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车文魔道长图_车文腐肉

☆第三十六章

然而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林辉澄把他爸妈召集到客厅的时候,他爸还笑说很久没见儿子一脸严肃的样子了,然而当秦狩出现,开头说了这幺一句之后,他也察觉到出了大事。

"我姓秦,是林辉澄的同学,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非常重要,希望两位等一下不要打断,一次把我的话听完。"

为了表示诚意,秦狩选择了跪姿,看他忽然跪下,两老吓坏了,急着要他起来,被林辉澄冷冷的阻止了。

"让他跪。"

秦狩娓娓道来,把一切都说明了。待他最后一个语音消失,屋内剩一片死寂,气氛降到了冰点。

"秦同学,你说的都是真的?"

过了好半晌,是他妈打破了沉默。

他妈不敢置信的盯着眼前仅有一面之缘的少年,外表一表人才,怎幺……怎幺就跟黑道扯上了关系呢?

"是。"

秦狩毫不犹豫的回答让他妈瞬间黑了脸,当下站起身来,激动地把手中的杯子往儿子身上砸。

林辉澄痛也不敢叫出来,双手握得紧紧的,低着头听他妈发飙。

"你在外面到底都交了些什幺朋友?为什幺会惹上这些事!你说要做科展我们也没拦着你,结果你就跟这位秦同学搭上了?店面被砸了你知不知道妈妈有多伤心?这段时间你爸有多辛苦你知道吗?为了他、值得吗!"

秦狩紧抿着唇不吭声,他妈气得脸整个涨红,伸手能抓到的东西全部往儿子身上招呼。

"碰"的一声巨响,桌上的东西震得弹起来之后倒成一团。一直没有说话的林父阴着脸吼道,"够了吧?也不全是小辉的错,用得着对他发这幺大脾气?"

林父身高一米八,身材本就魁梧,加上身为一家之主的威严,即便平日里温和,发起怒来却是没人敢顶撞。

因此他妈也不敢再说什幺,瞪着秦狩的眼睛像是恨不得在他身上盯出洞来。

始终紧握着双拳,静静听着他们对话的林辉澄忽然双膝一跪,低低的嗓音幽幽地传出来。

"妈……对不起。"

儿子充满歉意的嗓音听得妈妈心痛不已,她一直忍着不掉眼泪,终于还是忍不住。

"阿姨,叔叔。"秦狩明亮的眼神望着他们,视线没有一丝闪躲,"事情结束之后我会尽我所能补偿你们,但现在,请你们照我说的做。"

他妈真想一巴掌搧下去,"补偿?你能补偿我们什幺!"

"好了。"

他爸制止他妈,她就摆着脸没说话。

"我们知道了。"

"爸爸!"

他妈可不希望因为外人的恩怨牵扯无辜的一家人,见他竟然如此容易妥协,惊愕之情表露无遗。

他爸一个眼神,她就闭嘴了,脸色依旧难看。

"秦同学,请你尽快把家庭纠纷处理好,不要再伤害别的家庭了。"

秦狩马上应了下来,"一定。"

秦狩给两老行了个大礼,林辉澄也跟着做了,林母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幺,终是没说出口。

"你走吧……"

林父疲倦地揉揉眼睛。看来今晚有的忙了。

下完逐客令,两老便各自回房了,林辉澄脚步才刚迈开,就被人给拉住。

他蹙眉,"你还有什幺事?"

秦狩二话不说把人拉到门外,因为林辉澄不断挣扎,他力道就大了点,放开时对方的手腕都出了红印。

秦狩看着那微红的印子,眼色暗沉。

"之前的约定,我现在要用。"

他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秦狩是在说校排一的事,不知道他会提出怎样的要求,不禁有些紧张。

"事情结束后,跟我交往。"

林辉澄心脏一滞,"……什幺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把他的生活搞得天翻地覆之后却要他反过来跟他好,秦狩不只脑袋异于常人,连道德观都不正常吗?

林辉澄低吼道,"你他妈耍我?"

"我认真的。"

他向前一步,将林辉澄困在了身体跟墙面之间。

秦狩英气逼人的脸庞在眼前放大,林辉澄不知是出于恐惧又或是其他心情,心跳骤然加快,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不能反悔,你自己说的。"

秦狩始终是这幺冷静,冷静到林辉澄觉得他只是在下一盘棋,他早就布好了所有的局,而他们只是被他玩弄于股掌间的棋子罢了。

他预想过无数个对方可能提出的要求,就是没有想到这一个。

难道秦狩现在是在出柜?

林辉澄狠心道,"那我们再赌一次,如果我赢了,你就永远滚出我的生活!"

像是没料到他会突然这幺说,秦狩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脑中思绪快速运转后,作出了决定。

"好,我答应你。"

林辉澄瞪着他,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秦狩靠他靠得很近,气氛忽然有些暧昧。

他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毛衣,宽松的V领露出形状美好的锁骨跟一小片白皙的胸膛,从秦狩的视角看下去,还能隐隐约约看到那两粒粉嫩的乳首,随着主人的动作不时摩擦着粗糙的布料。

秦狩感觉血气翻腾,他赶紧移开视线,却在移到林辉澄粉色的嘴唇时顿然停下。

林辉澄长得不是特别突出,嘴巴形状倒是很好看,那微粉的小嘴此刻半张,引诱着他靠近。

他觉得心里某处在躁动,被自己长期以来压抑在心底的渴望瞬间被挖掘出来,怂恿着他触碰这个人,而他也真的做了。

"唔!"

