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不够再来一次_今天就让你试试我行不行

“你今天不用工作,好好休息。”

高雄一脸呆滞地坐在长椅上。

“你今天不用工作,好好休息。”

她抬头望向天空,脑中不断回想着提督的那句话。

──为什幺提督会突然那样说?要我好好休息?

──我看起有那幺累吗?

──话说,我好像真的很久没休息了?

高雄对上一次休息的印象与时间感到非常模糊,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真的有休息过吗?

"唉……"她叹了一口气。

突然获得大量时间,高雄一时间也不知道要做什幺,这令她感到相当地困扰。

──完全静不下来。

不用工作反而让她坐立难安。

──不找点事情做,好像不太妙……

──有了,来准备明天的工作吧。

就在高雄准备起身的时候──

"吧吧吧─吧。"

面对那样的打招呼,高雄选择沉默。

"吧吧吧─吧。"

对方不死心地再说一次。

高雄依然沉默。

"吧吧吧─吧。"

对方还是不放弃,但,结果还是一样──高雄沉默。

"爱鹰,“吧吧吧─吧。”呢?"

听对方都喊出了那个名子,高雄只好双手一摊,也跟着说:"吧吧吧─吧……"

"吧吧吧─吧──对嘛,这样才对嘛。"她一脸满意地说着。

──你也太坚持了……

"爱鹰,听到“吧吧吧─吧”就必须也用“吧吧吧─吧”回应才行,这是常识喔。"

"这是什幺可怕的常识……"

爱鹰是高雄成为舰娘前的名子,在这个镇守府里只有两个人会那样叫她,一位是提督、另一位则是自己的好友──

"爱宕,不是说过别那样叫我。"

"有什幺关系,叫这个名子我比较习惯。"

"真是的。"

爱宕走到高雄的旁边直接坐了下来。

"找我有什幺事?"

"我知道你今天休息,所以想要你陪我一天。"

高雄听出了一点端倪。

"是你跟提督说了什幺,对吧?"

"呵呵。"

高雄是刚刚才被告知休息,应该没有人知道她在这里,但爱宕却知道并且立刻就找到自己,这让她不禁有了联想。

"我只是跟提督说,我很久没有跟爱鹰一起休息了。"

"真是的。"

"我们很久没有一起休息是真的。"

"唉……我知道。"

爱宕站起来,转头对高雄笑着道:"走吧。"

高雄也跟着站了起来,问道:"要去那里?"

"去间宫借厨房。"

"你要下厨?"

"不是我,是你。"

"我?"

"是啊,你的手艺比我好,而且我想吃你做的料理。"

"后面的真心话不用说出来……为什幺要做料理?距离午餐还有一段时间,现在准备不会太早吗?"

"我们要去公园赏花,所以不会太早。"

"公园赏花?"高雄讶异地看向爱宕,同时问道:"现在都秋天了?没人秋天去赏花的吧?"

"有,我们啊。"

高雄沉默地瞪向她,无言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情绪。

"开个玩笑嘛,啊哈哈。"

"唉……要去那里赏花?"

"神风她们所种的那棵枫树下。"

高雄不禁停下了脚步,意外地看向她。

爱宕发现她停下脚步,自己也停下来,转过身去,不满地道:"爱鹰别突然停下来啦。"

"啊……抱歉,我不小心恍神了。"

"真是的。"

高雄说完后便继续前进,爱宕也跟着踏出脚步。

"现在正是枫叶盛开的时候。"

"的确。"

"爱鹰很期待吧,赏花。"爱宕满脸笑容地说着。

──是你期待吧。

"是啊,很期待。"

最后高雄没有吐槽而是直率地说出自己心情。

"雄姐、宕姐,这里这里。"摩耶一边挥手一边大声喊着。

在她身旁的鸟海也挥手示意。

高雄挥手回应,然后问向身旁的爱宕:"摩耶她们是你找来的吗?"

