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男厕位于楼梯旁

"下一堂是数学课,你知道数学老师最喜欢抓发呆的学生解题吧。你最好小心点。""我去洗把脸。"我起身走出教室。男厕位于楼梯旁,洗过脸后我望着楼梯,在这之上就是三年级教室,到了三年丙班,周茱萸就会在那里吧。我迈开步伐走上楼,经过三年甲班、乙班,来...

「嗯?我什么都没听见

我想不出解答,只听见教室角落传来椅子挪动的声音。"你有听到什么声响吗?"我问。"嗯?我什么都没听见。"她摇摇头。我用眼角瞥向声音来源,只隐约看见一道白色半身高的影子似乎坐在椅子上。不晓得是把故事里的女鬼引来了,还是吸引同类出现。"你看见了什...

「我可以睡在床上吗?」他问

我睁开眼,一瞬间彷佛看见五十七岁的他正对我微笑,然而仔细一看出现的是张少年的脸。"果然现在的我已经死了,对吧?"他看着我,表情很认真。我无法骗他,只能点头。他见了我的回应,露出若有所思的脸。"我可以睡在床上吗?"他问。我点头。他紧握着我的手...

「就是这个!」他指向橱窗最上方第二只看起来褪色的模型

"因为……"我话说到一半,却见他拨开我的手走向客厅房的橱窗柜,睁大眼睛转头问我:"你怎么会有这只模型?"我愣了半晌,不懂他在说什么。"就是这个!"他指向橱窗最上方第二只看起来褪色的模型。那是丈夫学生时期努力赚钱买下的二手模型,当时要买到舶来...

「我……」她两行泪直线落下

"我没有……"她结结巴巴地说,似乎隐瞒着什么。或许是因为她情绪的起伏影响了环境,四周灯光闪烁。"那些药不是你的,难道会是我的吗?"我不因她的威胁退缩,继续逼问。"我……"她两行泪直线落下,依旧不肯直接回答问题。"你不回答就是默认了。你被车撞...

花弧长得平凡无奇

"花弧师父,请你救我们。"许家齐说道,"我们本来想打电话先跟你预约,可是没时间了,加上电话不通,我们只好冒昧直接来打扰。"花弧长得平凡无奇,却有一股不怒之威的气势,整个人的气质沉稳内敛,好似所有的心思都瞒不过他的双眼,任何人也无法欺骗他,因...

媚骨_女主从小被男主肉到大H

但是我感觉表妹你不太一样了。温子旭想起几个月前这个表妹畏畏缩缩、唯唯诺诺,而且不敢直视他的样子,和眼前的她简直判若两人。说起来表哥你怎幺在这?谈依琴转移话题。帮你外祖父买枣泥糕。温子旭提高手上的食盒。噗哧......谈依琴忍...

残疾将军捡来的娘子_男主反派肉多的文

虽说栗原自己也不喜欢被人当免费好用的日文老师,但宋伊芳日文口说是弱点,不让她自己主动开口,不管是哪一间学校的面试,她都吃亏。所以现在她自己找到一个可以练习日文的对象,实在不该浪费,毕竟这种事不是自己想练习就办得到,还要看水谷有没有耐心帮忙,...

江湖绿㡌_江湖长篇绿 小说

果然,当重量级宾客(上司或恩师等)上前致词时,工作人员快手分送每人装了喜庆之酒的木杯。随后双方家长上前,与众人一同举杯,干杯敬贺新人。可别忘了,日本的干杯是随意喔。听话的她仅沾两口就放在桌上没碰,满心期待一道一道端上桌的菜肴,用餐啰。当宾客...

「王芝路

"王芝路,为什么你又这么不小心?"我边帮她擦药边念她。王芝路总会得意的举起受伤的手指头。"这是荣耀的象征。""你有本事就在阿姨面前说,不要都拿我当挡箭牌。""哈哈哈哈哈小朵最好了。"她抱着我撒娇着,王芝路天不怕地不怕的,就怕被念。而我呢?天...

今天下班

今天下班,王芝路来载我,一看到我,她举起手指头上面贴着OK绷,笑笑的看着我,用那无害又水汪汪的眼神。"小路,你怎么受伤了?"我抓着她的手心疼的问,她怎么才进内场一个多礼拜就受伤了?可能是我抓太大力,弄痛她了,她轻皱眉头又随即笑着说。"就切切...

我开了门

我开了门,看见王芝路珉着嘴,觉得怪,一时间的不悦转为担心,我立刻把她带上楼。"小路,怎么了?""颜慈萍说要跟我分手。"话一落,王芝路眼泪哗啦的掉下来。我觉得很疑惑,她们不是好好的吗?我也已经很少跟王芝路出去了,怎么会呢?"为什么?""她说我...

姚太太喛一声

“赵先生管束太紧,也怪你没有主见!”听得这话,大庭广众的......赵太太面庞蓦得红了红。姚太太喛一声,又看向马太太:“你的舞跳得好,去陪我先生跳一曲!”马太太连忙摆手:“不晓哪能回事体!(1)我看到姚先生吓的,腿肚子发软,浑身打飘,走路都...

她拈起小金匙劈了一窝白入了口

英珍虽不惯她口气里那股子得意劲儿,却也假装出谁没吃过的老成,要了一碟,浅黄的蛋糕胚不过两块麻将牌合并的大小,中间和顶面涂了两层雪白奶油,中间薄些,顶面很厚,打成一卷一卷波浪褶皱的花样,还嵌了一颗鲜红玲珑的樱桃,这季节没有现成的,多数用的是洋...

知道这是个再也喂不熟的后

稚嫩清脆的喉音含满轻蔑和得意,如一支利箭插入她的心脏,血淋淋的要人命。知道这是个再也喂不熟的后,英珍心灰意冷,也就顺其自然,不冷淡也不亲热的观望她长成大小姐,成为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她学会老太太那一套,耷拉着眼皮,从浓黑的睫毛下看人,一说...

一时无人敢言

英珍曾听闻老太太抽水烟那会,脾气一上来,甩手就掷烟管,也不晓摔坏了多少根,大奶奶额头有块疤,就是这么来的。她受老太太的气比她们要多的多,待她们一房接一房被抬进来时,老太太开始改抽香烟,家道也在中落。一时无人敢言,老太太咳了一泡浓痰吐在盂盆里...

姚太太语气很淡

英珍硬起头皮问:“上趟子在李太太家里,姚少爷舞跳得邪气好,他身材修长,探戈、爵士还有华尔兹真是有模有样。”姚太太语气很淡:“留洋旁的没学会,就学会跳舞了。”“你过谦!”英珍笑道:“他温文有礼,言谈举止到底不一样,和马太太的侄女讲英文,亦是不...

姚太太又问店员

但姚太太不同,官家小姐,是扬眉吐气的正妻,却把自己屈俯成姨太太似的,英珍道:“我哪里晓得呢!我和姚先生并不熟悉。”姚太太又问店员,店员很称职,问她打算配甚么颜色及料子的旗袍,推荐她买深海蓝,戒指项链耳环可以配成一套,而鹅油黄缺少一付耳环。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