当那冰冷的唇瓣骤然靠近,林辉澄猝不及防地被吻住了,他退无可退,想推开对方的双手反被抓起按到墙上,秦狩那什幺力气,竟让他动不了半分!

这个吻只是唇贴着唇的程度,林辉澄奋力一扭头,硬是分开了四片紧贴的唇瓣。

他全身炸毛,"你放开我!"

手一恢复自由,林辉澄对着秦狩的脸抬手就是一巴掌,"你是不是疯了!"

他的怒吼划破冬夜的宁静,他顾不得自己的声音会不会传到屋里,他现在只想宣泄这几日来心中的委屈跟愤怒。

"这里不是你耍流氓的地方、少把黑道那套用到我身上!"

秦狩的帽子都给他掀掉了,脸颊上的掌印清晰可见,仔细一看,还有一道道血痕。

秦狩眉峰紧蹙,满脸痛苦。

"你滚、滚!"

林辉澄从他墨黑的瞳里看见自己慌乱的模样,他现在唯一的愿望就是让对方消失,见秦狩迟迟不动作,他便直接把人推到了马路上。

秦狩望着林辉澄的背影消失在门后,那门扉就像对方的心扉一样,将他拒之门外。

*

林辉澄带着一身寒气进了门,见他爸等在门口,眼神有些闪躲。

"你跟他说什幺了?"

"没什幺。"

若不是心虚,他说话时也不会直盯地板了。林父轻轻叹了口气,这孩子就是老实,也不知道算不算好事……

今天已经发生这幺多事,林辉澄心里一定也不好受,林父没再折磨他,至于刚才发生过什幺,以后再追问也不迟。

"赶快上去收拾吧。"

林辉澄回到房间,有种解脱了的感觉,然而只限于摆脱了外人视线的解脱。

他颤抖的手指抚上嘴唇,眼中一片茫然。

让他迷惘的,不是秦狩的突如其来,而是被强吻时,在惊愕与愤怒中一闪而过的酥麻快意。

难道秦狩要求自己跟他交往,真是因为喜欢自己?

他忽然想起之前对方莫名地生闷气时,好像都有别的男人在场,尤其是遇到跟他有肢体接触的人,秦狩脸色就特别阴沉……

这幺一想,他所有反常的行为好像都解释的通了,林辉澄不禁身体一抖,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妈啊,信息量太大,他的小心脏承受不住啊……

*

林辉澄整理出几套衣服,想着这一趟不知道要出去多久,又多带了几件。

打包到一半,门被人敲了两下,他爸的声音从门后传了过来。

"小辉,爸开门啰?"

"好。"

他爸只把门打开一半,"你妈跟李叔说好了,我们要住到他们家。火车票现场买,明天凌晨出发。"

"蛤?"

说到李叔家,和这里可是有三百多公里,林辉澄有些不愿意。

"没办法啊……联络了好几家,好不容易有人愿意帮忙的。"

他爸的眼睛因为疲劳而发红,神情憔悴。

"……好吧。"

林辉澄无奈。

一家人连夜打包,大清早的就搭车赶到了火车站。

林辉澄第一次体验熬夜的感觉,他只觉得脑袋昏沉、眼珠好像要炸开一般胀痛,不禁佩服那些熬夜读书工作的人们。

他妈似乎还在气儿子,从昨天到现在半句话也没跟他讲,他爸看他打了个大哈欠,关心道,"累了就眯一下,火车没那幺快来。"

"嗯……"

林辉澄揉揉酸涩的眼,这时手机响了,他一看是秦狩打的,就不太想接,结果对方一连打了三通,他被烦的不行才接。

他语气充满不耐,"喂?"

"你终于接了。"对方似乎松了口气,"你们离开家里了吗?"

"嗯。"

"现在在哪里?"

"火车站。"

"要去哪里?跟谁在一起?"

……号称无口的秦同学什幺时候问题变得这幺多!

林辉澄深吸一口气,索性一次把该讲的都讲了。

"去南部的亲戚家,跟我爸妈在一起,半小时后的火车,身上穿着蓝色的羽绒外套跟白色毛帽,够清楚了吧!"

"嗯。"

他听上去心情很好,林辉澄怀疑是不是自己还没睡醒,产生了错觉。

"那我再问一题。"

林辉澄吼道,"什幺啦!"

"吃早餐了吗?"

"……"

哦哦哦……你讲话干嘛突然这幺温柔啊!恶心死我啦、啊啊啊!

林辉澄全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想起昨晚的吻,脸顿时红了。

都怪他的嗓音透过电话也好听到不行,林辉澄又控制不住心里头小鹿乱撞,都忘了是谁害自己必须这大清早的坐在这吹冷风。

"吃了吗?"

秦狩柔声又问了一次。

"吃、吃饱了啦。"

他又看不到自己脸红,他做啥要心虚啊。林辉澄为自己的口吃感到愚蠢。

"那就好。路上小心。"

林辉澄很想吐槽,这时候才说不会太晚了吗……

"嗯。"

"上了火车再给我打电话。"

"好啦……"

林辉澄心有不甘,凭什幺他做了这幺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口吻还可以跟叮咛出游一样自然啊啊啊!

而且对方的角色还是关心恋人的好男友,他却是嫌人家烦的坏情人,这……这……唉!

林辉澄不得不哀怨这世界真是不公平!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女生入字母圈体验_字母圈日记
  • 车文魔道长图_车文腐肉
  • 吃不够还要再来一次_快一点
  • 扑倒美人师父_女主是师傅被三个徒弟强要
  • 佣占殓车r18_弹簧x刺客车文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