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经典高干军旅文_军宠文全肉

男人听了封彧辰的话不屑的哼了一声:"不就是个长的文文弱弱的小白脸。"说完还骄傲的抬了抬下巴,搂紧了自己的现任。

他一向相信女人喜欢的都是钱,只要有了钱,有什幺女人是追不到?就如同有钱能使鬼推摩,这世界的道理一向都是钱说的算。

以前那个李维就是个傻子,当初是看她长的漂亮,谁想到竟是这种货色,一个男人有两三个女朋友是会怎幺样吗?还说什幺自己是骗子,骂他连狗都不如,也不想想自己到底在她身上花了多少钱?

这幺斤斤计较,大吵大闹又是丢东西,又是砸东西,知道自己在外面还有女人时跟本就像个泼妇,对他来说女人就如同一件衣服,再贵的衣服穿烂了,也就换掉了。

封彧辰对于男人这种想法很鄙视,尤其是他现在还拉着余㵘的手,捏着男人的手又缩紧了一些。

"他妈的混帐东西,放开你爷的贱手!"男人被封彧辰一捏,痛的都逼出了眼泪,本来抓着余㵘的手一松,余㵘也趁机将手抽回来,男人感觉到手中的温热失去,心情变得更加暴躁。

"小丰,我们回去好不好,我好怕啊!"这时,本来被男人搂住的女人,正摆动着纤腰,将胸部整个压在男人手臂上,用着另人头皮发麻的语气对男人道。

男人却丝毫不领情,喊了一句滚!便将手一挥,把女人甩了出去。

"他妈的,这一个个都是浑帐东西,女人,哥告诉你,哥有的是钱,你想要什幺名牌包还是手饰哥都可以帮你买!你说你要不要做哥的女友?"男人非常激动,说完还要去抓回余㵘的手,却被封彧辰从中间拦截,也让余㵘吓着了。

"但她就喜欢我这种文文弱弱的小白脸,抱歉。"封彧辰用跟她说话时的平淡的声线回答了男人,却在这一瞬间,余㵘彷佛听到了笑浮尘的声音。

她摇了摇头,兴许是被脑残传染了,判断力急速下降。

余㵘鄙视的看了男人一眼,一看封彧辰为自己撑腰,她也想做些什幺,就试图演出像好闺蜜平时的女王气场,看可不可以震一下场面,却不想在别人眼里就像个傲娇的小女友。

"对!我就喜欢他这种小白脸!长的帅又男友力MAX!"说完又转头看向封彧辰道:"封小白脸咱们走!别理那些脑子怪怪的人,脑残是会传染的。"余㵘深吸了一口气,转头就走。

封彧辰被余㵘这话说得哭笑不得,看她好像把小白脸的意思弄错了,但也没多说什幺,跟着余㵘就往机车那走去,而被他捏痛手的男人看他终于放手也是松了一口气,抬眼就瞪向封彧辰,本来还想起身去追,却想起自己被捏痛的手,顿时便俗了。

余㵘抗着李维和封彧辰到了机车旁时,终于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三人根本挤不下那台小机车。

两人看着机车思考了许久。

"这……要不叫台计程车吧!"余㵘十分不好意思。

封彧辰只是笑了笑,但不难发现他嘴角的微微抽动。

…………

"同学你坐这幺前面,怎幺还睡觉!"教授看着坐在第二排,却趴在桌子上的余㵘,抬手敲了敲桌子。

对这女同学,教授印象其实挺深刻的,好几次比赛都拿前三,他讲课时也没什幺分神,怎幺今天直接睡着了?

听到教授的声音,余㵘却还是没想来,还好旁边的同学好心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余㵘才抬起厚重的眼皮。

醒来的余㵘还没意识到自己已成为全场的焦点,眨了眨眼睛,觉得眼皮重极了!

"同学!你昨晚是干什幺去了,怎幺搞到这样!"教授见余㵘终于转醒,背过身去继续讲课,也没有要让余㵘回答的意思。

但还没跟周公完整逛完一圈的余㵘,在听到了教授的问题时,眼皮又更重了。

昨晚?

想到昨晚的事,她就觉得头疼。

昨天晚上,三人最终是叫了一台计程车,没想到在回家的路上,李维和封彧辰竟然相继睡着了,而且还是叫不醒的那种。

李维是喝醉了,本来叫醒就不容易,余㵘也没有意思要让她清醒,但封彧辰那货是在睡啥?

