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皇权富贵肉车lofter_皇权富贵十八未满老福特

十九、月光、黑刀、再遇上。

副标:天草:请NP大神赐我不死!!!

----------我在哪里?肩膀好痛…有什幺东西在我肩膀上,灼烧的疼。

“喂!醒醒…”

---------听着有点耳熟的声音,我痛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前的是罗西南迪那张面色担忧的脸。稍稍打量了四周,发现很暗几乎没什幺光,只除了男人手上拿的打火机勉强照着。

“…这是哪里?”我缓缓的开口询问,方想坐起身来,谁知肩膀痛的我咬牙闷哼一声,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变回原本7岁多的样子。

---------对了!!我帮罗西南迪挡下了一箭。

“你的手别动,伤口有点深…我先给你做应急处理。我现在要把箭拔出来,会很痛,你忍着点。”他先将我扶坐起身,让我正面向他。

“唔…”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

男人从旁边取来了有点湿漉的东西发现点不上火,我看了看发现他腰上系着的酒瓶。

“用那个。”我动了动下巴,他取下瓶子,撕下大半块布,平均淋上半罐酒,点燃了火苗。

接着我看着男人取出携带的精致小刀,然后小心翼翼的割开我肩膀付近的衣料,他倒抽了一口气。

“有点发炎了,先喝点酒吗,比较能减轻疼痛?”男人像似对待什幺脆弱东西似的,掏出腰间的小瓶装莱姆酒递到我唇边,并且小心翼翼的拔着埋在我肩上的弓箭。

“罗西…你这样慢慢拔…唔…我是要痛到什幺时候?”我小心的不让疼痛喊出声,只能试图转移肩膀注意力,这样一想,瞥了男人俊俏的脸庞一眼,深深的为他磨叽的个性感到可惜。

“…”罗西南迪不说话,他看着眼前的小女孩,明明已经痛的额际都是冷汗,连手臂也再抽蓄,竟然还有心思安抚他。

“很痛吗…抱歉?”罗西南迪喃喃。

“有什幺抱歉的,你手让让。”待他手掌离开,我便一手抓着箭尾,猛地使力,尚未凝固的血伴随着箭尖拔出时淌出染红了大片肩膀,我随手扔开箭,疼痛使我咬紧下唇紧闭眼眸,眉毛几乎拢在一起,之后牙齿用力过猛,慢慢的血腥味渗入口中。

“你…!!”完全不知道女孩是哪里来的勇气,竟然一瞬间将箭拔出,钦佩与心疼在他胸口荡出一丝涟漪。

尔后,看着女孩惨白到几乎要昏厥的脸蛋及沾着血的唇,他没有犹豫的,手掌凑近用着蛮力硬将女孩咬紧的牙关掰开,接着他听到她低低的像似泣音的哼了声,他将她揽入自己的怀中,将女孩下巴置于自己的肩膀上,准备再度闭上的牙关就这样一口咬在了罗西南迪的肩上,女孩纤细的身躯颤抖着,肩膀上传来的剧痛,使罗西温柔的收紧臂膀。

在男人肩上咬出猩红的牙印后,嘴里尝到了浓厚的血腥味,我这才回过神松开了口。

“抱歉吶…只能用这种方式分担你的一点疼痛。”罗西南迪,将脸埋向女孩的侧颈,低声的愧疚的喃喃着。

-----------这个人…很温暖。

我安静的阖着眼偎靠在对方肩上。

两人静默了片刻,罗西南迪率先开口。

“为什幺那时候…要救我?!”罗西南迪低声的问着,然后回想刚刚的事情。

原来几个小时前船身剧烈摇晃的原因是因为海军的军舰凶猛开火的关系,虽然途中发生了什幺接吻小插曲,不过整艘船的船员都是以大局优先,当然尔柯拉松就立刻跟着船员到甲板上,状况有点势均力敌,敌军约莫三艘,炮火齐发。

其中一艘便由唐吉轲德操纵着十指,将敌船上的海军一个个给扔进了水里,甚至有一个中尉被操控着,拿着自己的武器朝着自己的船员乱挥。另外两艘船及船上的敌人则是由多弗的手下去摆平。

或许是战况有点太乱,罗西南迪在一脚踢开了一名海军后,一个趔趄,竟然颜面朝地摔了个狗吃屎。这时刚好将一个海军过肩摔完的女孩看见了敌船上的一道银光,在来不及思考的当下,身体却先动了起来,女孩覆在自己身上,然后他清楚的感觉到女孩身躯一震,待他转过来时已经看见女孩肩上嵌入的弓箭。更糟的是在那瞬间,船身大幅度摇晃的瞬间,他没稳住身,两人直接双双滚落船板,掉入海水中,然后意识模糊的当下只见一个庞然大物的身影,接着醒来的他如果没猜错,两人现在正在海王类的肚子里。

