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不能这么说

"你就算不买我也不会拒绝啊。"

"不能这么说。"严先生捏了捏我的手说:"我就是想让你高兴,顺便自我膨胀一下原来我还是买得起这种奢侈品的。"

严先生直接开回了他的住处。他将车子停妥后没有熄火,就在我伸手开门前拦住我说:"今天住我这。"用的是命令句。

我疑惑地转头看他。

严先生撇头看着窗外,一手还遮着半张脸不让我看见;但他通红的耳廓却出卖了他,将满腹心思都写在脸上。我轻笑出声,以前怎么就不知道严先生这么可爱呢?

"可什么都没有怎么住啊?"我故意问他。

严先生没回答,还是看着窗外。他放开了抓着我的手,往前伸过去拉了一下副驾驶座前面置物箱的开关。

各种保险套、润滑液、和一条全新的黑色内裤自带打光的亮在我面前。

"原来你喜欢香蕉味的?"我打趣地拿出其中一个保险套在他面前甩了甩。

"饶了我吧方小远。"严先生终于看向我,固定住我挥舞保险套的手,俯身凑近吻住我。

"唔……"我丢开套子,搭上严先生的脖颈闭眼回应他。

严先生揽住我的腰和屁股,一使力就把我从副驾驶座拉过去跨坐在他腿上,由下而上细密地吮吻我的唇瓣。

"严先、嗯唔……"我只能在他短暂的分离换气中溢出微弱地呻吟,而后又被严先生伸舌吻住。

车里空间狭小,两个一八零以上的男人挤在一个座位上接吻,不一会儿就显得特别拥挤,弄得我们满身是汗。

严先生舌尖顶入我的口腔内,勾住我的舌头纠缠了很久才终于放过我。我被他吻得来不及喘气,严先生在分开时还故意牵引出一条细长的银丝,又挑逗的伸舌将银丝卷入口中。

他怎么就这么坏呢!

我被严先生一连串的举动弄得羞愤不已。

"上去,好吗?"严先生低笑一声,抵着我的额头问我。

我点点头,又和他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才一起上楼。

严先生让我先去洗澡。

这是我在开始进出这间屋子以来第一次踏入这里的浴室。

浴室不大,就在严先生的卧室里头,除了浴缸以外该有的都有;我手上挂着严先生给我的浴巾,兴奋的一一拿起淋浴间里的瓶罐研究。

浴室里有严先生的味道。我在意识到这一点以后看着洗手台前的大镜子把衣服脱了,我脖子以下至肩膀还有些泛红,都是被严先生激起来的。

我害羞的进了淋浴间,背对着门口打开花洒;将水调至适宜的温度后我快速的洗好头发,再关掉花洒慢慢将沐浴乳涂抹在身上。

一想到严先生在外面等我,心跳就不自觉地加快,整个人都紧张起来。

我们的第一次是在微醺后意识不清的状态下进行的,然而今天两个人都很清醒。

我突然有点后悔刚刚没有多喝点酒。

我将身体都抹上泡沫搓干净之后又重新开了花洒,闭上眼睛仰头冲洗全身。

就在这时候,腰间突然被一双大手由后往前环住,后背贴上来一具滚烫的身体,还有什么顶在我屁股上。

意识到是什么以后我狠狠抖了一下,单手撑着墙壁差点站不稳;灼热的气息吐在我耳边,又消散在浴室的雾气中。

花洒被关掉了。

"你洗太久了。"低哑的声音透过耳膜震颤着我的心。

我还来不及反驳,就被一只手从后头扭过我的下颚逼我转过去接受霸道又湿热的吻。严先生直接缠住我的舌头吸吮,两手在我腰上大力的揉捏以后直攻两边乳首,指甲在上头轻揉刮搔逼得乳头挺立起来以后同时捏住揉捻。

"嗯……!"一次被揪住两边刺激得我从唇缝间溢出一声呻吟,就又被含住了唇瓣。

粗糙的指腹在乳尖或轻或重地旋转拉扯,惹得我几乎是立刻就勃起了。

严先生弄了很久才终于玩够了似的放过它们,他抽出一只手来延着我的胸膛往下轻抚,一下子就握住了我的阴茎,拇指还在顶端色情的打转。

"你、你别……啊……"

"呵呵。"严先生在我耳垂上咬了一下,在我耳边说:"好湿,小色鬼。"

我艰难的往后伸手也抓住了严先生硬挺的阴茎说:"你、你不也是……"

"我不否认啊。"严先生笑了笑,轻啄了下我的脸颊后把我整个人转过来面对他,压着我的后脑杓让我靠在他肩膀上拥住我。

"真的好喜欢你啊……"严先生低声感叹。

我被他突如其来地告白弄得一阵鼻酸,"你做什么……"我也用力抱住严先生。

"去床上。"严先生说完,又重新打开花洒冲洗我们全身。

我们一边擦干身体一边拥吻,唇舌胶着着走出浴室,再双双倒在严先生的大床上。我压着严先生的胸膛不让他起身,伸手拿来放在床头柜上的润滑液。

"致远……"严先生挣扎着起身坐在床沿还想拉我。

我拍掉严先生的手,挑衅的对他笑了下说:"你看着。"

