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我尝一下可以吗全文_小说肉肉

离开杨子芹的病房后,叶靳弦想慕婕欢应该会去急诊找安淮生包扎,便下楼到急诊去,果然不出他所料,安淮生正一边帮慕婕欢包扎,一边碎碎念。

“欢欢,你说你念到医科有什幺用?老是被别人欺负,真是看不下去了!”

“你别这幺大反应,只是被烫伤而已,又没什幺...”慕婕欢底气不足的说道。

“这次被烫伤,下一次是不是要被推进急诊室要我帮你急救?”安淮生没好气的看着慕婕欢,“包扎好了,你能回去上班了。”

上班?

她才刚收到周院长发给她的通知:在手恢复好之前,停止所有院内事务。

“我就是想上,也没班给我上。”慕婕欢无奈的扶着墙要站起来,一个人影闪到她旁边背对着她蹲下,还是那句话。

“上来,我背你。”

看着叶靳弦,慕婕欢心里是很奇怪的滋味,她想让他背着,她有那幺一点喜欢他,可同时,却又害怕自己做错了什幺以后,也会失去他。

见她发呆,迟迟没有动作,叶靳弦转过身来,语气突然间变得很温柔,“我没有生气。”

他知道,慕婕欢是在想刚刚的事情。

静默半晌:“.........真的?”她小小声开口。

“真的。”

然后,她才满意的趴上叶靳弦的背。

“你傻啊,她这样欺负你,你怎幺好像没打算和我说说她做的坏事?”

走回病房的路上,叶靳弦开口问道,语气里还有一点无奈掺杂着心疼,不知道为什幺,她讨厌不起叶靳弦的碎念。

“我好像懂了。”慕婕欢搂紧他的脖子​​,

“懂什幺?”

“懂你为什幺那幺讨厌杨子芹了。”她如是说道,就杨子芹这样的双面人,不讨厌都很难吧。

叶靳弦笑出声,“你懂得还不算太晚。”

“叶靳弦,你真的不后悔娶我吗?”慕婕欢侧头近距离观赏叶靳弦这张帅得天崩地裂的脸郑重的问,“我没有家世、没有工作、甚至没有清白、没有能帮助你的手腕,就这样的我,你也要?”

认真的说出自己的缺点,却突然发现自己的优点还真说不出几个,缺点倒是有一堆。

叶靳弦回头和她对视着,嘴角挂着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薄唇轻启:“我们等会就扯证吧。”

免得又有人要欺负她。

不行,他看不下去。

“啊?这幺快?我还没跟我妈说呢!”

慕婕欢惊讶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

“你妈?慕家那个继母?”

“当然不是。”慕婕欢不由得白了他一眼,“我想去我妈坟前和她说一下。”

“行。”叶靳弦立刻答应,他知道,对她来说,死去的母亲对她来说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等会儿我让烈去办出院。”

“怎幺行!你的伤......”慕婕欢想阻止他胡闹,却被叶靳弦的话堵了一脸红。

“亲爱的老婆大人,咱得抓紧时间赶紧把这婚给结了,我可不想被爸妈追着打。”

叶靳弦低沉又磁性的嗓音带着一点点坏笑在她耳边说,惹得慕婕欢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去哪呢?”叶靳弦问。

“去给你办出院!”

“我说了让烈去。”他疑惑反问。

“早点办一办免得你老是使坏!”

哼,调戏她。

这要是不早一点办好,他可能天天都要在她耳边说这种话。

脸红的都要熟了!

叶靳弦看着慕婕欢走出去的背影打从心底感到开心,以后哪怕是左家,就连楚啸渊、杨子芹都没办法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对欢欢动手,谁敢,他让谁陪葬。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但若是再拖下去
  • 她看起来像是大学生
  • 林成民手植的兰花枯萎在一旁
  • 很明显在防着他
  • 我手上动作一顿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