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她的手指在他穴口打了个旋

"沈先生别紧张嘛。"许瑗笑着将手中的束缚带抛到一边,掌根按着他的尾椎,指尖碰了碰震动棒的底端,"东西总得给你拿出来吧?……"

她的手指在他穴口打了个旋,调笑了一句:"还是你下面这张嘴爱它爱得死去活来,都舍不得吐出来了?"

沈穆修牙根紧了紧,只好强撑起身体跪起来。

支撑起上身的手臂刚刚恢复知觉,仍在剧烈地打着颤。许瑗像是有意要加重他的负担,又将身体贴靠上来,单手环住了他的腰——

然后开始将震动棒缓缓往外抽。

沈穆修屏住呼吸,长久折磨着他的道具正在一点一点抽离他的身体。

当那根震动棒彻底离开他的后穴时,他的穴口已经肿到无法闭上。

许瑗的手指先是在他的穴口揉按,感受着它瑟缩时的一张一合,转而又用指甲轻轻地搔刮了两下。

引起他的颤栗之后,她另一只手开始柔和地安抚他,掌心托着他的下颌温柔地摩挲:"乖,歇会儿,现在教你最后一件事——"

她扳过沈穆修的下巴,唇贴近他的耳边用气声道:"你可以趁我肏你肏得心情好的时候……许个愿。"

"我会酌情满足你的。"

"比如……"她温热的气息喷在耳廓上,激得他不自然地打起了哆嗦,"……现在。"

她放开沈穆修,双指就着残留的润滑液再度伸进了他湿润的后穴。

"沈先生想要什么?"她轻声笑起来,语气透出撩拨的情味,挑逗般地勾了勾手指,"说来听听?"

61

手指的刺激远不如震动棒来得强烈,然而沈穆修还是打了个颤。

许瑗顺着他的背脊轻抚了两下,就听到他沉默了许久,深吸了一口气,带着低沉的鼻音闷声道:"不要……再叫我沈先生了。"

"怎么?"她笑了,手指又按住他的敏感点摁了摁,"我对你还不够客气?叫敬称你还不乐意了?"

沈穆修扣住床单的手指蓦然收拢。

客气……

够客气了……

然而她越是客气,就越显疏离——

毕竟他们曾经是最亲密无间的爱人,如今形同陌路,敬称听起来比蔑称更刺耳。

沈穆修攥紧了床单,用力抿了抿唇,又静了会儿,才才别别扭扭地开口:"……像以前一样……直接叫我的名字……"

然后顿了顿,艰难地出声恳求:"……好吗?"

许瑗:"……"

……你们沈家人到底是有多喜欢别人叫你们名字啊?

许瑗暗自腹诽,还是撇着嘴角,扭头去找任务栏上的名字了。

"沈……穆修是吧?"她照着字一板一眼地读了一下,忽然"啧"了一声,"怎么念起来那么别扭?"

然后抽出了湿漉漉的双指,将沾上的润滑液蹭在了他的臀峰上,漫不经心道:"这样吧,换个称呼,我们重新认识一下。"

换个称呼?……

重新认识?……

沈穆修怔了怔,就听到她在身后沉吟片刻,突然拍了拍他的背:"六撇。"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沈六撇。"她淡淡道,"沈六撇这个名字怎么样?"

"……"沈穆修难以置信道,"你叫我什么?!"

许瑗不耐烦地"啧"了一声:"穆加修,三撇加三撇,六撇怎么了?"

她掐了掐他的臀尖:"你有意见?"

沈穆修瞬间疼到两腿打颤,倒吸一口凉气,咬牙骂道:"你有病!……"

许瑗毫不留情地加大了掐他的力度:"你还想挨揍是不是?"

这一下直接掐出了他一声带哭腔的痛哼。

沈穆修急促地喘息着缓解疼痛,终于低着头不说话了。

62

许瑗松了手,盯着他不住颤抖的背影看了会儿,俯身趴在了他的背上,凑到他的脸边望着他:"六撇,又哭啦?"

沈穆修不自觉地绷紧了咬肌,闭上双眼别开脸去,却被她不依不饶地扳转回来:"别不好意思嘛,你哭起来可比平时顺眼多了。"

她的长发散落在他的脸上,发梢勾出了细微的痒。

"你是该多哭哭。"许瑗忍着笑,然后用指腹碰了碰他湿润的眼角:"不然老憋着,折寿。"

沈穆修终于再度睁开了眼,就看到了她近在咫尺的笑脸:"前列腺高潮感觉怎么样?"

"舒服吗?"她笑着问,"想再来一次吗?"

沈穆修:"……"

他脑中刚刚松弛下来的弦又猛地绷紧,当即仓皇地摇起了头。

许瑗置若罔闻,用刻意柔和的语气又问了一遍:"再来一次好不好?"