"对,难得你休息,我们四姐妹当然要聚一聚。"

"也对,我们真的很久没聚在一起了。"

"谁叫爱鹰你是个工作狂。"爱宕有些不满地说着。

"啊哈哈……"

高雄则苦笑带过。

片刻后她们到了枫树下。

"雄姐、宕姐,你们快坐下,我们可准备了好东西喔。"

高雄笑着道:"喔,那我们可要好好期待一下了。"

"我们也有准备,不会输的。"

"那就来比比看。"

高雄面对那有如小孩子的胜负,决定随她们去,不想多加理会。

"高雄姐、爱宕姐,先喝杯茶吧。"鸟海帮高雄爱宕准备好杯子,将茶倒入后,道:"这是我自己泡的,请喝。"

"谢谢。"

"小鸟海泡的绿茶很好喝喔。"

"鸟海我也要一杯。"摩耶说着。

"好。"

茶入喉咙瞬间,一股涩味冲击着高雄的神经,似要掀起记忆一角……

──这茶的味道很怀念……我是在那里喝过……

但片刻又覆,只余下后劲的甘甜淡淡地在口中散开,消失。

鸟海发现高雄若有所思地看着已空的茶杯。

"高雄姐再喝一杯吧。"

鸟海拿起水壶,将那已空的茶杯倒入新茶。

"嗯。"

高雄没有多作回应,只是轻应一声。

爱宕听闻那一声,瞄了她一下,随后双眼微眯,露出浅浅一笑,似是发现了什幺令她愉悦的事情。

下一刻,她便开口道:"小鸟海你这里面是放了什幺魔法?看爱鹰一脸陶醉。"

"别胡说。"

高雄立刻反驳爱宕的说法。

"不是跟平常一样吗?"摩耶一脸纳闷地说着。

"你又不会喝茶,不知道很正常。"

"……不用那幺狠吧……宕姐……"

爱宕完全不理会很受打击的摩耶,继续问:"所以呢?"

"那个……其实也没什幺特别的,前一阵子瑞鹤正在研究一种新的泡法,我对那泡法很感兴趣就跟她学习。"

──这是瑞鹤泡的茶?不对总觉得……是谁呢?

高雄看着手中的这杯茶,如此思考着。

"没想到瑞鹤也在研究泡茶……更令人意外地是她会跟小鸟海在一起,感觉你们个性不合吧。"

"没那回事,瑞鹤很好相处。"

"说到瑞鹤,我之前有一次看到她站在大门口好像在等谁……对了,她手上还拿着一瓶保温瓶,应该是要找谁喝一杯吧。"摩耶说着。

"那是在等加贺。"爱宕说着。

"她们关系不是不好吗?"摩耶问着。

"那有,她们只是相处技巧不好,才会让别人觉得她们互相讨厌对方,其实超在意对方的。"

"这点我也有同感,我跟瑞鹤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会提到加贺有多厉害,我想她是打从心里尊敬着加贺吧。"

"是这样啊。"

──加贺……瑞鹤……鹤……

高雄一边听着爱宕她们的对话、一边继续喝着茶思考着那苦中甘甜的味道。

──鹤……是提督!这味道……难怪……

高雄终于想起那个味道,脑中顿时闪过过往回忆,令她心里喜不自胜。

就在如此高兴的时刻,她突然感受到有股视线正看着她。

她急忙回神,结果──

"爱鹰。"

爱宕鼓起脸颊一脸不满地看着她。

"身为今天的主角在旁边耍沉默,这样对吗?"

高雄看向摩耶与鸟海。

"找雄姐来太勉强了吗……"

"高雄姐如果真的很累,请去休息。"

"抱歉,是我不好。"

让妹妹们那样担心,高雄认为不道歉不行,无二话直率地向她们道歉。

"没事,我只是不小心发呆。"

"爱鹰别再发呆了喔。"

"嗯。"

"高雄姐我再帮你倒一杯。"

"好。"

"雄姐,我之前就很在意,“爱鹰”是你的本名吗?"

"对,我还没成为舰娘之前的名子。"

"这幺说……高雄姐跟爱宕姐以前就认识了吗?"

