退出来装不下_太满了装不下了
  • 被死对头扑倒了abo_教授,抑制剂要吗微博肉部分
  • 墨燃×楚晚宁188第一次_楚晚宁墨燃肉长图
  • 女生输了男生整女生一年_憋尿憋哭了但不可以尿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