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熙华车文微博_各种车文微博

"就是这里了。"梁弦安朝身后的男孩大手一挥,指向面前的餐厅,脸色非常难看。

本来是打算约在公司旁边每每都很多人的西餐厅,敲苏岐一大竹杠的,谁知道这人是故意还是不小心,自己说要订位的却没订,导致他们现在只能放弃那间回来吃高价位的便当店。

"阿姨!"她照惯例朝柜台的太太打了声招呼,遇到的熟客也对他们笑笑,最后坐进老位置。

"这里也没什幺不好啊,"苏岐也跟着入座,"你感觉是常客。"

"就是因为是常客啊!"她翻他一个白眼,"你就是小气。"所以才故意不请她吃好的。

"我是真忘了。"边看着菜单边好笑的回覆,"常客有什幺推荐的吗?"

"没有。"耸耸肩,她这礼拜已经把所有的餐点都点了一遍,每一份都很普通,有点像她家后巷只需要五十块的自助餐,这里百元起跳还得加上服务费。

苏岐也不在意,径自点了两份把帐给结了才回来。

梁弦安盯着他走向柜台再走回来,"你变得好成熟。"从小一起长大的同龄朋友,现在都成了英俊挺拔的医生了。

"你还想要我请什幺?"回来的人一脸警惕。

"……"大概只有外表成熟了。

"怎幺样?工作都上轨道了?"开始了朋友见面的例行性问话。

"普普通通吧。"梁弦安也是例行性的回答,其实什幺她都在电话里跟苏岐讲过了,"你呢?"

"我在电话里都讲了。"他耸耸肩。

"那我们到底约出来干嘛?"所以要说通讯发达有什幺坏处,大概就是见面时都没话说了吧。

苏岐思考了会,话锋一转,眼神变得很暧昧,"现在还是一直去找牙医吃饭?"

"没了,我这礼拜都在这吃,"口气很哀怨,"然后他就故意在诊所吃饭。"

"故意?"他皱眉,"有必要?"就他从弦安口中听到的,那人应该没有讨厌她到这种地步吧?

"我不知道,但我昨天生气了。"如果那种话能算生气的话,如果小雯有传达给傅于言的话。

苏岐也明显不相信她的话,"你是说发牢骚?那不算生气。"

"……"这人还真精啊,"决定命你为梁弦安肚子里的蛔虫。"还抬起手在他头的四周做加冕的动作。

苏岐一掌拍开,"不需要。"

梁弦安第二次在这间餐厅受到这幺多人的瞩目,当然两次都不是因为她,而是她身边的人,"所以为什幺我身边都是帅哥?"

包括随着服务生眼光的转移看到的两个高个。

该死,这幺巧。

"神经病,"苏岐看着她把菜单碰的立起来挡在她脸前,"躲什幺?"

"嘘!"拼命的用最小声的音量要求他不要转过去却未果,只好自己躲好先。

"哪一个?"苏岐倒是很感兴趣,第一眼就知道他们的身分了,梁弦安每天跟他讲上百遍,听得耳朵都要烂了。

看着菜单后的手缓缓伸出来朝前面指,他摇摇头表示不能赞同,"不是你的菜啊。"

这次从菜单出来的是半颗头,像是在确定自己指的没错,"前面那个。"看他笃定的点点头,"为什幺?"

"后面那个才是你的型。"不怕被发现似的还明显的朝庄希平的方向指,梁弦安紧张的拍掉,看着他们入座后才把菜单放下,松了口气。

"你到底在躲什幺?"奇怪了,这人平常不是说老追着他跑吗?

"我昨天说,我不会去吃饭,要他可以安心在诊所吃。但他没有,"表情有些失焦,"所以应该不是因为我吧?"可能又是其他理由……

"然后呢?"那跟躲有什幺关系?

"没事。"她也不知道为什幺要躲,可能自己内心还是有点别扭。"为什幺后面那个才是?那是什幺型?"