"我跟爱鹰是很老的朋友了。"

"才没几年,不要说很老。"

"呵呵。"

"有时候很羡慕高雄姐跟爱宕姐的互动。"

"我也是。"

"我们只是在训练所认识,并不是从小就认识,感情也还没好到足以羡慕的程度。"

"爱鹰真是的,老实地承认我们感情好又不会少一块肉。"

"我没否定我们感情好,只是没那幺夸张。"

"呵呵……我们的感情好耶……呵呵……"

爱宕听到高雄那幺说,顿时喜悦之情难以抑制,笑得合不拢嘴。

"唉……"

高雄叹了一口后,决定无视爱宕,同时示意摩耶、鸟海聊其他话题。

"雄姐休息的时候都做些什幺?"

摩耶理解高雄的意思后,马上开启新的话题。

"嗯……"

高雄没想到会被问这种问题,动脑沉思了一下后,正要开口回答的时候──

"爱鹰满脑子都是工作,连休息的时候也都在工作的事情喔。"

爱宕抢先一步,插话进来。

"欸……"

"高雄姐我觉得偶尔也应该要做做其他的事情。"

摩耶、鸟海听爱宕那样说,一脸都露出难以相信的神情。

"等一下,你们别听爱宕乱说,我也会做其他的事情,只是……算了。"

高雄在看她们的神情后,放弃解释。

"呵呵……"

这时,在她身旁的爱宕则是很愉快地笑着。

"爱鹰的休闲那幺少,不如我们来提供点自己的休闲给她作参考吧。"

"我没差。"摩耶说着。

"没问题。"鸟海说着。

"那就这样决定了,由我先开始。"

"唉……随便你们。"

高雄完全放弃反抗决定随她们去了。

"我休息的时候都会去镇守府外的香水店或服饰店逛逛。"

"宕姐的休闲,我能想像。"

"的确很有爱宕姐的风格。"

"你们可不要小看香水跟服装的威力,好的香水跟服装可是会提升我们的魅力,让我们更受异性欢迎喔。"

"宕姐说得没错,我训练完后也会喷点香水,不然汗臭味太重。"

"我也会喷一些。"鸟海说着。

高雄内心惊讶,鸟海就算了,没想到连摩耶也会喷。

──摩耶她什幺时候也在意汗臭味了?

"爱鹰是你太不注重外表。"

高雄默认。

"真是的……爱鹰你要积极一点,不然提督会被抢走的。"

"我……"

高雄本来想反驳,但看到爱宕的表情后就知道她不会听自己讲,随后打消了这个念头。

"不要再认为不可能,你看熊野,最近她有事无事就往提督那里去,想尽办法也要跟提督多相处一点,也因为她毫无保留火力全开地积极进攻,导致其他舰娘也跟着出手,你再不行动真的有点危险,真是的……到底是谁让她对恋爱开窍,真是多管闲事。"

高雄平淡地继续喝着茶,看来丝毫不将她的话放在心上,但下一刻却──

"这点我也有同感,雄姐真的要再更积极一点。"

"我也觉得高雄姐太消极了。"鸟海说着。

连摩耶跟鸟海都加入,这令高雄深受打击同时不得不作出回应。

"唉……我会改进……"

高雄一脸疲累的说着。

"接下来你们谁要先说?"爱宕问着。

"我先。"摩耶拿出一个盒子,道:"在说之前……我们说了那幺久,也该吃点什幺。"

爱宕看向盒子里面,问:"这是烤秋刀鱼?"

"嗯,这是我自己钓的。"

"欸?摩耶你会钓鱼?"高雄惊讶地问着。

"你什幺时候学钓鱼我怎幺不知道。"爱宕说着。

"呵呵,总之先吃吧。"

"高雄姐、爱宕姐,摩耶烤的鱼很好吃喔。"

爱宕率先拿了一条烤鱼,一口咬下──

"真好吃!"爱宕大喊着。

"这味道真惊人……"高雄也一脸诧异地说着。

"还是那幺好吃。"鸟海说着。

摩耶看到大家吃得津津有味,她随即露出满意骄傲的笑容。

"小摩耶你也说一下,你什幺时候学会钓鱼?"爱宕问着。

"雄姐宕姐你们还记得渔船护卫吗?"

"记得。"高雄回答着。

"我记得是保护秋刀鱼吗?"

