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蛇夫君不要了_蛇那个太大了进不去

“族长!”

“这究竟是怎幺回事!”

“阿南你怎会在这!”

明亮的白昼空间里,忽传来一阵阵惨痛的吶喊。

正在和黑衣人及怪物交战的玄老等人,都惊颤的望向一处。

在那有位重伤倒卧的中年男子,而他正是玄源部的族长!

而族长的胸膛,还被黑衣人,以棍棒般的器物贯穿而重伤,更表露将死之相。

且这时已失了右臂的寒灵南,也瘫坐于族长的身旁,捂着渗血的右肩,茫然的看着将死的族长。

“孽子,你怎幺会在这里!你知道自己干了什幺吗!”

“你如果不在这,族长就不会为了保护你而重伤!

正和怪物交战的寒灵华,也面露极致的悲愤之色,并趁空档时,冲向族长身旁,将大量灵力灌注给他,想维持他的生机。

但即便如此,族长的神色仍是逐渐黯淡,且死相更浓。

“够了阿华!”

族长忽示意寒灵华停手。

他的面色虽无比惨白,但仍用冷静沈稳的神色向同胞们传念:

“你们别再为我浪费力气,且阿华你也别再怪你儿子。”

“你儿阿南他常年都在此地修行,只是刚好被黑衣人拿来当做杀我的诱饵。”

“就算今天阿南不在这,黑衣人也定会用其他方法来取我的性命,故绝不是阿南的错。”

且族长也迅速的,向已楞住的寒灵南传念:

“阿南,这不是你的错,我虽为救你而死,但也绝不怪你,且我在死前,还要把毕生的修为传予你。”

“我修为虽不如玄老,但我的力量若融合上你长年苦修的底蕴,就应能成就修士。且我体内还有一丝源力也赠与你。”

“只是你的右手中了黑针之毒,我没法帮你保住只能斩去,此事对不住。而若有机会,望你能多帮我儿阿祀。”

此念之后,族长已要死去,并用最后的力气,向玄老道出最后一言:

“九....玄老,部落就交给你了。”

随后...族长咽下最后的一口气。

此剎众玄源部修士静默,连那狂躁的寒灵华也在此瞬不语,而那些怪物也抓紧此瞬展开猛攻。

只是这静默也只持续了一瞬!

下一瞬来临之际,玄老忽吼出一阵前所未有的长嚎:

“化悲愤为力,为族长复仇!”

瞬间众人的身上,皆猛然散出大量的灵力,而灵力又变成七彩的光芒。

随后这光芒又彼此融合,纷纷轰向一头头怪物。

将它们轰的粉碎,并封印成一滩滩碎石

而从死去的族长身上,也忽然散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如漩涡般卷向了寒灵南。

这力量之强,甚至震飞了靠近他身旁的怪物。

然而力量直直的贯入寒灵南身上时,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反倒充盈了他的全身,且他断去的右臂也不再流血,竟开始有了愈合。

而触及此力之瞬,寒灵南也立即目露坚定冷静之色,盘膝调和这股力量,并在内心镇定的肃道:

“我虽无修为,但在长年修行下,晓得如何成为修士,借着族长所给予的力量应能成!只是.....”

当寒灵南似有迟疑时,其父寒灵华也站在他身旁训道。

“你专心吸收力量,切记要吸收完全才可离开,否则可能被异气所侵,这段时间为父护你。”

“而你莫忘!你本不是修士,是靠族长的牺牲才能活着。”

“你自幼虽努力,但仍应谨记应为部落和平而努力,为父过去也和你说过这话.....”

其语意像是父对子的严厉叮嘱,但寒灵南听着这话时,却是目露奇意之色。

但在此危急时,也无暇深论,只得点了头。

只是忽然间,族长已无生机的身躯,竟有着莫名的胎动,似也要变成怪物。

但随即其身躯也被七彩之光粉碎,化为一滩碎石。

且七彩之光还不断的扩散,笼罩了整个白昼空间,不让异气有丝毫的外流。

只是这超然的七彩之光,在初闪耀之际,就开始缓慢的黯淡....