“救都救了…你应该先帮我包扎,要以身相许什幺的等我们从这里出去吧。”叹了口气,我伸手拍了拍他宽厚的背当作安慰。

---------------你救下的这条命,我不会忘记的。

罗西南迪在心中暗暗的想着。

男人私下自己身上的衣料一角,然后开始帮女孩包扎,期间还问了对方几次疼不疼,都被对方给一句“不会。”给堵了回来。

“会疼的话---------”

“罗西…你在问下去我血槽可要空了。还有,火快熄了。”我一瞬间打断对方的对话,这句话终于开始使对方俐落的包扎起来。

“好了!!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不到一会儿,男人便看似熟练的打上一个收尾的结。

男人语毕,我便伸手活动了两下,只有轻微不适。我顺道看了下周围,有一些鱼类尸体、破碎的木板、不知道是什幺物种的骨头,空气中还透着一股酸味,可想而知,这是某种生物的胃。

“凛。”我站起身一边回答一边探索周遭,我顺手摸了摸旁边看似肉墙的东西,还带着黏呼呼的胃液。

“我们现在在海王类身体里,好的话可能在水下几米而已,差的话可能就是更深了。糟糕的是你我都是能力者无法在海中生存。”罗西南迪走到女孩身边冷静的分析,突然间整个空间都山摇地动了起来。

我眼明手快的立刻展开多重结界护住我与罗西。

“看来是海王类再跟什幺东西做缠斗。”罗西南迪飞快的说,我点了点头全神贯注的及中在维护结界上。躁动约五分多钟逐渐趋缓,整个晦暗的空间瞬间射入光线。然后在一瞬间我看见一把熟悉的大黑刀握在一个熟悉的背影手中,漆黑到发亮的剑身在月光下彷佛有生命般,而,那把刀在他手中,是如此、如此的合适,以至于“它”就像本就该躺在他掌中般,我心跳冷不防的漏了一拍。

------------不能让男人认出我。

我脑中闪过这个想法,一眨眼间身体便像读懂我的心思般又开始成长,只是这次竟然没冒出蓬松柔软的兽耳及尾巴。

男人回过头时,我已经完全换了个人,视线再度对上时,我突然间有种激动的情绪。脑海冒出了唐吉诃德的话。

“他在两个月内可是把东方蓝掀了一次阿,连驻地海军都束手无策,据说要在十年内找到一个女孩履行承诺就没在东方蓝停留,选择出海当海贼了。”

------------他…没事…他还活着。

米霍克对上女孩的眼神时,突然有种怀念的感觉,他站在岸上静静的凝视着女孩。

“你认识他吗?”罗西南迪小声的询问。对于男人的提问我这下才急忙的移开视线。

“仅仅一面之缘…哈哈哈。”我随口胡诌。

“总之,先上岸吧。看能不能跟男人借点什幺用用。”罗西南迪细腻的发现,女孩有点泛红的眼眶,他静静的凝视女孩的侧颜。

接着两人小心的踩在浮在海面上的海王类尸体爬上岸去,而我,因为肩膀伤口的关系,快到岸上的那刻突然间没使的上力,一个手没稳住眼看身躯便要往下坠。

罗西南迪在一边只来的及得喊一声“小心!!”

电光火时之间,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掌扣住我的手腕,然后猛地使力将我稳稳的拉上去。虽然对于出手相助的人已经有了底,但是,真正近距离看到时我心跳还是有点失控。

“谢、谢谢…”我转开脸,开始在心中万马奔腾。

将近半年了,再遇上时我却赫然现对方身上的霸气更重,几乎是快让人喘不过气的气场弥漫在男人周围。如雕刻般棱角分明的脸庞有着漠然,而那像猎鹰般的黄色双瞳依旧慑人心魂。离开前,还没有见过的胡渣子就这样散布在男人脸颊,这样子更带上一股无法叙述的野性,男人绝美的唇形不知为何下意识的抿了抿。

米霍克也在同时紧紧盯着女孩,想从她身上找到一点关于“那个人”的蛛丝马迹。

银色的长发中带着一小撮火焰般抢眼的红色头发,眼底映着璀璨的火红,一样奶油白的肤色,就如同从同个模子刻出来般的相像,只不过脸型已经成了魅惑的成熟,身材也变得尤其饱满,修长的双腿,细瘦的腰身,在往上看时米霍克不自然的别开了头,轻咳了一声。

“看什幺?”

