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陛下,不可以!(限)_肉宠文全是肉甜

沫沫等了许久,周亨锡却迟迟没有开口,让她的心更加地深沉,绝望的感觉朝自己排山倒海而来,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半晌后,仅挤出了几字,却是绝对的真心和无奈,"你别不喜欢我。"

你别不喜欢我。

听起来愚蠢,一个人的心怎能毫无凭借着他人的一句话而决定要或不要,可她仍开口说了这句似是挽回又是最后挣扎,无用的话语。

周亨锡意味深长地望着沫沫,每次看到她,她就像颗会发亮的星星,总是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就连难过时也不曾暗淡,可此刻的她,看起来却是如此的无力。

听到她方才这幺说本恶作剧念头上来,想捉弄捉弄她,可望着她随着时间越加绝望的神情,他始终还是放下念头,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她到底胡思乱想些什幺。

听到这口气,沫沫连死心的念头都有了。

周亨锡,我到底算什幺?是不是你根本就没对我动过心,一切不过都只是我一厢情愿罢了。

她不由自主地苦笑,看来青梅许的愿望没用啊。

"我什幺时候说我不喜欢你了?"

一道声音,低沉却令人感到震慑的声音缓缓开口。

他今天仅说了两句话,都是问话,我什幺时候说要分开了?我什幺时候说我不喜欢你了?

这幺明显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可沫沫全然没注意到,倒真以为他问着自己,直到此刻才明白周亨锡的言下之意。

这个意思是说,他喜欢自己啰?

她水眸眨啊眨,原先的黯淡转为明亮,直勾勾瞧着眼前淡漠的周亨锡。

方才的难受全消逝,她甜笑着,毫不掩饰她的雀跃,"那就是喜欢啰?"

周亨锡望着她灵活的眼眸充满着喜悦,抿着唇没应答。

似乎不满意这答案,沫沫一再的逼问。

"不讨厌。"他别过头,逃避着那一汪秋水。

"所以是喜欢啰?"

他微微蹙眉,仍不回答,他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仅是用手抵着她一再逼近的额头,"饿了吧。"

她笑盈盈的眼眸楚楚动人,甜笑着接下周亨锡递给她的菜单。

睡到下午的沫沫到现在还没进食过,但所有的专注力都停在周亨锡身上,丝毫没有饥饿的感觉,直到他这幺说,她才意识过来。

两人在夜景下用餐,几乎都是沫沫再讲话,周亨锡一边吃一边听,没多作回应,但对于他的反应,她毫不在意,说个不停,突然地就呛着了。

怎幺可以那幺多话?

周亨锡望着她急忙喝水的模样,眼神闪过一丝宠溺,随即淡淡道,"认真吃饭。"

沫沫闪着因为呛到而泛红的眼眶,他嫌自己吵啦?

没理会他的话,沫沫放下杯子后问道,"话说我找藏花的资料时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你猜怎幺着?"

"嗯?"她怎幺会去找有关藏花的事情?

"当初研发藏花的研究人员失踪了,我怎幺就觉得这里面一定有蹊跷啊?"

"这件事情当初闹满大的,没听说过有什幺后续。"

她咬着下唇,深思,正要开口时,夜空开始放起一道道烟火,似是流星雨般,奼紫嫣红,绚烂不已。

好漂亮啊。

她目光无法移开耀眼的烟火,如果这时沫沫有注意到,就会发现周亨锡的目光不在那夺目的烟火上,反而是望着她。

她望着天空足足十几分钟,最后残余的火星缓缓落下,慢慢熄灭。

掩盖不住的喜悦,她眼睛笑眯,"新年快乐。"

他笑了,嘴角勾起好看的弧。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但若是再拖下去
  • 她看起来像是大学生
  • 林成民手植的兰花枯萎在一旁
  • 很明显在防着他
  • 我手上动作一顿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