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都说是医学院院长了

那医生来头还不小,是医学院院长,更早前是一般外科科主任,还是教授级人物,他都戏称他猪哥安。都说是医学院院长了,权力肯定不小,如果真的因此得罪对方让他丢了这么个大客户,她是不是害了他?叹口气,从皮包里掏出钥匙开门,她拎着晚餐进屋,灯一开觑见坐...

他原本轻握咖啡杯把手的指尖

"说不上喜欢,就觉得是一种使命吧!我对那些女人遭遇的伤痛,感同身受。至于相亲部门,太温馨了,不适合我。"何舒晴轻描淡写地说着,但听在程子昊的耳里却有着波涛的情绪。他原本轻握咖啡杯把手的指尖,随着何舒晴的话语,不自觉地向下紧捏。随后,他抬眸深...

严绍辉赶紧扣住他的腰不让他躲开

严绍辉看了他一眼,双颊出力狠狠吸了一口嘴里的硬物,惹得方致远反射性地想逃,惊呼出声:"啊……!"严绍辉赶紧扣住他的腰不让他躲开,吐出性器用舌尖在顶端转了一圈,笑着调侃:"你是不是越来越敏感了?"挺翘的阴茎湿漉漉的淌着水,脱离温热的口腔后还像...

我跟他差三岁

哥哥啊,其实一直都是很乖的小孩。真的喔,他从来就不会顶嘴。我跟他差三岁,两个人一起长大,他很少生气,大部分时候都非常乐天。怎么知道哥哥有没有生气呢?生气的时候他都不说话,会假装我不存在,然后去房间里写毛笔字。哥哥小时候学过书法,他说,只要照...

宝贝你是不是到了_能让你湿到不行的小说

摁…!哈啊…阎珩折下腰身挺起屁股后将右手腕伸到下半身轻掰开一片臀瓣,左手往前撑住墙壁,缓慢地将沾满黏液右食指没入紧塞的蜜穴口,一塞入,肉径彷佛回忆起适才抽插得到的解放,连指尖抵进的刺入感时都敏感的激涌上来快感,让阎珩忍不住夹紧屁股的呼吸...

你们都是怎么给老公要的_男朋友一进一出的好爽

学…学长被月见的举动吓一跳,阎珩马上圈住他的脖颈防止摔下去,并深呼吸抚平迅速贴近距离产生的心跳加速声怎幺轻成这样?你是没人喂的流浪猫吗?月见轻蹙着英眉,虽然从阎珩如水蛇般的细腰跟修长的骨架就可以明了,但这好似抱一具白骨般轻松度也未免...

每天跟彼得说话

想来想去,我觉得错不在我。每天跟彼得说话,话题里面都是很白痴的事情。举例来说,最近彼得先生因为身上长了许多多余的肉,而感到相当困扰。我想起这十几年的交往期间,以前的同学曾说他长得像仔仔,后来有同事说像周润发,接着又有人提说是晚期比较福态的周...

「我下次一定要录起来

"以前你的家人都没有说过吗?""我阿妈才会打呼,我本人不会。"彼得先生强调。"我下次一定要录起来,不让你狡辩。"结果我从来没有录影。每天晚上,我好像一直推着石头上山的工人,做着翻滚吧彼得的工作,二十四小时的职业妇女,哪来力气录影。孕妇有产后...

他发出假音惨叫

他的身体呈现"ㄑ"字形,两脚像青蛙一样外八小碎步暴走。"喔唷,我的肚子好痛……完了完了……唉唷唉唷……"他发出假音惨叫,冲进厕所前还不忘拿手机充电器。接下来我就听见一些不是很浪漫的实物落水声,以及彼得先生正在用App玩打猎游戏的配乐。等彼得...

「出来吧

"要报警吗?"冯建国抱起冯菈菈,想要带她去医院:"还是要叫救护车?"纪默然制止了冯建国的行动,他知道现在不是靠着这些方式就可以拯救他们,如果做错决定,他们可能真的就会沉睡一辈子。"出来吧,冯祈。"纪默然站起来,朗声说:"看样子,你还没剥夺纪...

纪翩摇摇头

摊开手,冯祈不表示异议:"无所谓,我已经把我的要求说出来了,要换或不换你可以自己做决定。"纪翩摇摇头:"我不能把灵力给你。再来,如果是你要我的灵力,就只是你跟我之间的事情,那你先把冯菈菈给放了,让她回家。她爸妈很担心她。"听到这里,冯祈笑了...

哈哈大笑了几声

"诺,这杯请你。"老板用马克杯装着热呼呼的咖啡,很浓很香:"谢谢你今天帮我搬椅子。"纪翩轻啜了一口,很烫。刚滑下去的苦涩液体,带着微微的酸,慢慢地在口中晕染开来:"好苦。"哈哈大笑了几声,老板看到纪翩因为不习惯咖啡的苦涩而五官挤在一起的表情...

给自己的老婆找个男朋友_爱老婆就让她找个性伴

成府里原本的欢庆招亲之喜,全变了样,早一步进府的管家赵治闵一声令下,换下一切喜庆的红色物件,灯笼、挂帘、红烛、窗花,差点连院子的红花也得摘了。鞭炮也快拿去库房。赵治闵冷着俊俏素白的脸,使唤着几个伙计、奴婢。他们忙进忙出,虽不知发生什幺事...

心一急奔出去看

本来约好七点半在咖啡厅,结果等着等着就是没等到人。刚开始只是有些疑惑怎么平常这么准时的她会迟到,正在看手表的时候,突然传来很大声地一声"蹦!",接下来是尖叫声跟嘶吼声。隐隐约约听到"女生被压住了啦"、"快叫救护车"之类的话语。心一急奔出去看...

霸道总裁伪兄妹男主养大女主_男女主是伪兄妹比较污

他有尝试学习,只是总抓不到诀窍,他知道自己应该要跟人多相处,但是这还是很困难,自从李涵芸之后,他不敢再多和别人有深刻的交往,也完全没有朋友。很孤独寂寞,但是他没有办法。在台北的动物医院工作了几年,他的病情没有太多的进步,有年回家,姑姑给了他...

奶奶妈妈都怀了我的孩子_妈的身子今天就是你的

快点,你也用这个滤镜嘛!我们一起玩!偏偏这个丫头经常跑来休息室找她玩,让她头痛得很。瑶瑶,我还在背台词啊……叶凌面有难色的推却。没关系啦!上戏如果真的NG,我们会一起笑,只要笑一笑就算了啊!瑶瑶说。她从来不做这种事,叶凌皱起眉头...

「一个朋友的朋友

理不出头绪,纪翩回家后,将这件事情告诉了纪默然。当然,他省略掉很多细节的部分。虽然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纪默然不愿意他与冯菈菈相处,但是如果可以少解释一些事情,纪翩并不想惹麻烦。"唔?"纪默然拿着那张照片:"谁呀?""一个朋友的朋友,有些事情想...

爸爸那东西又大又黑_老爷爷的东西又大又长

她很怕痛,也很怕打针,前几年她练舞摔倒,指甲翻起来,她拖了好久都不敢去看医生,后来被华恩诺哄着骗着逼着才去拔指甲。光想像要打麻醉她就开始哭,更别说是什幺更可怕的手术了。她愁眉苦脸的看着王秉全,他兴高采烈的跟医生讨论起来,并没有对她的情绪有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