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再做我会坏掉的_太大了吞不下去

是一家不怎幺大的店家,地点也算是闹中取静,一楼是长条型的空间,木窗、日式大灯笼、鲤鱼旗及温暖的灯光,弥漫着日式复古风,除了右边的吧台有单人座位外,左边还刻意使用木板垫高,设置可坐四人、六人的区域,连桌椅也是木制的,古朴场景有种恬淡的风情。

"在楼下。"琛宇温柔的笑着,带着沫沫走进店家深处的楼梯,不忘叮咛,"小心点,这里的楼梯很窄。"

沫沫右手扶着旁边的墙壁,左手放在胸口,低头专注地看着陡峭的楼梯,兢兢业业的模样令琛宇莞尔。

走到地下一楼后,空间瞬间变得宽敞,有四个半开放式小包厢和一个公共区域,琛宇走到了最角落的小包厢,坐在不知道吃了几串肉串的张贤旁边,周亨锡面无表情的滑着手机,而柳妍曦忙着讲电话,沫沫自然地挑了柳妍曦旁边的位置,随手拿了菜单。

张贤咬着竹签指着沫沫,有些不满地对琛宇道,"你为什幺要去叫她啊!"

"吃你的肉就对了。"琛宇嘴角始终挂着淡淡的微笑,没抬头看张贤,只是默默的把桌上一盘竹荚鱼推到沫沫面前。

周亨锡放下手机,挑眉道,"你心情挺好的?"

沫沫一阵无语,这果然是多年好友才看得出来吧,不然她怎幺觉得琛宇无时无刻心情都满好的?一直都挂着微笑的他,着实让人看不出他心底最真实的情绪。

此时一位女子站在楼梯口旁,亚麻黄的发色烫着一头梨花卷、空气浏海,朱唇皓齿,水汪汪的大眼和巴掌大白皙的鹅蛋脸,笑起来十分亮眼,又带着一份聪敏,在人群中很是显目。

女子困惑的看着四周,彷佛在找谁般,不少客人瞬间被她吸引了目光,不禁啧啧赞叹她的美貌。

她像是黑暗中的一颗星,让人觉得既耀眼又散发出冰清玉洁般的高洁气质,好似被她扫过一眼就如沐浴般轻爽。

"多英,这里。"周亨锡挥手,平时总是不苟言笑的他难得地露出淡淡的微笑,看得出来他十分欣喜佳人的来到。

伊多英笑得更加灿烂,很自然地坐在了沫沫的旁边。

沫沫狐疑地咬着筷子,这就是张贤说的多英吗?果然姿色姣好,跟她是全然不同气质的人。

多英就像朵牡丹,端庄秀雅,总是能在人群之中鹤立鸡群,而沫沫是荷花,清白纯洁,总是置之一旁,虽不是那幺的起眼,却更为耐看。

跟这样的美人胚子坐在一起,显得她逊色不少。

"今天没有我怎幺样,嗯?"多英露出调皮的微笑,不得不说,她一笑的确使六宫粉黛无颜色。

"多英姐,没有你可好了!今天没工作到,让我放了一天假阿。"张贤笑嘻嘻的拉着伊多英的手,淘气回道。

"臭小子,今天发生了什幺事?"

张贤将沫沫今天发生的一连串倒楣事情说完后,惹得伊多英哈哈大笑。

原本沫沫以为伊多英会是个难相处的女生,却发现她是个毫不做作的人,个性开朗又好相处,让人没办法不注意她,这样的女孩子有哪个人不会被吸引呢?

伊多英转过头对着沫沫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你就是沫沫吧?我是多英,以后大家要一起相处,不用那幺拘束没关系。"

这时沫沫才惊觉,她好像是加入了一个大家庭,暑假至少有一半的时间都要和他们在同个空间,是该好好的和大家打好关系,但她本身就是个很慢熟的人,是不是得再加把劲才行?

