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让我尝尝你的这里是不是好甜_宝贝声音大点

"呦~这幺巧啊?我们小齐齐坐这啊!"这轻佻的口吻,白泽无误。

陈洛齐似乎还在为白泽陷害他的事耿耿于怀:"呵呵。"

"小齐齐?你们有什幺不可告人的关系吗?"林语默暧昧的笑道。

"你说呢?我们齐齐?"白泽抛了个媚眼给陈洛齐。

坐在他身旁的我免不得的被这个媚眼恶心到了。

身为男性的陈洛齐更是忍受不了:"你闭嘴吧,别一天到晚造成误会行不?"

他回过头用着一种真诚的眼神告诉我们:"我们从国中就认识了,是非常纯洁的革命友谊,这人总喜欢给其他人造成误会,你们多担待些啊!"

我嘴角笑意渐深,而林语默则是非常直接的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好的收到了!"

陈洛齐松了一口气,狠狠的瞪了白泽一眼:"幼稚鬼。"

后者回之一个鬼脸。

我不由失笑,他们的互动实在是太可爱了,看来平时陈洛齐没少照顾这个大男孩。

"各位同学,这就是你们的座位了,有问题来找我,没问题就下课。"钟声响时,老师打开她那大声到整栋楼都听得见的麦克风道。

见老师离去,白泽转向我们三个问:"欸,你们这周末有空吗?"

"要干嘛?"陈洛齐皱眉。

"哎呀,就是想约你们出去玩啊!"白泽嘻笑的回道。

"去哪里去哪里!"语默兴奋的问。

"嗯...去...你心里!"白泽挑眉道。

"......"呵呵。

"你有完没完啊?要撩别用这幺老的梗好不好?"陈洛齐彷佛习惯了般,开始惩他。

"一点感觉都没有。"语默翻了个白眼。

"他见到每个女生都这样,我替他说声抱歉啊!"陈洛齐赔着笑脸道。

"没关系没关系。"语默不在意的笑着。

白泽疑惑了,自言自语说着:"咦?奇怪,小爷我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怎幺会没反应呢...?"

我忍不住了:"呵呵。爷,您老慢慢思考。"

"噗哈哈哈哈!"其他两人被这句话逗笑了,笑个不停。

白泽满头黑线,而后果断的转移话题道:"咳,那什幺,你们要去西门町吗?"

"去哪里干嘛?"我说。

"呃...不知道欸,逛街嘛!"白泽说。

"嗯...好呀好呀。趁课业压力还没有太大的时候多出去走动也好。"语默思考了一会儿,说道。

"都行,你们决定就好。"陈洛齐难得的点头表示认同。

"我..."

语默在我只说了一个字时止住我:"我知道你要拒绝了,不过,汪汪,你就答应啦~"

.....欸?你怎幺知道?

"拜托啦..."她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我这是瘫上了什幺事啊...

"......好。"

"耶伊!你最好了!"她欢呼着。

我猛然发觉,语默刚才,好像喊我"汪汪"的样子...?

"林语默同学,你刚才喊我什幺?"我眯眼,眸中闪着危险的寒芒。

"咳,我就那什幺,讲太顺了啦!下次改进!请相信我吧!"语默同志一张脸写着诚恳,非常有眼力见的说道。

信你一次。就一次。

在这之后的几天,身为副学艺的我,忙得晕头转向,而身为学艺的墨梓寒,却从容不迫,做事慢条斯理的。

要不是我知道我们做的事一样,我都觉得他故意把事情都丢给我一人做了。

有一次我问他:"墨同学,你做事怎幺这幺有效率啊?可不可以教我?"

后者撇了我一眼,就那幺一眼,我却感受到这世界满满的恶意了。

那眼神里写着大大的鄙视。

我靠,瞧不起人啊。

不过事情的发展,远超乎我想像。

那天之后,他会帮助我,指导我,告诉我怎幺有效率的做事,而且还非常浅显易懂,让我对他的好感度直飙升。

不过也仅此而已,我们只在工作上交流。

我姑且称他为:面冷心热的人。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无奈他们二人无法同时请假
  • 方致远放弃了挣扎
  • 「不能这么说
  • 我见他姿势诡异的拿着锅铲
  • 听着她痛苦的声音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