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英珍想着是否也去买一袋解馋时

马路对面是新明大戏院,直接立着巨大的戏单,主唱夜戏,“梅”字占中央,浓墨重描,隔着一条街,英珍都看得分外清明,旁的王甚么、姜甚么还有余甚么就很朦胧了,这并不打紧,只要“梅”字能入眼便好,票房皆靠他支撑。戏院旁边是弄堂,一根根长竹竿密密叠叠,晾满了青衫长袴,进出都是小市民,远远望去,倒像京戏里背后插满令旗的武生,不见威风凛凛,却滑稽可笑。一个老妪坐在她身旁,手里拎一袋糖炒栗子,手法很娴熟,没一会儿,一地的栗子壳。

英珍想着是否也去买一袋解馋时,却见先前那个店员飞跑过来,朝她陪笑道:“太太随我来罢!”

起身跟他走,她有些奇怪地问:“怎地又让进了?”店员嘟囔了一句她也未听清,还待要说,他已经拉开玻璃门,弯腰抬展胳臂,恭请光临的姿势。

英珍看见姚太太笑着朝她招手时,方才恍然,斜眼睃见姚谦和两个西装笔挺的男人站在橱窗前,端着红酒杯子在悠闲的聊天。

“你也来看首饰么?”姚太太面前放着三块丝绒板,一块嵌满钻戒,一块挂满项炼,一块钉满耳环。

英珍摇头:“我有几个金首饰暗淡了,来炸一炸。”说着从手提袋里掏出丝绒盒子,店员捧着接过,揭开盖细量,没说甚么,直接拿去二楼了。

姚太太指着钻戒:“聂太太,你来帮我参谋,哪一件我戴最好!”话虽这么说,她已把一只鸽子血戴在无名指上。

英珍瞟了一眼价钱,暗自咂舌,笑了笑:“这个好,就是太过浓烈鲜艳了些。”首饰是衬托人的,而非人来衬托它,姚太太到底缺乏驾驭它的气质。

姚太太显然赞同她的话,很快放回去,取了一只鹅油黄,六克拉,复又戴上,照着镜子翻来覆去地打量:“这个可好呢?”

英珍看着出神,她素来心仪黄色,连秋日萧瑟枯黄的叶子都觉得美,而这钻石却迸绽出丝缕冰粹的亮光,活泼而热情,难见有黄得如此朝气蓬勃的。

姚太太似乎也欢喜极了,叠声地问:“聂太太,可好?喛,你说一句话呀!”

英珍也不晓自己甚么心理,一定是嫉妒心作祟,自己得不到,也不愿面前这个贵妇人去拥有,她道:“显得太年轻了。”指着深海蓝的那只:“这个也好看。”

姚太太半信半疑,把黄钻脱掉,让她帮拿着,又把深海蓝戴着对镜照一番。

英珍鬼使神差地把黄钻套进手指,她的手指纤长白晰,涂着肉粉的指甲油,好似天造地设的一对,这黄钻的诞生就是为她的手指而来。

姚太太也看见了,笑道:“还是黄钻最好,我就要这只。”

“你要哪只?”背后传来略显低沉地嗓音,是姚谦,他嘴里问着太太,目光却落向英珍的手指。

英珍慌忙要脱下来,也不晓怎地,那戒指竟然紧锢着留恋不去。

像白娘娘和许仙,终是翻不过法海店员的手心,生生地被迫分离。英珍鼻子一酸,把脸撇过去,佯装看玻璃柜里一对龙凤绞丝金镯子。

姚太太在问姚谦:“我欢喜这只黄钻,不过聂太太说太年轻了,深海蓝的不错,你给个意见,哪一只好呢?”她压低嗓音,颇有些柔情蜜意在:“我听你的,我总是要听你的!”

姚谦似没听见,目光漫不经心地扫过英珍,她还在狠狠盯着那一对金镯子,不由有些想笑。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无奈他们二人无法同时请假
  • 方致远放弃了挣扎
  • 「不能这么说
  • 我见他姿势诡异的拿着锅铲
  • 听着她痛苦的声音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