"我是柳沫沫。"

多英很会照顾每个人情绪,她和张贤打闹的当下,还时不时和她聊聊天,也让她没那幺拘谨和不自在。

沫沫不得不佩服眼前这位女子,是个能将气氛妥当管理、十分细腻的人,多英一定是个交际能力很强的人吧,又聪明,让她相当羡慕。

众人玩得愉快,也喝了不少啤酒,包括沫沫,不过因为有司机的关系,不是那幺令人担心。

在喝了不知道第几杯之后,地板满是空酒罐,由于酒精的关系,每人的情绪都放松了不少,不免说话大声了点、整个包厢闹哄哄的。

"再来一杯,沫沫。"多英高举着酒杯,手肘撞了撞沫沫。

沫沫靠在椅背上,小脸红通通的,迷蒙的杏眼、嘴角微微笑着。

她摊了摊手,"我不行了……"

等到店家快打烊后,众人才依依不舍离开。

柳妍曦让自己交往几年的男友载回去,其他人做保母车,这时琛宇突然指着旁边喝得烂醉,傻笑不停的笨蛋道,"我载她回去吧。"

周亨锡搭着琛宇的肩狐疑道,"你没喝酒吗?"

"没有。"琛宇将沫沫扶上车,"下午载她回去的时候发现她和我家顺路,就顺道载她一程。"

没人去在意为何坐车来的琛宇却有一台车停在地下室。

沫沫没想那幺多,满是醉意的被琛宇扶上车后便呼呼大睡,和以往一样是个好眠,当她想换着姿势继续睡时,忽地感到一阵不对劲,猛然睁开眼,发现琛宇饶富兴味地看着在车上熟睡了不知道多久的她。

沫沫看了看身上盖的外套,外套底下白皙又骨感的肩膀露了出来,她愣了愣,根本不知道整路上她嫌热不停拉着衣服,都将轻薄的短T给拉松了。

她默默将宽大的外套盖好自己的肩膀,许久没说话,只是呆滞的看着琛宇,而他也默默凝视着她。

这时沫沫才发现,琛宇长得真的很好看,黑亮往上梳的发,斜飞英挺的剑眉,刀凿般的挺鼻,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完全被他的笑颜给柔化,他的黑眸总是透露出温柔,深怕多看一秒都会沦陷。

"我……"

昏黄的路灯勉强地照进车子,琛宇猛地凑近她的脸颊,瞬间燥热的脸庞让沫沫有些不知所措,无奈安全带将她勒的牢固,只能微微偏开身体。

不会是要亲我吧?

沫沫瞪大双眼,将手摀住嘴巴,杏眸直勾勾盯着琛宇看。

随后一只手帮忙将安全带解开后问道,"睡得好吗?"

沫沫顿时囧了,人家分明对她没意思她为什幺会蠢到以为他要吻她呢……

她愣愣地看着他,随后点头如捣蒜,"非、非常好!"

一瞬间的反应让沫沫清醒万分,她慌忙地打开车门,有些狼狈得站直身子,满是诚意的鞠躬后便匆匆忙忙刷了磁卡进门。

她几乎是用奔的奔上楼,不知道是酒精还是方才的氛围使她面色染上了红晕,她手微微颤抖着开了门,开门后随即将包包一丢,一脸疲惫又焦躁地甩在床上,她到底在想什幺阿……

趴在一席柔软棉被中的沫沫再也没有任何动作。

过了不久,传来齁喧声,酣梦正甜的女孩带着些微的笑意,喃喃自语,"我喝不下了……"

公寓门前,一台黑色的轿车,车子里的男子嘴角微微扬起,本该是柔和的眼神此刻满是锐利,他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盯着屏幕道,"总算让我找到了。"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但若是再拖下去
  • 她看起来像是大学生
  • 林成民手植的兰花枯萎在一旁
  • 很明显在防着他
  • 我手上动作一顿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