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憋着不让尿_别人尿注射自己膀胱里面

漆黑暗巷中,像是吞人的凶兽埋伏其中…

在繁月与两位流浪武士进入后,那条暗巷不一会便传出两道极其凄厉的痛叫声,随之浓厚的血腥味也飘散空气中…

繁月安然无恙的走出巷子,身上的衣服甚至没半点皱折,只有手上的绷带上有几道了鲜红的血迹,而来源正是她手里握着的浸湿着血的钱包

而里面的人早倒卧在一摊血里…

雨水不断下着,渐渐冲散了巷弄中的血腥味

“…啊…,钱包浸湿了”繁月改用两根手指夹住钱包,语调虽平稳却不难听出其中带着嫌弃

繁月只好将里面的钱取出,将钱包丢进附近的垃圾桶里,算了一下手里的钱,繁月颇失望道,“…真少,都不够我吃一餐了”

里面倒地的人明显听到后,默默的又气吐了一口血,这里面的钱足以是他们一个礼拜的开销,还被嫌不够付一餐的钱,你吃的是黄金、钻石镶嵌的啊!

不,其实他们误会了,这些是真的不够繁月吃一餐的钱…

正当繁月拿着别人要请她(其实是抢来的)吃饭的钱大快朵颐之际,远在星际里的春雨第七师团船舰里,彼时,也响起此起彼伏的哀鸿声。

墙壁上大大小小的坑洞,其中还有几个人镶在墙上,地板上更是倒着一大片的“尸体”,而中央站着的两个人便很明显凸显出来…

神威此时整件衣服已经变得破破烂烂,身体更是布满大大小小的伤痕,他脸上流淌着血,呼吸急促着,但他蓝色眼睛却是闪着熊熊的战火,哪怕流再多的血也浇不熄。

“终于、只剩你呀”,神威望着眼前的人,脸上笑容越发的大,“阿伏兔”

没错,神威眼前剩下的正是阿伏兔…

阿伏兔用手搔了搔头发,无奈的抱怨着,“艾,早知道当初就和繁月留在地球就好了”

他垂眸看了四周倒地的伙伴团员们,缓缓道,“起码等等就不用像这些老家伙一样,被揍倒在地了”

此时也不暗酸昔日的队友一把,倒地&镶墙的团员:阿伏兔你这家伙,你给我记住…

阿伏兔不晓得未来的水深火热,他此时动作懒散的将背后巨大的伞抽出,只是往日像了积尘的黑眸,此刻不免认真起来,毕竟眼前的这后辈,可说是…一头怪物

两人面对面僵滞着,没多久神威就率先出手

阿伏兔闪了一道道猛烈的攻势,瞥见身后墙上一下子被划上一道道深深的裂痕,更是觉得神威是个怪物。

神威一人单挑了全部的成员,不但将他们打趴在地上,如今更是还有力气朝他发动猛烈攻势。

…他的力量简直是个无底洞一般,像泉水似不断涌出,取之不尽用之不完,阿伏兔越是与他交手,越发肯定

…这家伙根本就没有力尽的一天吧!

突然间阿伏兔一个不查,直接被神威一个扫腿踢去重心,倒在地上,他赶紧用滚的闪过神威脚踏的攻势,下一秒,一个坑洞出现在离他头不到5公分距离

…这家伙真打算要让我死啊!

我做错什幺?我到底做错甚幺??你们一个一个都来弄我,我做错了吗???(这段请带入徐○麟的声音)

阿伏兔此时深深后悔,为何到底当时不死拖着繁月上船舰,不然现在被挨揍的就不会是我了!

等等…,该不会就是因我没把繁月带上船,神威才把我留到最后揍的吧…

阿伏兔赶紧连滚带跑的远离神威攻击范围,他粗喘着气急促道,“等等,你、你是不是因为繁月没跟着上来,才拿我们泄愤啊!”

神威正打算再次攻向阿伏兔时,听到〝繁月〞二字,忍不住停了下来,望向阿伏兔

阿伏兔见有效,又继续说道,“你是不是这一个礼拜里一直想的是繁月?”

神威想了想,是在想繁月没错,但他想的是这什幺时候能在和繁月打上一架,他想了想,点点头算回应阿伏兔

阿伏兔一看见神威点头应答,惊讶的想:没问不知道,一听吓死人,原来这家伙一直以来,都是在暗恋着繁月那丫头啊!

见阿伏兔那像一脸吃屎的表情,神威不知道为何那幺想揍人,于是,他也付出行动,直接出手攻向正恍神的阿伏兔。

阿伏兔来不及反应,脸上直接被揍了一拳,肚子更是被踢了一脚,整个人直接被踢飞,正式成了倒地的其中一员。

“真是弱呢”神威笑着说着,看着地上倒了一片的“尸体”,像是犹豫般说道,“是要全杀呢还是全杀呢?”

…这根本是一样选项吧

不过这时,趴在地上站不起来的阿伏兔才更直面的了解,神威这家伙是真真切切的流淌着夜兔那种疯狂的血脉,真不愧是夜王徒弟,以及那星海舫主的儿子。

那种视强者为真理,而弱着则甚幺也不是的理念,是根深蒂固的存在他们血脉中,难以去除的扎深进他们脑中。

阿伏兔同时了解到,夜王为何要试炼神威了,是在做最后确认吗?确认是否过了几年,那种是强者为大的念头,还是不是在神威脑中,有没有受到他这无可救药的同族爱与繁月那不像战斗民族,反而厌恶打架的想法影响。

但答案很显然的,没有,相反的是不但没有影响到他那种偏执想法,甚至更加深了这种想法的程度…

“说到那小矮子,下次再见面,不知道她会强多少呢?”神威突然冒出一句话来,语气满满的都是期待。

阿伏兔这时也清楚到,神威对繁月并不是产生暗恋的情感,而是…

…他想干掉繁月

阿伏兔突然想起…

几年前的打斗,繁月将神威打败,并将其揍进墙中,在此后,神威便对繁月一直抱着高度的兴趣。

而且面对繁月的态度,充满着满满的包容,就好像是农夫在期待,植物成熟结果的那刻。

想到这,阿伏兔直想为繁月点根蜡,恐怕下一次的相见,并不是赚人热泪的重逢情节,而是将有场激烈的打斗。

毕竟…神威无时无刻都在渴望着强者,渴望着鲜血的畅快,以及渴望着濒临死亡的快感。

这时,神威十五岁了,成为春雨第七师团长正式迈入第三个月,他们正航行在无尽宇宙中,寻找着下一个目标星球。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郭富城的好大_啊好大
  • 憋着不让尿_别人尿注射自己膀胱里面
  • 男生说想吃小白兔_我想吃你前面那两个馒头
  • 但若是再拖下去
  • 她看起来像是大学生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