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无奈他们二人无法同时请假

在平时,小感冒还是有的,严绍辉自己也挺容易患上,只不过都还不到需要请假的程度。

可这一次方致远是真的病得很重,咳嗽发烧吃不下饭,整个人昏昏沉沉的都没什么力气,更不用说去上班了。

无奈他们二人无法同时请假,严绍辉只好在出门前盯着方致远吃了药以后匆匆赶去公司,把重要的资料尽快处理完以后直到下午才又匆匆的赶回家。

方致远吃不下饭,于是严绍辉在叫外卖和自己下厨之间犹豫了很久,最后终于在网上搜到一份鸡蛋粥的食谱,挽起袖子来久违的进了厨房。

食谱的步骤没几个,还注明简单易上手,材料只需要米、鸡蛋、盐巴和水;结果严绍辉不是水加得太少就是火开的太大煮得太久,直到第三次才勉强成功的炖出了一小锅蛋粥。

他盛出一碗端进房里,正好方致远也醒了过来。

"你给我煮的粥啊?"方致远病恹恹的起身靠在床头,揉着眼睛看了一眼严绍辉手上的小瓷碗。

"对,嗯,你……尝尝?"严绍辉被这么一问突然感到有些紧张,深怕自己的厨艺被这个在家里一向掌厨的方致远嫌弃,端着碗动作轻巧的坐到床边。

好在方致远的脑袋被高温烧得意识都不太清晰,根本无暇再深思严绍辉亲自下厨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他感觉到身边的床榻陷了下去,见严绍辉靠近便歪头靠上他的左肩,软声说了句:"想要你喂我。"

严绍辉双手颤了下差点洒了好不容易熬好的蛋粥,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是他们交往这么久以来方致远头一次向他撒娇。

平时的方致远还是挺软的,会让着他,偶尔也会满足他情趣上的小愿望,小打小闹日子也就这么过去了;可到底都是三十好几的男人了,方致远除了在床上,平日还真就没有对他撒过娇、要求过什么。

大抵还是有点大男人主义,严绍辉心底或多或少都存有一些想要被恋人依赖的念头;只不过他的恋人是同样能宠着他的方致远,他对方致远有多好,方致远就能够加倍的还回来。

这种互相的感觉也挺好,因此他一直都很乐在其中,忽略了自己心里头小小的念想。

结果猝不及防的被恋人撒娇,他就可耻的……有点硬了。

"怎么了?"方致远察觉到些许不对劲,抬起头问。

严绍辉这才回过神来道:"我先给你吹凉。"

"嗯。"方致远挪了下臀,沿着严绍辉宽厚的背脊轻抚至后腰,再由后往前环抱住,脸贴在他的肩胛骨处揣着鼻音说:"怎么这么好。"

好……可爱。

严绍辉心不在焉的搅着粥,拼命忍住自己不合时宜的欲望。

严绍辉拌了很久,感觉粥的温度已经降下来了,便拉着方致远到他面前侧身坐在自己两腿之间的空隙。

方致远还是没什么力气,歪着头靠在严绍辉身上昏昏欲睡。

严绍辉舀了一勺递到方致远嘴边,轻声说:"张嘴。"

"唔。"方致远依言慢慢的吞下了勺子上的粥。

严绍辉有点紧张,小声的问:"好吃吗?"

方致远嚼着嚼着想了很久,咽下去以后认真的给了评论:"米煮得……太糊了,然后……有点甜味,你是不是放错了?"

"……嗯,或许是。"

"没事啊,你别那个脸。"方致远抬手抹开严绍辉皱在一起的眉心,又戳了下他眼角的小皱纹,笑了笑,"很好吃的,你再多喂喂我。"

"还想吃啊?"

"想。"方致远蹭了下对方的颈间,笑得很满足,"你第一次给我做粥呢。"

被依赖的感觉真的很好,严绍辉没忍住,低头吻了下方致远的额头;先是蜻蜓点水的啄了一口,觉得不够,又啄了一口,还是不满足,便干脆放下碗,捧着方致远的脸颊从他前额吻到眉心,再从眉心吻到眼睑,深深的吻了很久。

久到方致远扯了下他的衣袖才回过神来,低声道:"抱歉。"

最后他一口一口的喂方致远吃完了一整碗的蛋粥,又替他拿来药片和着开水吞了,才到厨房去收拾残局。

期间严绍辉还自己偷尝了一口锅底剩余的带着甜味的粥,那味道真是说不出的怪;他皱着眉把锅子和碗都给洗干净,也不知道方致远给他套了多少滤镜才有办法咽下那一整碗。

终于整理完以后回到主卧室,方致远已经睡着了;严绍辉尽量放轻自己的动作掀开棉被上了床的另一边,不料还是把对方惊醒,缩在被子里半眯着眼睛看他。

"没事,你继续睡。"严绍辉干脆揽过方致远的肩把他抱在怀里,轻声安抚。

感受到熟悉的、温暖的热源,方致远整个人便放松下来重新闭上眼睛。

临睡之际,方致远迷迷糊糊的握住了严绍辉的手喊他:"绍辉"

"嗯?"严绍辉也迷迷糊糊的回应。

"谢谢。"

"嗯。"

交叠的两只手上,光洁的银戒熠熠生辉。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用小怪兽的真实感受知乎_带着小怪兽外出什么感觉
  • 无奈他们二人无法同时请假
  • 方致远放弃了挣扎
  • 「不能这么说
  • 我见他姿势诡异的拿着锅铲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