.

“唉...”

寒灵南回想这事,不由得深叹:

“那日,我正巧在林中修行,便碰到了此灾厄而中了黑针之且失了右臂,还让族长为救我而牺牲....”

“而爹也为护我吸收修为,也在交战中落了下风,被黑衣人伤的深可见骨。”

“而且,我在完全吸收力量后,也仅有尘根初期的修为,根本不是黑衣人的对手,最后爹只能托我去看好镜姐姐。”

“唉....几天前我才向其他人乱吹嘘自己是修士,结果如今竟以这种凄凉的方法,真的变成了修士...”

“罢了,我不想再想,我曾听闻有一个部落的玄人,天生就有喜爱回忆过往的癖好,故总是愁眉苦脸,而我可不想变成那样。”

随即间,寒灵南竟真的再次露笑颜,并遥望远方自己所看不到的白昼空间和正飞向部落瑕镜而道:

“镜姐姐,我绝不能让那异气碰到你,否则你体内的默恒之力一定会暴走。

“且对不住,方才其实是我用了一些方法,才让梦兄他阻止你进城......”

.

“绝不能让这异气接触到瑕镜。“

远方白昼空间里的玄老,再次深深的默叹。

很显然的,玄源部的修士早已知晓瑕镜身上有默恒的力量,且一直密切的关注。

而其中一位老修士也苦涩叹道。

“唉,我们让瑕镜姑娘入住部落,究竟是对是错?恒安节那日灾,我们就收到望落情那女人的传话,说之后会让瑕镜带礼物来部落。”

“但这戏言这摆明是赤裸裸的阳谋!望落情定是要让她体内的默恒力量在部落暴走,直接毁了部落!”

那老修士越说越激动,直待玄老示意要他静默后,才憋住怒气不再开口,而玄老也阴沈的道着:

“如诸位所知,二十多年前,望落情先是强占我部领地来开辟商道,又强行让默城人民入住我部落。

“但其实在更久以前,老夫便和望落情的先祖有过无数的暗斗,但....皆是惨败....此事也只有族长知晓“

此话一出,同胞们皆是大骇,因他们从未听过此事,而玄老也继续肃道

“在长年的交战后,老夫便深刻的体会到,我等不如望落情机智,也不如她有强大的势力,故即便和其他部落联姻也没什幺帮助。

“此女若真要利用瑕镜的力量来搞事,我等即便预先阻挡亦是无用,故族长和老夫都选择静观其变,以不变应万变来应对。”

“当瑕镜到部落时,老夫便对她探察,确认望花没在她身上动过什幺手脚,只有给施展回春术而已。“

当玄老言尽之时,方才开口的那位老修士更是愤恨的咬牙,他认为玄老以不变应万变的对测不妥。

但他也没有更好的对测,只能在心中愤恨怒想:

“确实若胡乱出手,反而容易入望花的陷井。”

“以不变应万变....看上去虽像是等死,但也无更好的方法能用,还是信玄老吧,他虽曾是个外人,但如今是我们的玄老!”

而不单是这老者,连寒灵华也捂着重伤,气喘吁吁的道:

“我也认为,胡乱出手必会出事,且瑕镜肯定是个好人,她也是被利用的受害者。

“我想阿南应该有好好保护她,没让她进默城。”

听见此话时,众人皆是目光一闪,但玄老却忽然更深沈的开口:

“弟兄们...若老夫的猜测为真,

甚至不需瑕镜本人,仅只需有人以神念,将此地景像传念给瑕镜,让瑕镜知晓异气存在,她体内的力量就会暴走。

“那望落情若真的要让默恒之力暴走,只需下令让黑衣人,对瑕镜施以一道神念即可。

“但老夫在长年交手下,晓得此女作风极为古怪,难以用常人之道推论,而这也应是她为何迟迟不出这一手的缘故。“

此话一出,众人的脸色更是无比的震撼。

但玄老仍旧闭眼劝道:

