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荒岛小说_我和女同学

赤司走进球场,众人继续说笑玩闹,有人看见顺手就扔给了他一个篮球,赤司毫无困难的接住,又扔回去。我去放一下东西,脱个外套再来。我的位置给你啊!我正好休息了。我还没吃便当,你再撑一下。黑子停下练习时,才转头打了声招呼,赤司只要有来学...

岳风柳萱免费阅读_我和女同学

现在小客厅的地上多了一个小冰箱,那是傍晚寄来的,明天就会有人来把剩下的收走。黑子提起小冰箱,拿了把剪刀就去浴室,从广濑先生那边知道了自己特殊的情况后,黑子也知道了解决办法。他现在真的好热……起床后只觉得整间屋子都是血腥味,他现在知道那只...

猎户家的小娘子_多肉文

郑月娜吓了一跳,说:不过就是扭伤而已,这太夸张了!你和一般人能比吗?何慎心坚持,你的脚是要跳一辈子的,你这才跳了两三年,就想废掉了?郑月娜缩起肩膀,不敢答话。何慎心递给她墨镜、口罩和帽子,说:戴好以后就走吧。尧光他们在缴费柜台...

天官赐福补肉4500字_魔道祖师车文非常详细的那种

他无意识的摇着头,听见自己呢喃:……他还在里面。猛烈的火舌如捕食般向上窜,他只能在外面等待,等到的却是男孩的死讯。眼前一花,他醉倒在杂乱的卧房里,身旁都是喝空的酒瓶,他从来没有如此失控过,偏偏失去的悲伤不断在体内叫嚣,他得做点什幺来抚平...

女生输了男生整女生一年_憋尿憋哭了但不可以尿

可真是般配,废渣配烂马,绝配!哼!哪里跟咱们的飞行灵兽比的上啊!烂透了。此起彼落的嘲讽声,一声声提醒着冷悦心与单于星,她俩交换了一眼不多说,将天马领回便沉默的待着。被领回的天马似乎听的懂人话,显得有些暴动发狂,冷悦心赶紧顺顺天马的毛...

写错一题顶弄一下_把腿张开

林殊给了她一抹微笑,放心,我已经令卫峥至山口接应,应该很快就会来的。不过一会儿的穆毓翡便被林燮派去点兵,脸上的那块伤一直没去管它,直到山涯里隐隐传来轰隆之响。这阵马蹄声,是我们援军到了吗?听见穆毓翡这幺问,整个军队里的人都拿着武器站...

二㚫电影农村片_三级寡妇偷汉 电影高清的

抱歉,我似乎迟到了。他打了一个哈欠,慵懒的说道。什幺似乎?拜托你完完全全迟到了,居然还有脸打哈欠?不过,他的音色低沉带些沙哑,听起来很舒服。他走到讲台上,第一件事就是看了看冷气的温度,二十七度?挠了挠头后就把六台冷气都降到十六度。用...

「顾先生顾太太

没几天,堂上给了回覆。收到纪默然通知前来的顾家夫妇看起来更显疲惫。"顾先生顾太太,这条毯子,是堂要给你们的。"纪默然递了条粉色的毯子给顾家夫妇:"请你们回去之后,把这条毯子盖在你们女儿身上。为期三个月。"顾先生一脸错愕,看着那条毯子不禁提出...

「那无线电有联络到什么……哈啾!」

一个眨眼天就亮了,小优的身影映在反光玻璃上。她正绑起马尾,发尾在后脑甩向左边,又甩向右边,最后拉紧马尾完成这道手续。她看着反光玻璃上的自己,伸手拨一拨浏海,然后对着我笑。为了礼貌,我些微转身正面对着她,她好小一只,比莫莉和若依的身高比率再矮...

「他离开是因为要去上厕所?」我问

再来是隔壁的服饰店、银行,最后我们跑进星巴克,如同一楼的每一处角落,原本摆满美丽随行杯的货架空空如也。继续跟着他跑上二楼,发现一群行尸,只好趁行尸还没回过神来追杀我们之前,放弃离开转身下楼。"他离开是因为要去上厕所?"我问。"男人不需要厕所...

「说说妳的计画吧!也许以后我真的可以帮妳实现!」陶金孃爽快地说着

"因为……因为我们是亲戚啊!"陶金娘一时之间也说不出理由,就把原因全部推给血缘吧!"而且你是我老婆,不是吗?"虽然这个老婆是自己“贴”过来的,但是相处起来似乎也没那么不愉快。"呵……"葛香兰笑了。"说说你的计画吧!也许以后我真的可以帮你实现...

「伊死了

"阮老公的。"葛爱慈忙着收拾西装的盒子,一面淡淡地说着。"本来阮想说这套西装要送人了,没想到汝穿刚刚好。""真的?姨丈这么苗条喔?"陶金娘很意外,好奇心越来越重:"伊人在哪里?阮倒真的很想看看伊,阮一直以为查部结婚之后都会身材走样,没想到姨...

「找土地公干嘛?」

"你为甚么要我娶你?我是女生耶!"陶金娘啼笑皆非,还说她跟小时候一样相信陌生人咧,她才是真的头壳从小坏掉,女生跟女生怎样结婚啦!"而且你是鬼,怎么帮我追李月桃?你不要跟我说你每天上她的身对我投怀送抱,这样叫做追喔!""当然不是!"葛香兰翻了...

「该上车了

"真的会有车吗?"我喃喃道,只见周茱萸深吸了一口气,往前踏出一步,朝着后方招手。我随着她的目光望去,一道黄光映入眼帘。眼前公车缓缓驶来,在我们面前停下。我感觉到一股说不上来的异样,但却迟迟说不出口。"该上车了。"她说着,眼前公车打开门,司机...

「这里就是我要带妳来的地方

路上,几处店家搬出折叠桌祭拜,我才想起今天是鬼月的最后一天。我骑着脚踏车朝目的地前进,我们没有说话,我感觉不到她的重量,时不时转头看向她,才安心她没有突然消失。"这里就是我要带你来的地方。"我停下脚踏车望向眼前的建筑物,上方招牌写着OO护理...

「她消失了

我吃不下早餐,早早骑脚踏车抵达学校。早上七点,除了纠察队,学校没什么人。天气微凉,早晨的气温就像是户外开了冷气一般,灰蒙蒙的天空,似乎就快下雨。我走进地下的废弃教室,教室除了废置的桌椅、烧焦的黑板外,什么也没有。"她消失了,对吧?"我听见声...

从他的话知道

"爸妈呢?"我拿着刚烤好的吐司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出门见朋友了。妈说十点你还不起床就要我叫醒你。"他回答,无聊地转着电视。这时间的节目多半都是重播,没什么好看。从他的话知道,他根本不想管我。我心想或许不用担心他会告诉爸妈我晚上偷跑出门的事...

「正好在烦恼一些事

我愣了一会儿才回神。"你是怎么了?看起来很没活力。""正好在烦恼一些事。"我勉强挤出微笑,杨正豪在我前方座位坐下,我瞥了一眼他制服上绣好的学级编号,使我想起那天下午见到学姐时,我也看到她制服上的学号,也许当下我早就感觉这不是我第一次见过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