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爷爷不可以这样做_爷爷不可以

闹钟响声让颜安然头痛欲裂。

原本头就已经够痛的了,现在扰人的闹钟声让这样的疼痛成倍加剧。

棉被被拖拉到了一边,闹钟的声音也停了下来。

颜安然满足地含着笑,叹息着准备重回梦乡⋯⋯

——有哪里不太对。

颜安然猛然睁开眼睛,看着眼前景象,心脏都要停了。

夏辰睡眼惺忪地看着手机日程表,转过头来,看见颜安然惊恐的目光。

他看了眼她,没马上说什幺,嘴角却噙着笑。特别坏心的那种。

"早安。"他声音沙哑,还慵懒。

颜安然揪着被子,瞪着他的脸,"你为什幺会在这里?"

夏辰闻言,看着她气红的脸,一时有些语塞。

他心不在焉地关了手机,有些无奈地躺回她身边,"因为这是我家。"

颜安然要破口大骂的一口气堵在喉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环顾四周,的确,这里的陈设不是她房间,刚刚的闹钟声也不是她的。

她继续瞪着震惊又想故作镇定的眼睛,然后偷偷确认夏辰被褥下的衣服——嗯,还在。那她的就也——

她抢过被子,把自己掩得老老实实。

"你脱我衣服?"她脸色阴沈,像是想杀了他。

夏辰看她变脸,立刻大声喊冤。

"别冤枉我,我什幺都没做。"夏辰伸出两只手,做出一个投降的手势,"昨天你跟谢斯南都喝醉了,谢斯南走都走不稳,你睡得跟头死猪一样⋯⋯说实话,昨天根本是空前大灾难等级,醉倒的人一堆,我们还醒着的只能分头把你们带走。"夏辰伸了个懒腰,"你到我家之后就倒在床上了,不只这样,半夜还狼性大发,开始脱自己衣服,差点把我吓死。"

颜安然脸一阵青一阵红,不知道该怎幺接话。

要说半夜脱衣服,她必须承认自己有这个怪异的习惯。她有时候工作完回到家,倒在床上就不小心睡着了,因为连衣服都没换,半夜经常被衬衫勒得不行,半睡半醒间就直接躺着开始宽衣解带,反正自己一个人,怎幺样放浪形骸都没关系。

但很明显,她昨天大概误把夏辰的床当成自己的床了。

"那你为什幺要带我回你家?"颜安然忽然想到这一点。

"小姐,你也不想想你昨天的蠢样,本来好好一个人,也没什幺醉的迹象,结果忽然整个人就倒了!"夏辰越说越生气,"你有没有脑袋,居然还反过来骂我?你觉得我放心把你交给其他男的吗?我应该是最有资格带走你的人吧?"

颜安然脸颊直接红了。说什幺呢⋯⋯

她不动声色地把头埋进夏辰浅蓝色的被子,在被子里做深呼吸。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下腹都疼了起来。

她没看到的是,夏辰的脸也有些红。

"其实你可以把我放在饭店就好⋯⋯"颜安然把头抬起来,语气终于有些抱歉。

"我去了,结果连续三家饭店都不收。"夏辰叹气,"三经半夜,柜台一看到你醉成那样,大概担心我是什幺诱拐犯,怕惹麻烦,根本不让我办理入住。"

"你可以再多找几家。"颜安然气势很弱地提议。

"颜安然,你当我旅行社导游吗?"夏辰恼了,"我昨天也已经很累了,还要到处招计程车,跑来跑去带着你到处找饭店,你有没有人性?"

颜安然眨了眨眼睛。夏辰不说,她都快忘了他昨天也是喝了酒的。

夏辰没理会她的沈默,继续骂:"最后连计程车大哥都生气了,他最后直接在一间摩铁前把我们扔下车,叫我看着办,就开走了。我还背着你等了半天,才重新招到一辆计程车把你带回来!"

听到摩铁两个字,颜安然脸直接红成了柿子。

夏辰说话从来不顾虑她的承受范围,特别是下流起来,能把颜安然活活羞死。

"怎幺?现在想跟我道歉了?"夏辰从鼻子哼出气。

那是他佯装生气会有的样子,看起来亲切又有趣。

颜安然看着他露出自己熟悉的样子,淡淡笑了,"嗯,跟你道歉,刚刚不该生气的。"

夏辰瞥了一眼她勾着的嘴角,伸手轻轻推了一下她的太阳穴,"以后别给我喝酒。"

颜安然笑着笑着,忽然那抹愉悦就凝在了脸上。

心一半是欢喜的,一半是慌的。

他们太近了。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但若是再拖下去
  • 她看起来像是大学生
  • 林成民手植的兰花枯萎在一旁
  • 很明显在防着他
  • 我手上动作一顿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