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谁呀?」我坐起身

打开房门没见到椅子,我松了口气,随即洗洗澡准备完成明天会议上要提出的修改图面。

客人要求得很仔细,哪边要少一个螺丝,哪边要多加几个支撑柱,一忙就不小心忙到凌晨一点半。我关上电脑疲惫地仰躺在床上,关灯准备入睡,然而在我就要进入梦乡时,却听见门边传来敲门声。

"谁呀?"我坐起身,打开灯正想看看是谁在敲门时,突然大感不妙,因为从敲门声听来,敲门的位置并不高,约莫是椅背的高度。

当我停止脚步时,敲门声又更加剧烈,彷佛在催促我赶紧打开门。

我吓得赶紧打电话求救:"小薰,那把椅子回来了,现在正在敲我的房门。"

小薰似乎还没睡醒,口齿含糊道:"别开玩笑了,不过是一把椅子,怎么可能会敲门呀?"

"我是说真的!不然你快过来看,你就知道我在说什么了。"我不停拜托小薰,她才敷衍地答应。

我挂断电话不久,门外的敲门声突然停止。

"小薰,快点来呀……"我不安地望着门边。

不久敲门声又传来,我吓得耸起肩膀。

"阿健,不是你叫我来的吗?"小薰猛力拍打房门。

我小心翼翼转开门锁,门锁很冰,打开门只见小薰蹙眉盯着我看。

"小薰,椅子刚才真的在敲门,我发誓!"我声音颤抖,无助地求救。

"椅子敲门,但是那把椅子不就在你身后。"小薰话一说完,突然面露惨白盯着我看,而我转过身,确实原先搁置在楼梯间的椅子已经回到我身后,吓得我叫出声。

"阿健,真的不是你故意想吓我吗?不是你把椅子放回这里的?"小薰吓得紧抓着我的手臂。我们一齐盯着椅子,面露不安。

"我真的没有移动椅子,在你开门前,椅子根本不在这里。"

"那是怎么一回事?没人移动的话,椅子又怎么会跑来这里?"

"你问我我又怎么会知道?"

"但是现在这么晚,也找不到人帮你换房间。"

"那你借我住你房内吧,我坐椅子睡就好,明天再请人帮我换房间。"

小薰见眼下无其他办法,只好点头答应。

我拿了手机来到小薰房内。虽然只是睡在椅子上,但不用担心那把中邪的椅子骚扰,我很快便陷入沉睡。

早上醒来时,为了换衣服,我还是得硬着头皮回到原来的房间,顺道将行囊整理好,准备随时换房。而当我打开房间时,椅子依旧耸立在房间中央,朝向门外,彷佛在等候我打开门出现。

我收拾好行李,赶紧关上门离开。

当天晚上,主管随即替我安排了另一间房间,打开房门,这里的椅子安放在书桌前,不像原先的房间有把中邪的椅子。

出差几天一直没好好和女友小雯联络,今晚她又打电话过来,跟我抱怨为什么没试着翻墙联系她。我好声劝她,告诉她这些天总是工作到午夜,所以才没时间打给她,好不容易安抚好她,还没来得及说些甜言蜜语讨她欢心,手机突然没电。

"不会吧?"我发出哀号,想起我的手机充电器还在那间有着中邪椅子的房间里。

我走出房门外,外头黑压压一片,此刻是午夜十二点半,四周宁静没有半点声响。原本的房间在对面的走廊上,我心想只不过是拿充电器,很快就可以回来了,不会有问题。况且那些天,那把椅子也没有对我造成实际的伤害。

我打开房门,黑暗之中那把椅子依旧放置在中央,但毕竟在我离开时也没再挪动它,自然它也还在原位。

我打开灯,环视四周,找到我的手机充电器。它还插在书桌底下的插座上,惊慌和不安的催促下,我赶紧弯下腰将插头拔下,然而就在此刻,我感觉到眼前景象有些不对劲。我的视线穿过两腿间,瞥见我身后的椅子上竟坐着一位披头散发的白衣女子。

我保持弯腰的姿势,不晓得该如何是好?正当我意图假装没看见赶快转身离开时,我的视角内那女鬼正缓缓弯下腰,一头披散的黑发垂在面前,在她凌乱的发丝间,我瞥见她的双眼,随即吓得大叫冲出门外。

我几乎一整夜没睡,半梦半醒间醒来时,天已亮,而我大概只睡了两个钟头。

"阿健,你的黑眼圈是怎么一回事,不是换房间了吗?"小薰走出房间看到我随即问道。

我一边吃早餐,一边将昨晚吓人的经历告诉她。只见小薰静静将筷子放下,叹了口气说:"昨天你说要换房间时,我才听主管说了,据说过去这里某一间房间曾经死过人。是一个离职员工的眷属,那时对方得知丈夫在国内有外遇,于是飞来工厂宿舍静静坐在椅子上等候丈夫回来解释一切。但是她的丈夫太胆小了,一直躲着不见她,结果她就坐在椅子上服药自尽。"

听完小薰的话,我瞬间起鸡皮疙瘩。想起昨天晚上遇到女鬼时,她的嘴角出现像是口沫的痕迹,也许就是当时自尽留下来的。这么一听,不禁对女鬼感到同情。

三天后,完成了客人的要求,收拾行李准备离开时,我请当地的同事帮我买了一束花,在踏出宿舍之前我特地来到原来的房间,将花摆在房间门前,恭敬一拜,轻声道:"你要找的人已经不在这里,快回家吧。"

就在我拖着行李箱准备离开的同时,只听见房内传来椅子挪动的声响……

***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无奈他们二人无法同时请假
  • 方致远放弃了挣扎
  • 「不能这么说
  • 我见他姿势诡异的拿着锅铲
  • 听着她痛苦的声音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