"对,在护卫的时候我有与渔民交流,对钓鱼产生了兴趣就请他们教我。"

鸟海听摩耶那样一说,在旁笑了笑,然后开口插话。

"你不是因为知道提督偶尔会去钓鱼,才兴致勃勃地学了钓鱼吗?还趁机会邀提督一起钓鱼聊天,虽然是以培养冷静的名义。"

"喂,别拆我的台啦。"

"呵呵。"

鸟海愉快地笑着。

"原来是提督的关系,这样就能理解。"爱宕说着。

"……总之,我现在很喜欢钓鱼,能适度的放松自己,我很推荐雄姐做喔。"

"我会考虑。"

"最后轮到小鸟海了。"

"我平常的休闲就是看书。"

"跟小鸟海很合。"

"鸟海你都看什幺书?"高雄问着。

"我没有什幺设限,不管是小说漫画或是历史文化,只要有兴趣我都会看。"

"她真的看得很广,有时候还会推荐我看一些简单易懂的漫画。"

"那下次也推荐我一些书吧。"爱宕说着。

"好的。"鸟海转向对高雄,道:"高雄姐,读书有时能帮助我们转换思考,也能帮助我们转移情绪,如果可以请你也试试看。"

"嗯,我会试试。"

"那让我推荐你几本书吧。"

"好,麻烦你了。"

"爱鹰你看明明有那幺多的事情可以做,你要多尝试各试各样的事情。"

"好好,我会试试。"

"说了这幺多,我们也该来吃中餐了。"爱宕拿出便当,道:"吧吧吧─吧!"

"效果音可以省略,没人会介意。"高雄无情地吐槽。

"我会在意!"爱宕理直气壮地反驳她。

高雄无言地瞪了她一眼后便无视她。

"反正是雄姐做的吧?"

"这菜色肯定是高雄姐做的。"

"你们两人就不会稍微怀疑一下吗?那样搞得我好像不会做料理耶。"

"事实吧。"摩耶说着。

"爱宕姐有下厨过吗?"

"喂,有好吗!我也是会下厨的,爱鹰你别给我在那里笑。"

高雄露出最灿烂的笑容给爱宕看,爱宕心里顿时感受到强烈地挫折感,使她不禁四肢撑地,垂头灰心。

"下次我就煮给你们看……算了,总之先吃午餐吧。"

四人同道:""""我们开动了。""""

"雄姐你为什幺这幺喜欢工作?"

摩耶突然抛出了新的问题。

"这点我也很好奇,每次看到高雄姐在工作都觉得有股热衷的感觉。"

鸟海也加入这个话题。

"爱鹰你也交代一下,你跟提督的过往。"

"嗯?爱宕姐你也不知道吗?"

"我还以为宕姐知道,真意外。"

"是她老是含糊带过,我才没办法知道,这次你可要好好的交代清楚。"

"我的事情没那幺重要吧。"高雄风轻云淡地说着。

"很重要,你是我们的一号舰。"爱宕一改玩笑神情,认真的道:"最重要的是,我想知道,“你的事情”。"

那道视线让高雄明白了她的认真与想法。

"我也是,我也想要更了解雄姐一点。"

"高雄姐对我来说是独一无二的姐姐……我也想知道高雄姐的过去。"

高雄回想了一下,自己似乎真的没有提过与提督的过去。

──虽不是很排斥那段过往,但却有着遗憾,所以才会这样吧。

高雄看了一下她们,叹了一口气,便开始了过往之事。

"唉……我跟提督的相遇是在一段错误的时间里相遇的。我出身贫穷,父母为了钱将我卖给人口贩子。"

"真是令人很火大的双亲。"爱宕少见的动怒了。

"同感,就算他们是雄姐的父母,我也想打他们一顿。"

"真过份。"

"不过我的运气还不错,后来我被提督家的人买去成为生小孩的工具,而我的对象就是提督。"

高雄喝了一口茶。

"提督很反对那种作法,但他顾及到我的生存,没有表明自己的想法,之后他便开始教我写字读书、武术防卫等生活知识,而我那时没有什幺太多的想法便把他所教的一切学起来。随着时间经过,我发现自己开始有了“想在他身边”的想法,但是那个时候我并没有正视这个想法,只是将它放在心中的角落,直到我成为“舰娘”。"

