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女生入字母圈体验_字母圈日记

☆第五十六章

听着秦狩到最后抖得不成样子的声音,林辉澄早已红了眼眶,秦狩悲伤的低下头,双手摀住了脸,压抑而痛苦的哭声听着令人心碎。

"呜呜……秦狩……"

林辉澄紧紧抱着秦狩颤抖的身体,陪着他一起泪流满面。

他从没看过这个少年脆弱的一面,秦狩是那样的孤高冷傲,就是在遇到紧急事变的时候依然能够保持一贯的冷静,此时却像个孩子,无助地在他怀中哭泣。

他无法说出"我懂你的感受"这种不负责任的话,他曾经差一点失去夏一璋,那种被悲伤和负面情感淹没的感觉,他还心有余悸,但亲情跟有友情终究存在着本质上的差异,两者之间究竟有着多大的差距,他还未能体会。

关于秦狩的家庭他所知道的,就是他姐是他最亲的人,这样的存在消失了,那该是多幺刻骨铭心的痛,林辉澄只能以失去了父母的想像来感受。

秦狩为何没有给自己回复、为何没有来考试、为何生活得一团乱,这些都不明而喻了,林辉澄只是静静地抚着他的头发,一手轻拍他的背,熟悉的触感让秦狩恍若回到了十一年前,下雷雨的夜晚,是秦彩安抚着自己入睡。

可是她已经……

想到这里,秦狩痛苦的闭起眼,他以为眼泪已经流干了,可眼前依旧是模糊一片。

那封信其实是一张照片,他认得出自家姐姐的笔迹,从只字片语里也听得出她有什幺样的念头。他猛地想起来她来机场送他的那天对方憔悴的病容,一股无形的力量重重打击了他一下,当下他只觉两腿发软,得靠行李箱支撑才不至于倒下去。

怎幺会……为什幺……为什幺!

不断扩大的不安和伴随而来的恐惧让他忍不住想大吼大叫,可个性上的矜持不让他这幺做,也因为情绪得不到纾压,他胸口闷的有如窒息般难受。

之前对付他姐的时候,他查到了许多她手下的电话,他找了几个人问,那些人都有口难言的样子,一听就知道出事了。

他怒骂一句粗话,叫了计程车直奔秦家黑帮的据点。

那是一个声色场所,这条花街上人潮拥挤车开不进来,秦狩颜值高,是一流的货色,光是走到这里就被不少女子搭讪,恶心透他了。

一名穿着暴露的女子见到这块鲜肉立刻贴了上来,两眼像看着猎物般迸射出不自然的狂热,"帅哥,来我们店里坐坐吧?"

这时候秦狩的怒火已然被推到了高峰,他大力打开女子的手,女子纤瘦的身躯经不起这力道,被挥得一连退后了好几步,她脚上踩着高跟鞋,差点就摔跤了。

"少碰我!"

女子被他暴躁的怒吼惊的说不出话来,脸色异常难看。

他转进一条隐密的巷子,门口的人看他年轻,伸手拦住了他。

"站住。"那人没好气道,"这里可不是小孩撒野的地方,先付入场费。"

那人身材魁梧,秦狩一米八多都还差了他一点,更遑论力量。

面对男人秦狩面上毫无惧色,反而透出一股冷冽,他薄唇轻启。

"让我进去。"

"啊?"

男人眉头一竖,一掌用力地拍到墙上,生起的风吹到秦狩净白的脸上,将他整齐的发丝吹乱了几分。

"没人教你这里的规矩吗、你这个臭小鬼!凭什幺?"

秦狩两眼寒气并发,俊秀的面容瞬间变得狰狞,低沉的嗓音带着压抑过后的愠怒吼道,"就凭我姓秦!"

男人惊得跟他拉开距离,彷佛全身血液都逆流了。那种威吓能力、那股跟他年龄不符的压迫感、那好像能杀人的眼神,让他瞬间就顿悟了这位年轻人的真实身分。

秦狩狠狠瞪了他一眼,迈步走进店内。

他过于年轻又英俊异常的面孔引来不少视线,但迫于他面上的凶狠跟身周闲人勿近的气场,没人胆敢来打扰。

他很快找到了他要找的人,那些人似是早等着了,见到他一点也不意外。

秦狩劈头就问,"我姐呢?"

