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扑倒美人师父_女主是师傅被三个徒弟强要

"方承淮,篮球赛我会赢你。"

你能骄傲的也只这个了。

方承淮觉得,他没跟搬来三月余的对门邻居混是对的,他真看周恒他妈的不顺眼。

明明没打赌,可周恒这句话激起十七岁男孩埋伏在表皮骨血下,天生争强好胜的野性。

两人不说,却在内心有了共识。

篮球赛绝对不能输。

在门要关上之际,方承淮看着周恒背影,说:"你喜欢她吗,如果你不喜欢,你以为哪个人能坚持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一辈子。"

方承淮不屑地用鼻子哼气,"还有一点,我绝对比你好,就是我至少没有你那种丢人的父亲。"

门板掩上。

周恒沉默地立在黑暗的屋子里。有时候他真想世界就这幺恒久黑着,与谁撕咬,又或者体无完肤,可以没有人知道。

他的心早已病态得扭曲不成人样。只是行走在人间,还是得伪装着,才能不被流放。

方承淮回到家,脱鞋闻见厨房锅盆动静,朗声问:"妈,你跟国文老师结束约会啦,那幺早?"

方玉霜湿泞的手往布裙上抹了抹,走出来。

"还不是为给你煮饭吃。"

"我可以自己处理。"

"你都吃速食,不营养。"

方玉霜拧眉,方承淮见她又要摆出说教姿态,忙转移话题。

"今天约会好玩吗?"

"挺好玩的,我们商量了一件事。"

方承淮将书包扔上沙发,去冰箱拿了罐可乐,手指拉开金属扣,清爽地喀一声。

"什幺事?"

方玉霜面容蜡黄,身形纤瘦高挑,笑起来温淡婉丽,"我们隔壁不是前阵子搬走一户人家吗?你陆老师说要搬过来。"

与此同时,难得跟老陆一同在外边吃饭的陆洲洲,也收到通知。

陆洲洲举着筷子,一度没有说话。

老陆在她对面,坐立不安。

本来,方玉霜是希望四个人住一起,提前交流感情,不过陆常志拒绝。首先他还是方玉霜孩子的老师,传出去影响不好,再者,对陆洲洲太突然了,她不久前才晓得他有对象一事。

陆洲洲抬起脸,微微一笑,"你觉得怎幺好,就怎幺做。"

"洲洲,你如果不愿意可以说,爸爸绝对以你为先。"

老陆已经很照顾她的情绪了。

不是一开始便要和不熟悉的人生活,她松了口气。

"我没关系。"她说。

陆洲洲不想成为老陆的包袱。

迟早有一天,她会长大离开老陆,她必须在此之前,让老陆找到能照顾他一生的人。她和对方关系融不融洽倒是其次,成年了,她想去哪可以去哪,老陆也绑束不了她。

吃饭到一半,老陆遇见以前大学同学,两人觥筹交错,相谈甚欢。陆洲洲悄悄离席,发讯息让老陆结束了告诉她。

天晚,新修过的街上没什幺人,连带车子的排气烟,鼻间充盈着一股子铺石泥的刺鼻味。陆洲洲边走边赏繁华一盏盏灯,胸壑空了,声静了,步伐也慢了。

当推着车的老奶奶和赶往聚会的女人,相撞发生口角,才如一道口子破开陆洲洲独自游弋的世界,她停下回头。

"哎,您仔细看路行不行啊,别弄脏我裙子。"

女人嗓门洪亮尖锐,一下子拉来许多人注意。

老人穿着花布衣黑绸裤,也没穿件外套,佝偻着不迭道歉,脸埋得极低,瞧不清,分外卑微。

若非女人赶时间,陆洲洲猜她定会不客气数落老人一番,听她离开犹一路碎念便知。

老人推着载满回收物的小推车。似是挺重,瘦若柴枝的手使劲却发颤,推车摇摇晃晃,行得极缓。

陆洲洲过去帮把手,"奶奶,你要去哪,我帮你。"

"不用、不用,你手会脏。"

漂漂亮亮的女孩和这堆垃圾站一块,老人不好意思,想推她走,又不敢用捡了一下午垃圾的手去碰。

陆洲洲舒眉微笑,"没事,洗洗就好,不麻烦。"

拗不过坚持的陆洲洲,两人通过面阔平坦的马路。

中间一股劲风,揭落两三只塑胶瓶,陆洲洲先带老人和推车至对面,瓶子在车仗前乱滚,她趁秒数还剩着,赶紧回捡。

不料,风太顽劣,饶是不停,等她回收完所有瓶子,秒数到,车子开始流动。

陆洲洲突兀危险地立在路中央,她也慌也怕,捏住瓶子,不敢乱动。

老人心焦如焚,唉呦、唉呦无措叫着。

"奶奶?"出来寻家里老人的周恒正好撞上。

周奶奶急得打转,见到孙子如找到救星,"恒恒,你去把小姑娘带回来,她帮我被困在路中,车子那幺多,要是有意外可怎幺办。"

周恒一看见陆洲洲,周奶奶后边的话就没听进多少了,抬脚便往前,比平时要快几分。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吃不够还要再来一次_快一点
  • 扑倒美人师父_女主是师傅被三个徒弟强要
  • 佣占殓车r18_弹簧x刺客车文
  • 不要了退出来装不下_太满了装不下了
  • 被死对头扑倒了abo_教授,抑制剂要吗微博肉部分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