男人冷清的声音把我从茫茫思绪中扯回来。

“呃…抱歉!!”我赶紧站起身,退至一边去。至少现在保持距离才是上上之策,这个跟猎鹰一样的男人非常敏锐,我绝不能露出一点破绽。

“凛-----------阿噗!!”罗西南迪甫一开口,眼见一旁的女孩便冲撞了过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哥哥,你没事吧?!真是抱歉让你担心了。”我一古脑儿的拔高音量尖叫扑向罗西南迪怀中,没在意撞那幺一下因而再度渗血的肩膀,我压低音量靠向罗西耳边。

“帮个忙,我不能让他认出我。”低声的说着。

“凛?”米霍克好像听到了很熟悉的名字,所以他再次开口确认。

“喔…呃…我是说,“凛冽”的海风以及无垠的海面上~终于看见了一座岛。我们兄妹在航海的路途中被海王类攻击了,多谢您出手相助,不知如何称呼阁下?”

“米霍克。”米霍克简短的说完,视线转向我然后开口“名字?”

“您好,这是我兄长罗西,我叫克里米罗(犯罪的criminal),您可以叫我米罗(镜子mirror)就好。”我故作娇羞的躲向罗西身后,其实只是为了避开男人紧追不舍的探究视线。

“你们,从哪来的?”米霍克状似不经意的问了一句。

“东海。”

“南海。”

异口不同声的回答完后,我直接掐住罗西南迪腰侧的一块肉。

“唉呀~哥哥真是的,我们从东海来的你忘了吗?”我提高音量。

“嘶~看我这记性。对对对、是从东海来的。”罗西忍着疼免强回答。

“血。”米霍克盯着不协调的两人许久,眼尖的看到女孩肩上的鲜红,于是他缓缓吐出一个字。

“呃…”他这幺一提醒我便开始意识到伤口而疼了起来。

“附近没村落,跟上我。”米霍克转身走在前头,我跟罗西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便慢开步伐跟上了前头的男人。

走没多久,眼前突然多了一个山洞,里边有着微微的火光,看样子是米霍克稍早之前就已经整理出来的歇脚处。米霍克往火堆旁一坐,然后一手解开包袱,里面有简单的食物,男人随手抛了两个面包过来,我跟罗西接过后道了谢便开始吃,因为有点饿过头,所以很快就解决手上的那个,之后瞄了瞄米霍克手中那个咬一半的面包,男人似乎也发现了,哼了声,剩下一半的面包又落至我手中。

不要说我没羞耻心,亲都亲过了,我还在意这点间接接吻吗?!更何况,我这不是饿惨了吗?谁还介意那点小事。但是罗西南迪就不一样了,他愣愣的盯着毫不避讳直接口就着口将面包啃的一干二净的女孩。于是,他清了清喉咙表示他去附近找点能止血的草药,这对罗西南迪来说并不难,他曾经有一段时间跟着战国学习,战国曾带着他学习野外生存知识说是为了成为海军需要。

罗西南迪离开后,整个山洞只剩米霍克与女孩,对于面包一事,米霍克也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女孩,突然就回忆起与“那个女孩”的片段。

-----------------餐桌上,女孩抓过他夹着肉片的手,尔后一口吞下他筷子上的食物。

怎幺看,眼前的女人跟“天草凛”那个小女孩都有极大的相似处。只除了一个是7、8岁的稚嫩,而一个是17、18岁的动人,而另米霍克百思不得其解的部分就是------她离开才半年,而非十年。这幺一想,他又再次将视线移置女孩身上,只不过这幺一看女孩已经在火旁蜷曲着身子,脑袋开始有一下没一下的点着,于是米霍克就像回到半年前般很自然的开口。

“伤口处理好再睡,天草凛。”才说完,米霍克马上就有点烦躁自己是否对女孩太过执着,连眼前人的名字都能叫错。就在那一刻,女孩昏昏沉沉的睁开了一只眼,然后口齿不清的回应了他,米霍克的眼神却猛地变得犀利灼人。

-----------------她说“鹰眼,别吵。”

“起来…天草凛。”米霍克一手抓向女孩肩头。

“刚说了别吵,你这大叔做------------!!!!”未说完的话,断在一半。我顿时睁大眼。心中的警铃来不及响,我吓的一个想跳起身,殊不知男人已率先发难。

米霍克手中力道一紧,硬是将人给压向冰冷的地面,对方挣扎的动作被他尽数卸下。脸上的神色带着不由分说的严厉,骇人的犀利眼神如同火炬几乎要烫伤人,空气却是降至冰点般的森冷。他欺身眼神对上我的。

“你可让我好找,天草凛。”

---------------妈妈,我、死、定、了。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摄殓开车白色液体_摄殓车文
  • 皇权富贵肉车lofter_皇权富贵十八未满老福特
  • 用小怪兽的真实感受知乎_带着小怪兽外出什么感觉
  • 无奈他们二人无法同时请假
  • 方致远放弃了挣扎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