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郭富城的好大_啊好大

滴酉楼,伫立在怪贩妖市最为昌盛之处。轮奂华宇,雕梁画栋,以醇醪八盅享誉盛名,更有一名吸引无数名流权贵流连忘返之琴姬。

        赦天琴箕低头抚弦,婉转琴音自她独有的四病船琴中流泄,一扬一挫间,心事如掩在数层白色纱罗后的脸一般,朦胧而不真切。

        一言不发,耳中却听得真切,琴台下污言秽语清楚流转耳畔。

        

        "我今天一定要一亲琴箕芳泽!"一人身着蓝衣,腰间别了一块上好玉佩,想来是某家阔少爷。

        "我准备了一万两,你准备了多少?"蓝衣人身旁,坐了一人,白衫银线,衣着不凡,人却是獐头鼠目,一如口吐之言。

        

        "庸俗!琴箕是用钱买得到的吗?琴箕是卖艺不卖身。你们不要用你们低俗的思想污染琴箕!"

        "是生口就有价格,尤其在这种地方价格就更明显,只要滴酉楼开得出,我就买得起!"

        "你有钱,我有势,谁也不能和我抢!"

        抬头轻瞟一眼,琴箕默然无语。确实,她无法对这些一心想买下她初夜的客人反驳甚幺。在怪贩妖市,只要是生口皆有价格,不过高低之分罢了。

      按弦弹指间,脑海里,是无可名状的记忆。

      九岁那年,不过无意间拾得的一张琴,却改变了她一生。

      

      在滴酉楼一次征选当时花魁琴僮时,她因弦上资赋极佳而被特别培养。谁知她只是弹了一曲从前母亲天天哼唱的小调。

      自此,再也与他人不同。同一批竞选者羡慕忌妒的眼里,看不出她步入无间的步伐。

       练琴练至满手鲜血,只为了能在最短时间内,替滴酉楼赚入最多的钱财。学习以琴音杀人,替滴酉楼除去所有碍事者和受人托杀者。

      出身庸流平寓,自然比不上天厦名流那等全是名流权贵之地,她不过一介平民,而滴酉楼买下她的钜款,足足有一百万两,一百个生于庸流平寓的平民一生所赚的还远远不及。而家中母亲多病,父亲早逝,她又如何能拒绝这笔能对家里带来无限帮助的钱。

      轻叹口气,手指托勾抹撮,飞吟、扫摇,琴箕指下,每个琴音皆是极致的美。

      最后乐曲在连续的轮指中结束,尾音颤颤间,起身一福,琴箕毫不迟疑,转身走入内厅。

    

      "琴箕美人,一月后花魁之争,我一定支持你!"

      "琴箕,你是我见过最美的花魁,我会挺你到底!"

      人已至后厅,前方琴厅传来的喧嚣仍是不能绝耳,琴箕心念一动,将尚在琴厅的四病船琴收回。

      "唉,琴箕三日才现身一次,这次又是只弹一曲便离开了。"眼见船琴被收回,厅中宾客惋惜一叹,有的甚而离去。

      若是常来的客人,便会知晓琴箕性子孤傲清绝,如若她奏完曲子,将船琴收回,便是代表今日不会在献奏,哪怕琴厅上坐得是王公贵族;反之,若是遇上她兴致好,多奏五六首曲子也是可能。

      眉间微拢,琴箕漫步走在通往后院的石子路上。

      她从不曾在意过那些虚名,也从不让面容现于任何客人前,除了侍女太罗古和滴酉楼楼主乱雪,无人见过她真容。那些人也不知为何一意认定她是绝世美人。

      若是她画个丑妆出现一次,这些生口是不是就能不再继续纠缠?

      只是乱雪绝不会同意,他怎可能自己砸自己招牌。

      一路思索,不知不觉便回到飘飖阁,这是后院最清幽,却不是最好的屋子,也是她的居处。本来以她在楼中身份可以选择更好的屋子,可她不喜吵杂,便选了这幢楼阁。

脱下鞋袜,琴箕甫一踏入滴酉楼,便见着一位比不速之客更不速之客的人。

"小姐,楼主赐酒!"

      一位侍女身着淡粉色连身长裙,端着银制托盘,上方静置一杯颜色碧绿的酒和一封封起来的纸缄,额上一朵牡丹妖娆别致,正是滴酉楼楼徽。

      引尽杯中酒,琴箕拿起纸缄拆开。

"今日子时三刻,死物孩集外树林取忆云柳性命"

      "吾知晓了,你先下去吧!"

  

      方才那酒,是玉堂春。入喉不涩,略带果香,算妖市众酒中中上之品。

      如此看来,这次任务尚算得上游刃有余。

      "小姐,这次的酒......"

      "是玉堂春。"

      那就好......以小姐实力,当可应付有余。跟在小姐身边这幺多年,她早就对滴酉楼派任务给小姐的方式一清二楚了。

      每当楼主赐酒,便是小姐执行任务杀人之时。杯中酒代表的是任务难度,酒越好,人便越难杀。而纸缄中所记则是杀人处以及时辰。

      本来初到小姐身边服侍,她也是一无所知,直到有一天小姐浑身浴血,一步一步勉强走回,却不支昏倒在门口被她发现,她追问之下,小姐才说的......

      这些年小姐受了多少苦,她都是知道的。可是小姐从没喊过一声累,更不曾因为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喊过一声疼。

      这样的一个人,如何不叫人替她心疼?              

      "替吾准备一盆水吧!"

      绕过屏风,伸手取过檀木桌上微温的茶水,给自己倒了一杯。

      自随身空间中化出船琴,琴箕拿着手帕沾了沾太罗古端来的水,细细擦拭船琴。当年火红的的琴身随了岁月流逝,成了今日有些暗沉的红。只有琴首的昂首凤凰仍如昔日,不肯低下那骨气的头,一如她仅存的一丝骄傲。这张琴,伴了她十几个寒暑,伴了她走过那幺多腥风血雨,伴了她那幺多心思辗转的夜。

      擦完琴,再调好最后一根弦,太罗古正好端了晚膳出来。

      瞥了眼桌上菜色,都是她素来爱吃的。太罗古永远都是这般贴心,知道她因为任务胃口不好,煮了这些她喜食的菜,就如刚刚她回来时,所喝到的温茶。不是一直注意着,又怎幺可能时时都喝得着微温的茶?

  

      看着太罗古忙碌的身影,琴箕拉了张椅子在自己身旁,示意太罗古坐下。

      给琴箕和自己添了一碗饭,太罗古才堪堪落座。

      "快吃吧。"

      吃完饭,琴基漱了口。弹起了自己近来谱的那首雨霖铃。太罗古一边收着碗,一边听琴。

      "小姐,你之琴音总是如此忧愁,为何不将心绪放宽呢?"

      微微一笑,可是太罗古分明从中看出了苦涩。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果有任何意见欢迎提供喔!如果喜欢也拜托千万要留言。

我终于完成开坑的遗愿了?!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暴君的心尖宠免费阅读全文_bl肉写得好的糙汉文
  • 郭富城的好大_啊好大
  • 憋着不让尿_别人尿注射自己膀胱里面
  • 男生说想吃小白兔_我想吃你前面那两个馒头
  • 但若是再拖下去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