"不!……"

沈穆修本能地想逃,却被她骑坐在腰上,用双腿死死地锁住了他的腰身。

那根按摩棒又一次撑开了他肿胀的穴口,缓缓往里推进。

"嗯!……许瑗!……"他的精神已经濒临崩溃,恐惧到哽咽着求问,"你……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许瑗享受着他的畏惧,嘴角愉悦地向上扬起:"你说呢?"

她不紧不慢地将震动棒推到难以再深入的位置,才从他的腰上起了身,正要去拿一旁的遥控器,忽然被他急切地扣住了手腕。

"放过我……"沈穆修用几近哀求的目光凝视着她,"放过我吧……许瑗……我真的……"

他哭得气息短促,喉咙也还哽着,艰难地咽了咽,才吐出一句完整的话来:"……真的不行了。"

"……噗。"她忍俊不禁,不由好笑地抬了抬眉,"别啊,你不是男人么?男人怎么能说不行呢?"

她越说脸上的笑容越是愉悦,索性由他抓着手腕,按下了开关——

扣住她手腕的手猛然用力!

沈穆修发出一声痛苦的呜咽,语无伦次地哭着讨饶:"别开!……别!……关了吧……求你关!……关了吧……"

许瑗手腕被他捏得生疼,微微皱了皱眉头,甩手挣了一下:"放手。"

沈穆修颤栗着与她僵持了半刻,终于还是松开了手。

许瑗面无表情地揉了揉手腕,然后一把捏住他的耳廓,拎住他揪到了跟前:"听好了,沈六撇。"

她直视着沈穆修红透的双眼,绝情地勾了勾嘴角:"今天不肏到你尿出来,这事就不算完。"

"趴好!"

她反手掐住沈穆修的后颈,一把将他压趴在床,捏着震动棒的底端往外抽出几分,猛一挺腰又顶了进去。

——————————————————————

※对不起,兄弟。

上一章最后说好还剩一场拍完我们就休息的,但那什么,计划赶不上变化,这场拍完,还得再拍一场。

所以……

#点蜡#车门锁死#暴踩油门

※缓一缓,缓一缓。

连续高速开车,前夫哥吃不消,我也吃不消。

这章歇一歇,水一水,下一章一定通关前夫副本。

……主要是【前夫哥的外号】这个破梗我太执念了,这边再不放就没地方放了,所以就塞了个梗顺便放他歇一会儿。

※时隔半个月,捡起来写的时候,我确实是又迷惑了:沈什么来着?

那现在外号也取完了,我终于可以来划个印象等式了:

小叔子=沈穆远

前夫=前夫哥=沈那个什么来着=沈穆(停顿,翻眼,想三秒)修

阻碍我记住前夫哥名字的主要原因是,他的名字我字正腔圆地念起来觉得烫嘴,难念,怎么念怎么不顺。

我还分析了半天是不是因为"穆修"这两个字是合口呼接齐齿呼……

但合口呼接齐齿呼有问题吗?!

好像也没有吧!

……所以就暂时无解。

但发音上的坑我们可以用字形来解,所以就有了这一章的外号

……

啊啊啊啊啊!总裁和斯文败类的名字我一定好好取行了吧!啊!

※然后就是,最近碰上件事,我大一时候跟晋江签了卖身契,到今年7.25卖身契到期,但由于我签约期间未履行义务(每年发表1部10万字以上作品),且由于今年7.25前未提出解约,合约已顺延至明年7.25,所以编辑告知我要补齐5部10万字以上作品后明年联系她解约。

由于签约期间的所有作品代理权都归属晋江,所以我不想把这个号底下的文搬到晋江的旧号底下去(说白了就是不想把我的古耽坑和GB坑给晋江),目前是打算把以前的中二烂坑凑一凑字数,不管多烂都往那个号上堆了。

所以为了跟老东家解约,前两天连看了两天以前写的黑历史,导致我看着现在手头的坑,个个眉清目秀。

于是就回来搞眉清目秀的坑了。

不过更完之后我又要回去还债赎身了,哎。

※还有就是,说真心话,纯肉文写多了真的会倦。我状态差的时候就满脑子"不思进取""我在浪费时间产什么辣鸡",状态好的时候能勉强劝劝自己"虽然是走肾向的pwp但我还是写得还是挺走心的我对得起自己"……

然后在这两种状态里反覆横跳。

所以还是希望追文的朋友多跟我交流互动,陪话痨唠唠嗑吧

不多说了,下去码字了,争取早日通关前夫副本,通关感言放下回唠。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但若是再拖下去
  • 她看起来像是大学生
  • 林成民手植的兰花枯萎在一旁
  • 很明显在防着他
  • 我手上动作一顿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