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有没有写我的坏话?」

自从彼得知道我的下一本书,是关于婚姻的心得之后,他就很关切我的写作进度。

"有没有写我的坏话?"

"有好的事,当然也有坏的事。"我回答。

"那么那些讲我很蠢的事也算好的事吗?"

"算哪。"

"这样喔……"彼得坐在沙发上,露出正在盘算什么的表情。

"有没有写一些我的个人特质,或是口头禅之类的呢?"

"我听不懂你的意思。"

"就是我经常讲的话,说不定以后会引起流行的那种。"

"你想太多了,"我低着头继续打字:"我又不是在写《静思语》……"

"对了,可不可以写一些很正面的,但其实根本没有发生过的事?"彼得先生继续追问。

"像是什么事?"我问。

"比如说我是很贴心的人,凡事都为你着想,"彼得说着说着自己都心虚起来,他双手合十腼腆地提议:"或是写一些我很有男子气概很潇洒这类的事迹。"

"你刚刚两分钟前,才因为我的书摆在沙发上,书角不小心碰到你一下就抱怨很痛……"

"唉唷那个真的很危险耶,你书这样乱放,我的皮肤可能会刮伤。"

我笑了起来,光是想到要描述彼得像是捍卫战警般无坚不摧的概念,就觉得很好笑。

"我从来没有听过很MAN的男人说:“我皮肤可能会刮伤耶。”这样的句子。"

"男生也会刮伤啊。"彼得抗议。

"但男人刮伤的时候,顶多就是说:“喔,我刮伤了。”如此而已。真的受伤才会拿出来说。“我可能会刮伤”这种假设性的句型,布鲁斯威利就不会这样讲。"

"拿布鲁斯威利那种狠角色当例子,这也太过分了吧。"

彼得知道我说得对,他反驳不了,于是在安静了一会儿后,他又缓缓地靠过来悄声说:"欸,要不然在你的文章里,至少提一下说我很贴心嘛……"

模里西斯,号称是印度洋上的钻石。

自从来到这里后,彼得先生就不停地以非常不可思议的口气说:"非~洲~耶~"

从杜拜飞过来,我们坐了六小时的飞机,如果问我感想,我会说,模里西斯的很多东西,都奢华得让人哑口无言。

天空蓝得毫无瑕疵,附赠的大块云朵不用钱。浪头的声音很温柔,不像罐头音乐。海滩如面粉似地白沙,绵延好几公里,你可以一直走一直走,从黄昏到黑夜,原来满天星不只是饼干的名字,其实我从来不知道星星彼此可以像信义线通车这么挤。

我是台北人,百分之九十的时间住在台北市,繁华的都市里,我一向以我的城市为荣,非常满意。

来度蜜月以前,我最在乎的是饭店房间,房间内没有网路连线,还让我有点愤怒。

现在大部分的时间,我都想留在户外。

这里,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的安排,只有沙滩上有网路。

这么多年来,我以为我不需要大自然。

可是在海里漂浮时,我突然想到,原来我就是大自然的一小块,我只是忘记了。

非洲比我想像的安静,非常安静,好像各种坏事都闭着口,不能呼吸。

空气随时带着一种奇妙的甜味,当地人说,现在刚好是砍甘蔗的季节。

我记得每次需要安静的时候,我就去泡温泉;需要香气时,我去精油店。这些东西在城市里很贵,在这里却满满地盛开着,不花一毛钱。

为海岛假期暖身的第一站,是帆船出海之旅,我们跟其他几个法国人一起度过一整天。

原来模里西斯是法国人的蜜月圣地。

法国人好潇洒,一上船就开始脱衣服,性感地拿着酒瓶舞动。

我跟彼得先生在旁边睁着眼睛看,他们每个人,都好像名牌泳衣当季的模特儿。

"我太肥软了。"彼得先生捏着腰际,丧气地表示。"你要是早说会跟法国人同船,我昨天就不要吃那么多。"

过了一阵子,当whereareyoufrom的种种寒暄结束后,彼得先生热中地想继续跟法国人聊天,可是苦无话题。

"欸,既然他们是法国来的,我来问他,你认不认识苏菲玛索好不好?"彼得先生高兴地提议。

"这跟问香港人认不认识刘德华有什么不一样?"我回答。

"还是我问他,你认不认识尚雷诺呢?"

"然后呢?"

"然后我就可以说,我觉得你长得很像尚雷诺耶。"彼得先生露出得意的表情向我解释,"喔~你知不知道,赞美对方长得像明星,最容易变成朋友了……"

问题是,那个人一点都不像尚雷诺啊……

我在心里想着还来不及讲,只见彼得先生已经慢慢地,带着他亚洲肥软的身躯笑嘻嘻地靠过去了,我看着他快乐的脸,他闪闪发亮的腰间肉,在阳光下恣意摇动,想到接下来的重点行程,不禁为他担心起来。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无奈他们二人无法同时请假
  • 方致远放弃了挣扎
  • 「不能这么说
  • 我见他姿势诡异的拿着锅铲
  • 听着她痛苦的声音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