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男主是军人的宠溺甜文_军宠文全肉

全曲没有对李承安说出自己怎幺看严末这人的,特别是像全末这点,更别提了。

他俩摆明了是不同人。

她觉着大抵不过是自作多情,或是记忆难得回来,一时混乱罢了。

只是现在三个人面对面吃着饭,她看着严末与李承安笑着谈论许多事,而自己插不上话的感觉,莫名失落。

明明他们之间也该有她参与过的回忆。她确信有,只是现在还不知道罢了。

自己默默地玩弄着盘里剩下的食物,严末余光瞥见了,他明白这是全曲惯性的小动作。无聊了。

严末放下刀叉,唤:"小曲。"

全曲愣了下,停下玩弄饭菜的手,抬头看着他不说话。

严末自顾自地说:"想不想出去走走?"

全曲扫了下墙上挂着的时钟,疑惑了:"这大晚上的?"

"八点,不晚。"

李承安插了句嘴:"他夜猫子,作息不正常。"

他俩同时看了李承安一眼。

"⋯⋯我先走了啊,再不回去我先被千刀万剐了。"同时他用眼神示意着严末:他可不想留下来收他的烂摊子,自己还有林芷得对付呢。

严末点头,"行,盘子自己拿去里面堆着,我晚点洗。或者你要自己洗?"

李承安差点没白眼,"兄弟,八点了。我赶时间。"

然后他就走人了,留下严末与全曲面对着面,冷却了气氛。

陈姨出门和朋友吃饭了,也没人圆场,他俩干瞪眼了几分钟,全曲率先说了:"这附近有没有海?我想吹吹海风。"

严末的车开到滨海线后,他放慢速度,最后停驶在一片沙滩前。

两人一路上安静得都没说话,应该说,严末从没想过她会答应,一时不知道该说什幺好。

明明眼前就是他该熟悉的人儿。

全曲先下车了,他在车里,默默看着她顷身背对他靠在车头的身影。

整理好混乱的思绪,他熄火跟着下车,走到她身旁站定,像她一样倚在车旁。

半晌,他说:"我还以为,你不会想出门。"

全曲微微点着头:"原本是,后来想想吹吹风也好。"

严末看了眼她身上穿的衣服。嗯,很保暖。

他的嘴角不自觉微微上扬,"看什幺呢?"

"月亮。"全曲伸手指着高挂天边的一片亮光,"今天满大颗的,很圆,很美。"

"你很喜欢月亮。"

全曲转头,刚好对上他的眼,不一会儿又转回来,"应该吧。"

严末轻笑:"那不是问句。"

全曲睨了他一眼,"知道还问。"

忽然,他俩愣住了,尤其是全曲。

她完全是反射性的回话,这感觉,就像回到几年前的他们。

严末清了清嗓子,海风吹着有些凉,他的嗓子都有点哑了,"行,下次不这样了。"又停顿了一下,问:"跟林芷联络了吗?"

全曲像是被点醒,一时都忘了还有这号人物,"我没有她的联络方式,找不到了,太多资料,我也无从翻起。"现在手上这支手机看都没看过电话簿还是空白的,只有严末和陈姨的号码。

"回去把旧的sim卡给你。"

"行。"

一个话题结束,自然又安静了,他们都静静听的海浪打在岩石上的声音,不发一语。从远处看,就像是两个素不谋面的人,在沙滩上偶然遇见了,自然地打声招呼、聊个几句,然后准备各自离开,就像谁也没有留恋过。

可严末总是当了舍不得离开的那个人。

歪着头,看着海浪没多久,全曲淡淡的开口:"是不是觉得⋯⋯就唯独没想起你,有点儿怨?"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但若是再拖下去
  • 她看起来像是大学生
  • 林成民手植的兰花枯萎在一旁
  • 很明显在防着他
  • 我手上动作一顿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