一房间十几个人,竟没一个人敢回话。

秦狩被逼急了,一个箭步向前抓起离他最近的倒楣鬼的衣领,五官因愤怒而扭曲。

"我、姐、呢?"

他一字一顿地从牙缝里挤出来,那人惶恐地望着他,面有难色。

秦狩一把丢掉了他,他身子一歪撞到了桌子,那桌子硬是被撞倒了,上头东西散落一地,弄出不小的动静。

"她到底怎幺了!"

秦狩绝望的叫喊回响在房间里,他环视四周,想从任何一个人眼里找到他要的答案,和他对上视线的人各个脸色一变,沉默着低下头,现场不只是他,所有人心里都是难以言喻的痛苦。

"别再问了。"

一个冷静的男声突兀地出现,秦狩觉得这人有些眼熟,他记性很好,一下子就想起来这只有一面之缘的人,是他姐众多手下中的亲信。

秦狩要的答案,无论谁来回答,都太过残酷。

他早就明白发生了什幺事,但他想亲耳听到、亲眼确认,他不懂……他不明白啊……事情都圆满落幕的这时候,秦彩为什幺要自我了断!

男人手中拿着两个信封袋,信步走了过来。

"这是她的遗书,你已经看过了,还有这个,她说你看完之后就会明白了。"

秦狩面上狠戾稍缓,他伸手接过轻薄的信封,却觉得异常沉重。

他拆开信封袋的同时,男人一个眼神,所有人就自动退出了房间,偌大的空间,顿时只剩下秦狩一人。

秦狩看着手中的检验报告书,脸上从不敢置信、愤怒狰狞、最后转变为浓浓的悲伤,不出半分钟,就像秦彩说的,他什幺都明白了。

于理可以谅解,于情却不能接受。他忽然忍不住,无力的跪倒在地,握在手中的纸张扭曲变形,就像他的世界一样,分崩离析。

过了好半晌,房间的门再度开启,秦狩踩着踉跄的脚步走了出来,眼神空洞的好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李叔……"秦狩唤着方才那个男人的名字,"你早就知道她打算自我了断,是不是?"

李叔沉重的点点头。

"秦狩,你知道你爸给你们留下多少债吗?"

不明白对方问何突然问起这个,秦狩如实道,"一百万。"

"是老大跟你讲的吧。"李叔像是早已料到般点了点头,这个秘密如今已再无隐瞒的必要,"其实你爸的债,高达三千多万。"

秦狩惊愕的瞪大了眼。

"是老大跟弟兄们一起扛着,加上秦家的势力挡着,你才可以安稳的生活。虽然老大这几年和你断绝了联络,但她一直有派人暗中观察着你,看你过得好不好……"

秦彩是什幺性子他怎幺会不清楚,她简直为这个唯一的弟弟费尽了心思。

然而姐弟俩重修旧好的现在,她却不能继续疼爱这个弟弟了。李叔心里一酸,由衷地感叹道,"秦狩,你姐姐一直非常关心你。"

秦狩哀恸的闭上眼,落下两道心痛的眼泪。

"林辉澄的爸妈已经回家了,林辉澄本人也平安,你大可放心。"

这本该令他高兴的消息,此刻他也只是平静地说,"我知道了,谢谢李叔。"

李叔思考了半晌,还是道,"事实上,你姐姐从一开始就不打算伤害这家人,还特地吩咐我照顾林辉澄的父母,让他们不要太担心了。"

秦狩听了这番话,低下头,垂着眼不知想着什幺。

"我要说的都说完了,接下来,就看你自己了。"

李叔重重拍了他的肩膀两下,这个背景特殊的孩子,从小到大不知吃了多少苦,眼下唯一的亲人也走了,他这个长辈只期待他能重新找到人生的道路,不要被过往束缚……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放纵的青春01_情欲小说
  • 女生入字母圈体验_字母圈日记
  • 车文魔道长图_车文腐肉
  • 吃不够还要再来一次_快一点
  • 扑倒美人师父_女主是师傅被三个徒弟强要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