逼的余㵘和计程车司机一人背一个人上楼,才发现封彧辰的体温异常的热,到楼上将封彧辰放到床上,一量体温,竟然飙到38快39度,余㵘都怕他烧傻了。

这时余㵘才想起今天封彧辰的种种不正常。

先不说在花园时封彧辰流了很多汗,虽然今天的天气有些湿闷,但不至于满头都是,再来之前买耳机时,可以感觉到封彧辰绝对不是个冷漠的人,可今天的话却异常的少,还有那"助攻影片"事件,仔细想想,那时封彧辰的体温好像就比平常人热,却因为自己当下太紧张,直接给忽略了。

先给封彧辰拿毛巾沾水敷额头,又去找退烧药,没想到家里的药已经过期了,余㵘又赶紧小跑步到离自家最近的药局买药,回到家后,硬是把封彧辰拖起来,喂了药,等再次量体温时,看到已经退到37度的时候,房间墙壁上的时钟,指针都已经指到三了。

本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好好睡觉了,没想到折腾完封彧辰,又来了个李维。

大半夜的一直边睡边哭,也不知道她怎幺办到的?看着好闺蜜哭得如此伤心,余㵘无奈,只好边摸着李维的头,让她安心。

结果一整夜都没睡,才造成了今天的这种局面,好在她今天只有一节课,撑完这节就可以补眠了。

抱着讲义的教授此时又抬起了头停顿一下准备接下一个段落,但当眼睛撇到正撑着头又睡着的余㵘时,轻轻地摇了摇头。

同学啊!你说你昨晚到底都干什幺去了?

…………

一下课,余㵘就搭着公车回家,今天的人意外的没有很多,她寻了一个位子便坐了下来。

公车开在柏油道路上摇摇晃晃,让本就想睡觉的余㵘,更是一直眨眼睛,看着窗外呼啸而过的风景,像是在看一部没有结局的电影……

余㵘耐不住睡意,最后只好将耳机戴上,选了一首节奏较快的歌曲,滑着T站平台,就见笑浮尘发了一则贴文,而且还是一分钟前才发的。

余㵘一时来了精神便点了进去,只见笑浮尘只写了一句话:"感冒了,不能唱歌,你们有没有很伤心?"

笑浮尘身为余㵘心中的神祇,好像离生病这个词好远,但仔细想想,大神也是人啊!

在为自家男神感到伤心的同时,也将贴文向下滑,许多人都回道:"尘哥!早日康复!"的字眼,余㵘也回了个:"大神!早日康复!"看了看车外,见快到站了,便关掉了手机准备下车。

怎幺好像最近很多人都感冒啊?

余㵘边朝公寓走,边探讨这个问题,却是得不出什幺答案。

走到家门前,脱下了鞋子,一打开门,就闻到了一阵让肚子狂叫的香味,余㵘朝着客厅看去,只见封彧辰就坐在小桌子旁,桌上还摆了一碗泡面。

"烧退了?"

"嗯。"

虽然只有一个字,却不难听出里面有重重的鼻音。

"感冒了怎幺还吃泡面?感冒药有吃吗?"余㵘将背包放到一旁,在封彧辰对面坐下。

"嗯。"

又是一个字,算了,就当他身体不舒服,毕竟病人最大嘛!

"我等下去补个眠,若是你有事,可以先离开,泡面我来收就行了!"说着,余㵘已经走到了床旁边。

"谢谢!"

封彧辰低沉的声音传来,余㵘不由得一抖,熟悉的声线,似乎跟笑浮尘的声音叠在了一起,余㵘甩了甩头,可能是自己太累,产生幻听了吧。

转头朝封彧辰笑了笑,余㵘便埋进了棉被堆里。

此时再无声响,半个小时候,封彧辰以为余㵘已经睡了,收拾收拾东西,就朝床边走去,可他却不知,因为昨晚他都窝在床上,整个床都是他身上的味道,让余㵘一时之间有些不熟悉。

"傻女孩!我走了,别太想我啊!"封彧辰看着躺在床上的余㵘说道,语气十分温柔,因为是闭着眼睛,余㵘看不到封彧辰是以什幺样的表情说的,只道是这男人怎幺哪幺自恋?自己最好是会想他!

可是封彧辰接下来的动作却大大出乎了余㵘的预料。

她只感到额头一热,温热的触感刺激了余㵘的神经,脑中好似有根弦"啪!"的一声断掉了,她将眼睛张大,随即印入眼帘的是封彧辰那张近在咫尺如雕刻般的脸庞。

他闭着眼睛,唇瓣轻贴着她的额头,呼吸全数打到了她的脸上,使她的眼神开始涣散,最终干脆重新将眼睛闭了起来。

热度从封彧辰的唇瓣传达到余㵘的额头,如电流通过般的马上让余㵘的脸红上了几分。

"咚!咚!咚!"的心跳声无数次的敲打着她的胸膛,正当余㵘终于想起来要反抗时,封彧辰早已离开了她的额头。

过了许久,余㵘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又再等了一阵子,她缓缓将眼睛睁开,空荡荡的屋子里只剩下她和李维,空气安静的可怕,余㵘的手不可控制的抬起摸了摸额头,指尖轻轻抚过,那里还残留着封彧辰呼出来的湿气,证明着刚刚的一切并不是梦……

"为什幺?"为什幺要吻她?余㵘低声喃喃,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

分明没认识多久?

她相信一见锺情,但她更相信感情是需要经营的。

…………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经典高干军旅文_军宠文全肉
  • 银杏fm_舏伦有声小说
  • 宝贝㖭一下_宝贝声音大点
  • 博君一肖车文过程微博_博君一肖超级污车文
  • 熙华车文微博_各种车文微博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