尽管嘴上这么说,我还是很紧张;我没有主动做过这种事,挤出润滑液时连手指都在颤抖。可我不想一直处在被动,我也想让严先生知道我同样喜欢他。

——想让他舒服。

我跪在地上握住严先生的阴茎一口含住,另一手伸到后面去试探了下就直接刺了进去。

"唔唔……"、"呃……致远……"

我和严先生同时闷哼一声。我习惯了下粗硬的性器在口腔内的酸涨感后就开始了动作,一边舔舐一边让它前后进出。我还是第一次帮男人口交,我做得并不好,有好几次都嗑到牙齿,引来严先生低声的粗喘。

"别急,你做得很好。"严先生没有责备我,他从我的头顶轻抚至脸颊,盯着我的眼神里满是情欲。

我看着这样的严先生更加卖力地吞吐他灼热的性器,我用舌尖试着在顶端打转挑逗他,把溢出来的透明前液都吸进嘴里;同时加入第二根手指替自己扩张,使劲将穴口撑大。

"致远……"严先生的声音特别性感地喊着我的名字。

我将他的阴茎吐出来,舔着茎身问他:"舒服吗?"

"嗯,舒服,致远,你真棒。"严先生沙哑地说。他替我拭去眼角的泪珠,把我拉了上来:"让我来。"

"啊、严先生……"严先生把我放倒在床上,一点挣扎都没有就含住了我的阴茎开始吞吐,右手直接往我体内送入三指轻柔抽插。

"喊我名字,致远,我想听你喊。"

严先生的动作温柔,手指转动方向,一点一点地刺激我。

严先生在吐出我的阴茎后舌头转战我的乳头,对着两边乳尖又是舔舐又是轻啃,在上面涂满他的唾液;被牙齿擦过的酥麻感瞬间侵占了我所有神经,我卷着脚趾放声呻吟。

我抱着严先生的头,舒服得整个人都没了力气:"绍辉……绍辉……"

"在的。"严先生笑着拔出手指,吻了吻我,伸手去取床头柜的保险套。

我心中一动,赶紧阻止严先生的动作;严先生一愣,俯身又吻了下我问:"怎么了?"

我仰头啃咬严先生的下巴说:"别戴了……"

严先生呼吸一窒,"你确定?"他眼神中逐渐透露出侵略性。

我点点头,接着就被严先生两手抓着敞开腿,又挤了些润滑液,没有给我时间缓和就挺身直接送了进来。

"啊、等、嗯……!"粗壮的阴茎直接撑开穴口顶进深处,我尖叫着攀着严先生的背脊喘气,和严先生直接接合的满足感瞬间抵过了后穴被撑开的异物感和不适。严先生抱着我,待到我告诉他行了以后才开始动作。

严先生埋首在我颈间粗重的喘息,下身深浅不一地抽送,每一下都撞得我浑身颤栗。

"绍辉……那里……好舒服……"

"这里?"严先生双手托住我的臀部抬高,试探性地一顶。

"嗯、那里……好棒……"

"啧,你今天怎么这么骚。"得到我的答覆,严先生开始对着那个敏感点狂抽猛送;没几分钟后又突然抽身将我整个人翻过去背对着他、压低我的腰抬高臀部再度送了进来。

"啊啊……绍辉……"我抱着枕头感觉腰都软了,严先生从后头更深入地抽插,不停撞击着那处,将我的呻吟声撞得支离破碎。

"别夹那么紧。"严先生使劲抓着我的臀边冲撞边粗哑地说:"多喊喊。"

我整个人都要无法思考了,胡乱的喊着:"绍辉、绍辉……"

"……老公……"

严先生"操"一声,伸手往前握住我的阴茎用力揉捏,同时他俯身咬住我后颈处的肉,挺腰用力做最后冲刺。

臀肉被撞击的啪啪作响,来自下身和后穴的冲击直冲脑门,逐渐领我达到高潮。

"我想射了、让我射……啊啊!"、"哼嗯……!"

最后,我在痉挛着射出来的同时听见严先生闷哼一声就着插入的姿势挺身将热烫的精液全数灌进我体内。

我含着高潮的余韵回头和严先生接吻,再让严先生拉着我到浴室清洗。我们在浴室里没忍住又做了一次,才终于浑身瘫软的上了床。

早上醒来时我整个人被严先生紧抱在怀里,而他已经醒了。

严先生收紧手臂,用下巴蹭了蹭我头顶说:"我给你热了牛奶。"

"你热完还跑回来啊?"我把脸埋进他胸膛回抱住他。

严先生说:"嗯,想让你醒在我怀里。"

"等你给我做早餐。"

"我来开车,我们一起去上班。"

我后来才知道,我的老板其实并不特别节俭。

严先生不包小明星、不上酒店、不玩跑车,但他买了离我公寓只有两条街距离的大厦、工作以外的时间几乎给了我、还破例买了辆法拉利。

严先生说他不敢对我保证未来能怎么样。我们都不年轻了,已经没有年轻人那种口头承诺一辈子都好的不切实际。

他有的是努力让未来更好的憧憬和期许。

不求余生有你,但愿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与你相知且相惜。

本文标题:「不能这么说

本文链接:www.sxxkzm.com/nspd/1652.html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无奈他们二人无法同时请假
  • 方致远放弃了挣扎
  • 「不能这么说
  • 我见他姿势诡异的拿着锅铲
  • 听着她痛苦的声音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