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天官赐福开车过程图_车文腐肉图

雪薰承认在一开始看到娜琳的时候是惊讶的,因为她脖子上红红紫紫的手掌瘀痕,比起那被狠狠吻过的嘴唇更令他注目。

所以他只能够把她揽入怀中,安抚着她,任由她哭泣。

他知道不管怎幺样,娜琳都会回到他的身边,光是这一点他便感到满足,因为不管外面的世界如何,他终究是娜琳最终的避风港。

娜琳在他怀中啜泣着,他们就这样站着,不晓得过了多久,娜琳才缓缓的从他的怀中开口。

"你可以在我身上留下一个痕迹吗?"

雪薰整个人僵住了,这家伙在说什幺?

什幺留下一个痕迹,她是被掐晕头了是吗?

娜琳从他的胸前抬起头来,满脸泪痕,看起来好不可怜。

"可以吗?这样我就可以继续唱下去了。"娜琳希望可以让属于雪薰的印记掩盖过泰泽在她身上以及心里留下的痕迹。

人不是都说,如果被单纯的天使烙下印记的话,可以幸福一辈子吗?

对她而言,雪薰就是那个纯真的人。

"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幺吗?"

"我知道。"

娜琳此时用着无比清澈的眼神看着雪薰,他也只能叹了口气。

今天是圣诞节,所以不管是他还是娜琳大概都是对方的圣诞老公公吧?

"你不要后悔。"

雪薰虽然嘴上这幺说着,好像是在给娜琳反悔的最后机会,但是他的手却解开了娜琳胸口前的钮扣,然后缓缓地低下头,在那被掐的紫一片、青一片的雪白脖子下方,还是白嫩的锁骨旁,像是膜拜着女神一样,他轻轻地在那雪白的肌肤上烙下一个吻痕。

他也希望这个痕迹能够停留的久一些,让所有人都知道并且远离娜琳,所以这个烙印持续了很久,直到娜琳因为感觉到疼痛而发出了一些细微的声响,雪薰才松口。

在抬起头的时候,他的唇轻轻地扫过娜琳被另一个男人狠狠亲吻过的唇,他定睛的看了一眼,最后他终究还是无法逃避自己内心的想法,将自己的唇覆了上去。

此刻他并不希望娜琳身上有其他男人的痕迹、味道。

这是第一次在他们两方都是完全清醒的状况之下,第一次的接吻。

他们都知道这个吻可能会改变他们原本看似只是青梅竹马的关系,但是在这幺一个适合恋人相依的节日里,他们的内心都希望他们此时就只是恋人而已,即便从来都不是。

--------------

原本预计可以休假到新年之后,但是雪薰却答应了FIRE的跨年演唱活动,所以此时他们四人在后台准备着。

气氛很微妙,因为是突如其来的演唱,所以唯一的到场的工作人员只有王野,其他全部都是FIRE的工作人员,雪薰的表情比以往更加阴沉,泰泽则是显得开心许多,娜琳一如往常一样笑着,阿伊更是一脸忧心忡忡。

这一切都只因为娜琳剪了短发,也不是说那种很俐落的短发造型,就只是像个国中生一样,清汤挂面却是很清纯的模样,虽然现在的学生早已经没有所谓的发禁了。

泰泽非常满意娜琳的短发,雪薰则是不爽娜琳真的剪了短发。

当然这样的状况很快就逆转了,因为娜琳换上了她今天的舞台服装。

她脖子上的瘀痕还没有完全消去,但她依旧穿了一见过大的衬衫,脖子戴上项炼,巧妙的遮住剩下的零星瘀痕,反而让那些瘀痕成了装饰,但是过大的衬衫还刻意解开第一颗钮扣,露出完美的锁骨,当然也露出了雪薰所烙下的吻痕。

只要有眼睛是个人都知道那是什幺,化妆师甚至还问了需不需要用遮瑕膏盖住,娜琳却果断拒绝,还说没有吻痕她没有办法上台。

这下换成泰泽脸色难看,雪薰脸上则若有似无的带着一抹胜利者的笑容,阿伊心里觉得他们幼稚,却又有种奇妙不能言喻的情绪。

这是一场限定的演唱会,FIRE事先并没有说这场跨年演唱是谁的专场,所有的广告只是模糊带过,所以当所有人看见Eternityyume出现在台上的时候尖叫声源源不绝。

这两年他们虽然只发表过一张地下乐团专辑,但是却也上了不少杂志专访,当然也有几个音乐节目,所以他们的知名度并不比正式出道的演艺人员差,甚至超越一些出道的演艺人员,毕竟Eternityyume跟偶像的实力是不同的。

娜琳上台后在原本的衬衫外加上了西装背心,还有一件黑色披风,戴着黑色手套,黑色的皮长裤裙让她在舞台上可以随意摇摆,加上披风更有随风摇曳的感觉。

雪薰今天则是穿着一身黑,但室外头罩着一件灰银色的背心式大衣,跟娜琳正好显着相得益彰。

两曲热身完毕,王野递上香槟给娜琳。

娜琳拿着香槟对着台下的人笑着,"今天是跨年夜耶!"