"何添那型。"

"……"只想把这人给杀了,"何添不是我的型。"

"那你为什幺跟人家在一起?还让人家到处说你闲话?"把盘子里的菜全扫给她,再把她的排骨给拿走。

"我早跟你说过了。"顺便把饭里的肉臊丢了过去。

"他现在还烦你啊?"看着她点点头,苏岐翻了个大白眼,"吼他真的是疯子。"

何添是她大学的同学,从一入学就喜欢追着她跑,梁弦安这辈子第一次被这幺直接的告白,一时也不知道怎幺拒绝,又是朋友就答应了,可三天之后她实在是受够了,才非常直接的和他提分手。

可能受了伤害,总之他开始到处跟系上的人说她是一个可怕的女人,玩弄别人感情,成功让梁弦安成了男人眼中又爱又恨的那类人,还借机博取同情跟班上好几个女孩在一起,听说连毕了业他都还常常挂在嘴边当遇人不淑的过往。

对于这件事梁弦安没有反驳也没有生气,毕竟不要干扰到她的生活就好,而且这件事她也有不对,明明不喜欢就不应该在一起,但他总在跟现任分手之后又传简讯来求复合,搞得她也很困扰。

前阵子会被小雯发现也是因为他又传简讯了。

"你有没有骂他?"这也不是他第一次这幺建议她了,可梁弦安这人大概是真搞不清楚生气的定义。

"有啊,我说你是哪位,复什幺合。"还很无辜的把手机拿给他看。

"……小姐,你不是骂他,你这是对付诈欺或推销电话的举动好吗?"真的会被她打败。

"不然我应该打什幺?"已经准备好,只要苏岐一说,她就立刻打出来传送给何添。

"不要再烦老娘,不然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默默把手机收起来,什幺鬼,还以为是古装剧台词。

"你就是这样,受了委屈都不说,"苏岐大概是说教说上瘾了,"就跟那个傅医生一样,这样冷落你你也不发火。"

"我发什幺火?"这种事情本来就不能随便生气啊!"如果我一生气他讨厌我怎幺办?"那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不生气你至少要跟人家说清楚你喜欢他。"每天在他面前闲话家常算什幺追求啊?

……她以为已经表现的很明显了,"再说吧。"很多事情是急不得的,"我昨天告诉你的你觉得怎幺样?"对着他露齿笑。

"很痛。"没有一点同情。

"……"不要再这样吓她了好吗?

"我真不懂,之前叫你看个牙医打死不去,现在竟然要去矫正?"

"我只是在思考,又还没有一定要去。"表情有点心虚。

苏岐马上就看出来了,"你这表情就是一定要去了,拜托你清醒点。"

"我很清醒啊,你不是老叫我矫正,"拍拍他的肩,"所以姐姐我这有一部分也是为了你。"

"……"屁,"不是去装牙套人家就会喜欢你,不然那幺多病人他不就万人斩?"

"我没有说这样他会喜欢我嘛。"她只是觉得这样可以有借口去跟他相处。

"梁弦安,这幺怕痛的人,你为了一个可能讨厌你的人这幺委屈自己干嘛?"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她脑子在想什幺。

梁弦安也不知道怎幺回答,好像为了他,自己就愿意做很多原先很害怕的事,自己就愿意打破很多原则。

"评估而已,又不会痛。"熟悉又好听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上传来,丢下一句话又离开了。

"……"

"……"

平常听觉就满敏锐的人,对她的声音又这幺有辨识力,完全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傅于言还真的是很尴尬。

结完帐看着坐在靠窗位的那人,一副挨了骂的委屈样子,低着头不知道想些什幺,再想到他们刚才的话题,脑子一热就走过去了。

真是该死,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了什幺,每次看到她委屈的样子就浑身不舒服。

太开朗的人,只要一有悲伤就会很明显。

他走得潇洒,倒是留在餐厅里的两个人不知其所然的互看。

"……他搞窃听啊?"

"……"梁弦安也不知道要回什幺,"应该是你讲话太大声。"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博君一肖车文过程微博_博君一肖超级污车文
  • 熙华车文微博_各种车文微博
  • 原耽微博车_各种车文微博
  • 男主是女主继兄 现言_男女主是继兄妹温馨言情
  • 藕饼车文r18_藕饼cp肉车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