“保留每分力气,咱还要引动源力,而世上一切皆有定数,惟问心而无愧于憾,况且....我们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使命。”

瞬间其他人听了此话后,也是目光一闪并不再开口,继续专注的将灵力注入到玄老身上,让他引动源力。

甚至在旁观望的黑衣人,也可隐约感受到,远处有着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正在苏醒,这力量和玄老间开始有着奇妙的共鸣,而此时玄老也在心神中悲叹:

“世上每个玄人部落,都拥有天地所赋,被称为源的力量。而我玄源部的起源已不可考,仅有传说道,我部曾在万古岁月前无比的强盛.....”

“如今部落虽衰败,但老夫仍可感到,那同样衰退的源力仍有难以想像的强大力量,唯有用此力才能真正消灭异气。”

“而一部落的源力,唯有族长和玄老才可引动,他人只能将灵力传与老夫。让老夫以大量的灵力和源力共鸣,使其从石阵中显现,最终再分离。”

“但要使源力显现极难,因我等的灵力实在太少,难以和源力共鸣。

“应至少要尘根后期的修为,才能施放出足够的灵力。但老夫的修为仅有尘根初期颠峰....且此地混有异气的灵力,也无法动用。”

而不单是玄老,所有人都在心中默默的悲叹,且不由得想着叛徒一事,和远方的寒灵南。

但他们与寒灵南之间距离遥远,互看不到彼此,故也无法以神念交流,而甚至他们还期望着,仙玄联会最后会来拯救部落!

因在掌管天下的仙玄联会中,有一条"修士不得侵害凡人"的规定。

故这组织理应出面阻止望花,但至今仍无消息....

.

“结束了。”

如同呼应这些老者最后的祈求般,那些黑衣人出手了!

不知谁说这话后,一位黑衣人忽散出强大的气息,望向远方传去一道神念,而那神念更以无法想像之速飞往玄源部,并直直朝瑕镜而去。

在这神念中,包含了白昼空间之景和异气之相,与玄老所料相同。

这黑衣人要用神念让瑕镜体内的默恒之力暴走!

只是这黑衣人的神念在临近瑕镜之剎,忽有一股灵力猛然浮现阻挡,那出手的正是寒灵南。

“来了吗!”

面临危机的寒灵南无暇分心,只得让还仍缓慢飘浮的梦不凡落在一旁,全力对付这神念。

而神念本就由灵力所构,故也可以灵力相抗!

且本就修为不强的他,此时更是猛然散发出全身的灵力,将灵力凝聚成一根散发强烈气势的长矛,并猛力掷向来临的神念,二者在天际中硬生相撞,轰出一阵无比剧烈的波动。

但在相碰之瞬,寒灵南全力凝聚的长矛,竟在天际彻底的溃散。

且在寒灵南自身都来不及惊愕之瞬,连反应都还来不及做到之剎,那神念就狠狠的撞上了他!

在触及此念之瞬,寒灵南只感到全身心神剧震,并体悟到....

“那神念中,竟带有着一股,如浩劫般不可力抗的超然威压。”

“不可能....单靠我薄弱的力量,绝不可能抵抗这不可言喻的神念之力,且将在顷刻间,就被彻底的抹灭....

但当寒灵南的心神中,浮现这般念头时,他却仍猛然集中精神,并从身上散出了另一股力量。

这力量竟是那诡异的异气,显然他先前都一直用自身的修为,来压制这股异气!

“爹...对不住,那时我仍无法单靠族长的力量成就修士,便吸取白昼空间的灵力,才补足我的天资,真正的成为修士,但也吸入了异气。”

“即便知晓此举日后必死,我也仍会去吸那异气,只为成为修士,为部落而献出一切!”

“甚至这异气还可做为我最后的反击!”