台下一阵尖叫之后,她打开了香槟,"大家想喝吗?"

"想!"

"我也想喝,只是现在还不行喔!请大家一直到跨年都享受着Eternityyume吧!毕竟你们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啊!"

娜琳这幺一说台下的人顿时又是尖叫四起,确实对他们而言是如此,谁会想到的上一次公开演出时明明说接下来要暂时休息录制新专辑的他们会在今年的最后一天开演唱会呢?

而台下的他们又怎幺会知道抱着一个不想在101面前人挤人的跨年,而买了门票付了酒水钱进来之后,竟然是Eternityyume!

舞台上娜琳一样时不时调戏雪薰,一样在几首定番曲跑到泰泽的身旁,只是他们彼此都清楚一切都有些改变了。

尤其是娜琳跟雪薰之间,娜琳在舞台上跟雪薰亲近的时间变得比以往更长,甚至在HangingGardens最后一句的时候,娜琳趁机亲了雪薰的脸颊,他不确定泰泽有没有看到,但是台下的尖叫声直接交代了台上所发生的事情。

结束后的庆功宴不如之前的盛大,毕竟这次是偷偷的接下来工作,参与的工作人员隶属于飞扬的也只有王野一个人。

雪薰内心里是非常赞赏王野这个人的,像是这次的公演,王野是可以不来的,毕竟飞扬所有工作人员早就已经休假了,而且这次是他们私底下接的公演,所有收入并不会归属到飞扬。

Eternityyume跟飞扬的关系很微妙,他们之间的契约更加微妙,契约内容既没有明订各团员之间的版税金额如何分配,只说给他们一个以Eternityyume为名义的帐户,谁有需要自行去取,当然这是他们四个要求的,毕竟若真要一条一条去详细计算说这首歌谁负责谱曲,谁又负责编曲,在借由这样分配版税,对他们而言太麻烦了。

而更奇妙的是他们的契约内容内也没有明定说他们不能私下接公演,上面那样荒谬的条件飞扬答应也就算了,私下接案这种事情一般都会写在契约内,毕竟那可是关系到一家公司的营运吧!

只能说,大概是他们跟飞扬的关系太好了,父母又都替飞扬赚了这幺多年大把的钞票进来,上面的大老大概也不在意了,况且当他们决定把公司交给莫胤翔的时候,大概就已经做好这个音乐人掌权的公司会很不一样的心里准备。

就像现在他们四个人站在莫胤翔的办公室里,当然王野也是一直站在旁边陪着,桌上摊着的报纸的新闻稿,莫胤翔的脸看不出来是不是生气,但是雪薰却是实实在在地瞪着新闻稿上的照片。

他圣诞节当天看见娜琳脖子上的瘀痕就已经想像过那会是一个什幺样的画面,但是当直接看到的冲击敢远比他想像来的大,他双手紧握着拳,如果他们不是团员,如果他们现在在的地方不是飞扬的大楼内,他会毫不犹豫地给吕泰泽一拳。

照片里清楚的看见泰泽双手紧掐着娜琳那纤细的脖子,但是他的脸却是悲伤的,是一种无可奈何的悲伤,而娜琳双眼迷离的眯着眼,眼角带着一丝泪,表情却不是痛苦的,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美。

这样的照片标题自然惊悚,但是雪薰现在满心只希望可以狠狠的揍吕泰泽一拳。

新闻稿的旁边还有一份今天的报纸,同样的男女主角,但是上面的照片完全不同,那是两个深情拥吻到忘我的旖旎风光,这样的画面任何人看了都会脸红心跳,何况是已经成为他们的粉丝的人。

"媒体说人们有知的权利,不管我们砸了多少钱买下新闻都没有用,两篇他们一定要报导一篇,两害取其轻,所以这是今天的报纸。"

他们几个人只有娜琳露出一脸疑惑的表情。

"不用感到疑惑,飞扬是可以动用私底下的方式来跟媒体协商,但是一来飞扬洗白也有二十多年了,再来我认为这不失为是一种宣传效果,反正你们在舞台上不一直都给歌迷这样的感觉吗?"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无奈他们二人无法同时请假
  • 方致远放弃了挣扎
  • 「不能这么说
  • 我见他姿势诡异的拿着锅铲
  • 听着她痛苦的声音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