高雄露出一丝遗憾的表情。

"一切来得很突然,被妖精选中、获得神奇的力量、成为国家宝物,一瞬间我的世界就崩塌了。我不能再待在提督的家,必须要前往基地,我那个时候才后悔没正视那份想法。但最令我后悔的是当提督对我说“你接下来要自由”时,我没有说出自己真正的想法,之后的事情爱宕你就知道了吧。"

"原来你跟提督有这种过去,我总算明白,你为什幺对提督一直有种复杂的执着跟感情了。"

"听得很复杂……雄姐你好像跳了很多。"

"我也很好奇中间的过程,像是你怎幺跟提督重逢的?"

"我不是很会说故事,尤其是自己的故事,你们改天再问爱宕吧,她知道。"

"我是知道,不过有点长……"

忽然一阵轻风吹来,摇落枝上枫叶落地。

"我知道你们两个很想知道,但还是改天再说,现在先来赏花吧。"

爱宕抬头看向在空中飞舞的枫叶。

"看来只能改天了……宕姐你一定要说喔。"

"请务必说给我们听。"

"知道了,我会说。"

爱宕对她们露出苦笑。

──虽然是我趁机想要了解爱老鹰的过去,但没想到她们的兴趣却比我那幺高,爱鹰你还真受欢迎,呵呵……

高雄看着落下的枫叶,伸手张开手指只见一叶枫红落于掌上。

"爱鹰,枫叶很美吧。"

"嗯,很美。"

"雄姐我记得这棵树是神风她们种的?"

"嗯,神风她们花了很多心力才种起来的。"高雄说着。

"神风说要种的时候,大家可是很苦恼,不过幸好最后有种起来。"

"神风是神风型一号舰的驱逐舰吗?"鸟海问着。

"对。"高雄回答着。

"原来是她。"

"小海鸟也认识她吗?"

"没有,只是曾经在阿图岛战役看过她。"

"阿图岛啊……"高雄有些哀伤的说着。

"那可是一场惨烈的战役。"摩耶也悲痛地说着。

"别想那个了,我们还是聊聊一些开心的事情。"爱宕强势说着。

"也是,那都过去了。"高雄说着。

摩耶依然沉默不语,看来是对那场战役还有留念。

"那个……神风为什幺要种这棵枫树?"

鸟海看到摩耶那样心里也不太舒服,便想说开辟新话题看看能不能转移摩耶的注意力。

"我也不清楚。"高雄说着。

"我们当初也有问,但她就是不说,不过我想跟吹雪有关系吧。"爱宕说着。

"吹雪?"

摩耶有了反应。

海鸟对成功转移她的注意力感到高兴安心,但不解她为什幺会对“吹雪”这个名子有了反应。

"神风不是常常喊她“贤姐”吗?光这点就很有问题,而且提出种树的时候吹雪也在旁边还帮她说话,虽然她们坚称只有见过几次面,但我完全不相信,她们之间绝对有什隐藏的关系。"爱宕说着。

"这幺说起来,我记得神风一到这里的时候也是先问雪吹在那里,甚至还想先去见吹雪后再见提督,害大家都吓了一跳,幸好吹雪自己主动出现并带她去见提督,不过之后又衍生出另一个问题。"高雄说着。

"是她称呼吹雪为“贤姐”的问题,不只她连带春风等人也以尊称叫吹雪,这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风波,说真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同舰种但不同型号的人会以“姐妹”相称。"摩耶说着。

"她们到底是什幺关系?真令人好奇。"鸟海说着。

"除非她们想说,不然大概永远都得不到答案吧。"

"真是小气,说一下又不会怎样,好,我从明天起去缠着小吹雪。"

"别那样,吹雪会感到困扰的。"高雄出声阻止爱宕。

"吹雪有她的苦衷,宕姐还是手下留情吧。"

"摩耶你跟吹雪很熟吗?"鸟海问着。

"也没有很熟。"

"喔喔,你可骗不了我喔,从实招来。"

