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我更加放肆的捏弄着乳尖

她一声轻喘,随即衔住自己的食指;大概是呻吟让她感到羞涩?可爱的表情反而助长了我的信心!

我更加放肆的捏弄着乳尖,让它变得又硬又挺……"很舒服对吧?"我知道是的,不光是她的反应这么告诉我;我也是女生,我自己这样弄会觉得很舒服,她应该也是!

光是碰到腹部的瞬间就引来她一阵战栗,我犹豫着要不要往下探索——就这么一个空档,她低吼一声,整个人立刻翻到我身上来!

论身形跟力气她都在我之上,她的脸孔隐藏在长发里,而平常无害又温柔的眯眯眼此刻瞪得大大的,不是在生气,我从其中读出了一股陌生却猛烈的讯息。

那是情欲的波动。

她俯下身来吻我,是真正热情到近乎窒息的吻,她变得比先前更狂野粗鲁,舌头强势的探进我的嘴里……占有欲十足的触及每一个角落,我的迎合被动又生涩,她吸吮着,用舌头模仿着交欢的动作恣意进出;离开我的嘴唇后一路顺着咽喉向下,好痒……可是又亲密到极致,我难以克制的发出连我都害羞的轻呼,在亲吻到锁骨时终于放开矜持的叫喊出声!

浴衣的衣带被拉开,她修长的手指点弄、摸索着我的身体;我仰起头,想夹紧双腿却被她给挡住,冰凉的发丝洒落着,就像最诱人的毒药散着芳香;我看不清楚她,但身体的每一条神经、每个细胞都因她的抚触而欢欣鼓舞!

她的手指在我的腹部停留一会儿后,覆盖住我的胸部,揉握的动作感觉很熟练,她以指弹着我的乳尖……天啊!等一下,自己摸的时候不是这样!她的唇舌……唔!太、太刺激了,她在吸——

"昱、昱薇!"我的十指埋进发间,陌生的猛烈刺激感自胸部顶端窜出,引发了内心一丝丝的不安与不确定感。

她抬起眼,一指已经压在我的下腹处,只要再往下偏移一些,就是最私密的地方。没穿内裤的我感觉到那里泌出了一丝陌生而燥热的湿黏感……它在渴望着、期待着……

眼角流淌的湿意稍稍冷却了方才的激情,我才发现自己激动得哭了,她也发现了。

"幼璇?"情欲迅速自她眼底褪去。

"我没事!"我胡乱抹掉眼泪,胸口处爬过一阵兴奋的战栗。"我、我没有讨厌的意思……我很……很舒服……"我忍不住遮脸,讲最后两个字超害羞的!

她还是停了,右手从我的小腹上移开,可是维持着跪姿,我因为全身赤裸而羞涩,正当我打算喊她的时候,她飞快的替我拢住浴袍,还像打包垃圾似的绑上蝴蝶结!

"……不要了吗?"我感到怅然若失……甚至是有点受伤。

"是不可以要!"她一脸自责的抚着额,"天啊!我差一点就……"

"我不在意啊,因为是你!"

"可是我在意!"她克制不住音量地喊了出来。"先不论成年与否的问题……我如果真的做了,我跟江宁就没有什么不同了,不是吗?"

不是!根本不一样!"你在我心中的份量不同呀!"

"对,就因为你在我心中的份量不同。"她把话原封不动还给我,语气里满是懊悔。"你不了解的事情我了解,所以我知道如果在这个时候真的发生关系,我们恐怕连你爸妈那一边都得不到支持了!你能保证我们发生关系之后,你还能好好地在他们面前保密,装做什么事都没有?"

她的问题确实问倒了我……而万一真的发生了,又让爸妈知道跟我上床的是老师,那这桩关系就一定无法维持下去……我说不定还会害她丢了这个工作。

她一直想着要保护我,我却只顺着欲望走,甚至傻到去诱惑她……

我果然还是想得不够远。

"我不是在责备你;像你这个年纪对性爱好奇,我也清楚。"她刻意放缓了声调,而我主动去搭她的手。我们互相无语,最后是她开口,"睡觉吧?别想了。"她露出微笑,我也想回以笑容,最后只是撇了撇嘴。

"对不起,我不该引诱你……"

"嗯哼!所以一起睡就是可能发生这种事。"她睐了我一眼,把我牢牢抱在胸前,可是让我背对着她。我们侧躺着,由她拉上棉被。"这次一定要乖乖睡觉!如果你的手还是不肯安分的话,我就要赶你回去了。"

"哦……知道了啦。"我像个婴儿蜷缩在她的怀里,她的温暖跟香味让人安心,可是腿间的黏腻又让人有点不自在;她都不会吗?只有我这样子而已吗?

我承认自己很好奇,可是她又事先警告,要是我手再乱动,她就要赶我回另一张床,我不希望离开她……还好这次瞌睡虫来得很快,我才闭上眼睛没多久,就……睡熟了。

***

隔天早上睁开眼睛,她已经不在我背后了。

她最后跑到我那张床去睡!大概是因为太挤了的关系,我们两个没办法同时仰躺,搞不好翻个身就要摔下去。

昨天晚上真的好害羞,也真的好险;虽然我还是很想知道继续下去的话她会对我怎样……反正,以后总会知道的!

我打了个呵欠之后不小心又睡着,再睁开眼睛时,她已经不在床上了!

我吓到爬起来,没听到厕所里抽风机启动的声音,整个房间静悄悄;她到哪里去了?不可能丢下我吧?

我赶紧溜进厕所里洗脸刷牙,在上厕所的过程中她终于回来了。"醒了啊!昨晚到后来睡得很好哦?"

"你什么时候跑到另一张床睡的?"

"你睡着之后啊。"她穿着霈恩学姐给她的细肩带白色洋装,不过上半身搭了昨天买的毛衣跟厚外套。她手上还拿着我的衣服跟……内衣裤。"等一下出来把衣服穿一穿,我们出去吃个饭之后就回家。"

一讲到"回家",我顿时有种从天堂跌落凡间的错愕感。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这趟逃亡之旅,默默的,来到最后一个阶段了。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但若是再拖下去
  • 她看起来像是大学生
  • 林成民手植的兰花枯萎在一旁
  • 很明显在防着他
  • 我手上动作一顿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