瞬间寒灵南的意志再燃,然而好似是上天要嘲笑他的努力般。寒灵南身上的那股异气,竟也瞬间被黑衣人的神念轻易抹去。

若在平时,他必会瞬间去思索,为何这道神念会如此强大,也会去思索,对方用了如此强大的力量,是否已经违反了,修士不可以强战弱的规条?但这一切对将亡的他来说,已无任何的意义....

“结束了吗....”

”不...”

“.....好像还没。”

寒灵南在心神震荡之际,不知

为何的,突然回想起了一句,曾有人问过自己的话"你为何而修?",并于剎那间思索此话。

“这问题我好像是从谁那听到的,但我其实....至今仍不晓得该如何回答这问题。

“我常年来都抱持着,如磐石般的意志不断修行,我相信自己最终能成为强大的修士。若不行的话,最少我也该强大到能保护部落。”

“那无论如何我都不该放弃,要再拼最后一波!只是梦兄...镜姐姐..对不住,我应无法尊守诺言了。”

顷刻间,寒灵南的目光中,静闪过一丝平静,并用这一丝平静的心神,再去体会那来自黑衣人的神念到底有多强大,有多幺的令自身难以想像。

而在瞬间,寒灵南就体悟到了,两方的差距绝不仅是修为,连那神念中所含的意志,都远远的超自身,一切皆是遥不可及。

“即便如此,那又如何?”

在这将死际,寒灵南再次目露笑言而道:

“我一生拼尽全力而修行,至死不渝。”

“以卵击石,即便不敌,我仍可敌”

“问心无愧,死而无憾!”

忽然间,满是笑容的寒灵南身上,竟爆发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如神念般的力量!再次和那来自黑衣人神念硬生相抗。

而在远方的白昼空间中,那散出神念的黑衣人,也望向寒灵南的所在。

他的目光好似可看透虚无般,将玄源部及周遭的一切,看的一清二楚,显然那正是神识的能力。

且那黑衣人也向同伴传念道:

“唯有修为达到尘根境后期,或是元灵境的修士,才能将自己的神念,转化为伤人之力。但世上总有意外,总有人能提前悟得这本事。”

“但像寒灵姓青年这样,能在初成修士时,就将神念转化为伤人之力的存在,即便放眼整个苍穹的过往来看,都极为罕见。”

“这是属于天资不足的他,所拥有的特质,如同他寒灵一脉的先祖,亦或咱仙玄联会中,曾经的至尊"空尊"一般。”

.

然而此时的寒灵南,在全身轰鸣之际,忽然的想起了一段,没什幺人听过,甚至连自身也已遗忘的际遇。

正是那场际遇,才让他下定决心要成为一修士。

随后....在两股神念的轰然交错下,寒灵南的身和魂皆被彻底的粉碎....他虽完全的不敌,但直到最后他都没有任何一丝的动摇,并保持着微笑。而他的身影也在灭尽时,如沙土般细化崩落,随后一阵风吹来,将沙土吹去,什幺也不留,唯剩一丝极淡的七彩之光飘于其消失之处。

而远方白昼空间中,那已沉寂的玄老等人皆是浑身一颤。他们虽看不到远方,但也能靠直觉猜出大概。

而重伤的寒灵华脸上,更露出了令人难以想像的哀伤,并因气急攻心而吐出一口黑血。

但即便如此,他也仍向同胞们鼓舞道:

“继续,不要动摇....”

.

“刚刚有地牛翻身?摇的天摇地动?有嘛?”

“疑?好像有什幺?”

在此时,那本已进入部落,和人们打招呼的瑕镜,也忽神色一变,感到后方似有什幺动静,并向身后望去。

但当她看去时,只看到倒在地上呼呼大睡,甚至还流着口水的梦不凡,其他什幺也没看到......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女主软糯被男主养大_女主软糯乖巧有肉的小说
  • 当兵的人当男友可怕_当过兵的男朋友活好吗
  • 都说是医学院院长了
  • 他原本轻握咖啡杯把手的指尖
  • 严绍辉赶紧扣住他的腰不让他躲开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