"宕姐,我说真的,我只是因岛风的事情才有点熟。"

"岛风?是那个很在意速度的驱逐。"

"嗯,我跟她有些关系所以才会对吹雪一点熟悉。"

"连岛风都跟小吹雪有关系吗?真是可怕。"

"为什幺?"高雄问着。

"太多的人都跟吹雪有关系,而且都是很深的关系,你想如果有一天吹雪不在了,那会变得怎幺样?一想到就觉得很可怕。"

"的确,吹雪现在已经变成能左右这里的核心人物了。"

"宕姐说的,我完全没办法想像……"

"大概……会暴走吧?"鸟海有些不安地说着。

"那好像能想像。"摩耶说着。

"小吹雪,真是不得了的人物。"

"她确实有那样的份量。"高雄认同地说着。

这时又有一阵风吹来,转眼间已是枫叶落纷纷。

"话题扯远了,我们还是赏花吧。"

"爱鹰说的没错,赏花赏花。"

"这幺美的画面,不好好欣赏很可惜。"鸟海说着。

"是啊。"摩耶说着。

高雄看着那飘落的红,想起了那道红色身影、还有那时在树下的对话。

“你喜欢枫红?”

“喜欢。”

“为什幺?”

“有那幺意外吗?”

“感觉你应该比较喜欢樱花?”

“是因为我的名子吗?”

“对。”

“以前我的确最喜欢樱花,不过我现在最喜欢的是枫红。”

“所以才种树?”

“算是其中一个原因。”

“能告诉我你为什幺有那样的改变吗?”

“嗯……枫红虽不若樱花美但鲜艳光亮,如一盏明灯、如一道希望、如一片光芒,它落下的瞬间令人心动行动,但却又在行动前的那一刻停下了动作,在这动与不动、追与不追之间,让我有了一种想法。”

“我好像有点明白。”

“我不要樱花的短暂一瞬,我要枫红的鲜艳深刻,如光照心、如火照身一般的深刻。”

高雄回神一瞬,天上枫叶依然飘落着。

──光与火吗?

──我也想成为能照亮他道路的光或火。

“如果想知道我的一切那就想办法靠近我吧。”

──吹雪吗?

──真是令人在意的人物。

──我不在的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幺事情。

高雄眼睛余光看向爱宕。

──我或许……不对,我也该学习一下爱宕的缠人功力,好好地缠住吹雪。

──想办法靠近,是吗……

"怎幺了?"

爱宕发现高雄的视线,问着。

"没事,只是觉得偶尔这样也不错。"

"对吧,爱鹰你应该多休息、多体验一些别的事情。"

"嗯,我会的。"

"下次再来赏花吧。"

"好。"

"雄姐、宕姐别忘了我们啊。"

"对,我们也想一起来。"

"当然,这是属于我们四姐妹的家族聚会,你说是不是,爱鹰。"

"嗯,大家下次再一起来。"

"一定。"摩耶说着。

"好。"鸟海说着。

"高雄……不是,爱鹰现在是什幺情况?"

"提督,请喝茶。"

提督虽心有疑问还是接过茶杯,喝了一口。

"很好喝,感觉有一段时间没有喝到你的茶了。"

"自从金刚她们来了以后,我就比较没有泡茶的机会。"

"也是,可以说明了吗?"

"没什幺,我只照着提督说的做,我们现在正在“休息”。"

"那为什幺我也要休息?"

"就跟提督担心我过劳一样,我也担心提督,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一起休息。"

"要我一起休息是没差,不过现在还在工作中吧。"

"那些资料我已经先处理好了,我们有充裕的时间“好好休息”。"

"这样啊,那我就不客气了。"

"提督我想听听我不在时的故事。"

"也好,休息的时候就来讲点以前的事情。"

"嗯。"

之后,高雄工作的效率倍增,总是能先将一部分的资料整理好,只为了能与提督一起休息聊天。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想要了吗小东西_想要了
  • 不够再来一次_今天就让你试试我行不行
  • 干爹㖭我的小说_一直㖭我下面小说
  • 暴君的心尖宠免费阅读全文_bl肉写得好的糙汉文
  • 郭富城的好大_啊好大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