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你把我当甚么!路边的垃圾瘪三是么!”英珍怒骂道

三姨太太吓坏了,站在旁边噤若寒蝉。

“你把我当甚么!路边的垃圾瘪三是么!”英珍怒骂道:“你看低了我,纵是不去,也不会穿堂子出身的姨奶奶的鞋。”

三姨太太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十分的难堪,这些年过去,她以为自己彻头彻尾的努力改造,已经没人还记得她的过去。

确是她想错,不是不记得,只是不屑提罢了。

帘子外的丫头竖起耳朵,两个婆子矮身蹲在窗牖下,佯装忙碌。

聂云藩叫三姨太太滚。她弯腰捡起鞋胡乱塞进盒子里,像有鬼追着般跑出房,眼含泪与美娟擦肩而过。

丫头婆子见着小姐来了,也哄得各自散去。

美娟站在帘外,凝神细听里面的动静。

聂云藩抬手一记耳光,打得英珍的脸偏了过去,雪白的珍珠耳环坠子躁动着甩上面颊,沁心的凉意,愈发衬出一片火辣辣。

她摩挲着自己的颊腮,滚烫,肿胀,疼痛,指尖难遏地颤抖,心也骤然紧缩,听他凑近口吐恶言:“你以为你是甚么好货色,婊子不如,被男人玩烂的货。”

英珍侧过脸恨恨地看他,冷笑道:“我再不济,也不会打着我娘家嫂子当幌子,跑去老太太房里做三只手。我还明跟你讲,你不和老太太去说清楚,我就去找李太太,她向来看热闹不嫌事大,定会让她的先生亲自督办,查个水落石出,再把这桩丑事捅到报社去,那帮记者正愁没新闻呢。你别把我逼急,逼急的兔子也会咬人。”

聂云藩面色铁青,低骂声婊子,抬腿朝她身上狠踢一脚,气冲冲地走了。

英珍只觉眼前一阵发黑,他踢在了她的软肋上,痛得眼泪直流,滑过红肿的面颊,眼泪都成了刀子。

不晓过去多久,房里没有开灯,黯沉沉地,廊上的灯笼却雷打不动地亮了,红璎璎的透进窗格子来,映着那瓶真假混杂的花枝,因养了几日,里厢的桂花绽放了,浓烈的甜香萦绕在鼻息间,却莫名渗着一股子血腥味。

英珍把呜咽声吞进喉咙里,她扶住床沿艰难地站起来,摀住肋处,去捻亮灯,再坐在妆台前,看着镜中的自己,委实吓人倒怪(1),右侧脸高高肿起,五个指印泛透青紫,嘴角也破了皮,溢着血丝,她的眼睛哭红了,眨巴两下,泪花滴闪欲流。纵是如此,还是楚楚的美丽,仍然不显老,一如年轻娇艳的少妇,但她希望自己快些老去,早些死了算了。起身解开旗袍,撩起衬裙,肋处也是碗口大的青紫,她的肤又白,愈发显得惨不忍睹。

她命鸣凤打热水来,要滚滚的,没一会儿,鸣凤端着水盆进来,见到她的伤势唬了一大跳,流着眼泪也不怕烫,拧干洋面巾叠成四方块替她敷在肋上。

英珍嗓子里发出低吟,烫的心尖都在打颤,一阵替过一阵的灼烧后,虽然还是疼痛,却缓释了那种脚踢在肋上的硬实感,开始舒张伸展开了。

“有甚么好哭的,又不是第一次见。”英珍摸摸鸣凤的头顶,这丫头笨归笨,也没有甚么眼力见,却是这府中唯一个会为她流泪的,所以才会留着她这些年,嘴里一直发狠要撵她出去,一直未有成行。

待美娟进来时,她已经收拾好自己,倚在床上,手帕裹紧滚热的鸡蛋在颊上来回滚着。

"姆妈,好些了么?"她凑近镜前,仔细打量薄柿红的丝巾,才学会的新系法,用珐琅彩玉石的丝巾扣这样束紧,果然很气派,听闻是从洋人小姐那里流传来的。

英珍没有说话,只“嗯”了一声。

美娟走来坐到床沿边,指着颈间的丝巾给她看,兴致勃勃地问:“这样是不是很洋气?”

英珍抬眼盯着她,心底终是起了些许寒凉。

注:吓人倒怪,非常可怕的样子。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无奈他们二人无法同时请假
  • 方致远放弃了挣扎
  • 「不能这么说
  • 我见他姿势诡异的拿着锅铲
  • 听着她痛苦的声音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