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诗诗的任务日记百度云_诗诗的日记免费阅读

-*-

站在愿之所的玻璃窗格门前,那日的记忆彷佛又冲上脑门。

"主人。"身后的白发青年唤了一声。

"伊曦凡,我觉得我的时间远比我想像得还少。"看着自己的掌心,又回头看了一眼身穿黑色长袍的人,面露苦笑,眼神里的绝望清晰得彷佛他们分离只是昨夜的事情,"你准备好了吗?"

见对方不轻不重,却是慎重地颔首,移动步伐走到青年眼前,随着动作晃动的耳饰,发出清脆的声响。

双手环在对方的腰际,闷闷地说着:"我可能要先说再见了,但是下次我们不会如同现在再相见了。"

"凡斯?"白色的瞳孔中流露出疑惑,大袖子下的手迟疑了一会,才放上他的背,一下又一下安抚着。

"你会看见我所没看见的自由,我相信会的。"伸出的手有些颤抖地抚上黑色袍子下没有温度也没有心跳的左胸口,后续动作有些突然地僵在半空中,并没有贴上青年的脸颊。

"伊曦凡?"眨了眨眼看了一下自己依偎的怀抱,仓皇地松开手,褚冥漾对于自己的唐突笑了笑。

"凡斯跟你说了吧!"因为从伊曦凡的反应就可以看出来,所以他没有用问句的形式去询问,"不要有遗憾,如果你还有机会碰到他的话。"

"我们会再相见吗?"青年有些讶异自己脸上的水痕,"我……"

"你跟我的话,是一定会再见面的。"褚冥漾笑着抹掉青年脸上的泪水,"在未来。"

就跟我和你,一定会再相见的。

-*-

祝祷仪式之后紧接就是冰牙的庆典,平日里几乎都是白色为主体的冰牙,多了很多五颜六色。

"亚!"会在办公时候如此无视时间的也就只有褚冥漾一人了,虽然他总是笑眼前的人都依仗着地位为所欲为。手肘撑在冰炎透白的圣木办公桌上,好心情可以看得出来。

"伊菲斯大人,你这是干嘛?"冰炎换上严肃的态度,随后才用羽毛笔的后端搔了搔阻止自己办公的人的鼻子。

"诶!好痒,不说这个,我们去玩吧!"把藏在身后的空白彩灯拿了出来。

"是谁之前说我都不认真办公的?"冰炎挑起半边的眉毛,但是笑意却无法被红眸给遮挡。

"就知道说我!"扎起的低马尾,低低地回旋半圈,褚冥漾假装生气的往门口走去,听到后方传来脚步声,反而因为这样而窃喜。

至少在我的最后,仍旧会有你的足音,在我的世界里伫足,那就足够了。

在一片雪白的世界中,如果像是回原世界那样变发,反而会过于明显,至于他们上班偷懒这事,精灵王大概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吧!

看着眼前的人熟练的为涂上色料的彩灯点上火,并捧在手心中,火光将那人的表情照得一亮一亮,"褚,你有想要祈求的事情?"

"当然啊!为你也为冰牙祈福,因为我知道你从来都不会这幺做,反而觉得是无聊的举动。"睫毛颤了颤,才睁开眼看向火光。

"就不为你自己吗?"冰炎蹲下来,与对方的视线切齐。

"我就不用了,我的未来已经注定在那里了。"将彩灯放进水中,手轻轻施了一点力推送彩灯向前。

"我能够借一点时间陪你,就已经很满足了。"褚冥漾将笑弯的视线停在那双使他一直向前的红眼上。

冰牙的街道上,装饰上许多缩小的彩灯,路途上有认出他们俩的冰牙居民,也有与冰牙交流的其他种族。

迎面撞上自己小腿的精灵小孩,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小男孩发出呼痛声。

在伸出手想要扶起他时,听到小男孩口中说出:"妖师,妈妈是可怕的妖师。"脸上还挂着畏惧的表情,因为声音不小,所以引来旁观。

"伊菲斯大人,真的很抱歉!"小男孩的母亲,头低得不能再低。

"没关系的,我是妖师这点永远不会变,倒是你没受伤吧!"小心地扶起小男孩,拍了拍小小的脑袋说:"愿你平安。"

"谢谢您,伊菲斯大人,谢谢您,格纳过来道歉。"

看着小男孩的母亲,大有要跪他的举动,听到小男孩小声的道歉,褚冥漾摆摆手,赶紧回身走回冰炎旁边,不意外地看见冰炎挑起一边眉,只差没有笑他就是了。

"你尝尝这个。"将手上精致的水晶糖递给了褚冥漾。

"好吃!"甜腻的香气,盖过了口中的血香。

冰炎看了一眼对方的反应,不自觉也勾起了嘴角的笑意,"就知道你会喜欢,明明就是甜死人不偿命的东西,你怎幺那幺爱。"

"你管我。"埋怨地瞪了一眼,深吸一口气把所有的不适给吞下去才说:"我们去花园好不好?"

-*-

眼前的人并没有发现自己已然停下脚步,自顾自地走向花园中的长椅,冰炎只是看着,一次又一次让他心慌的人,彷佛他的前行,是再也追不上的。

明明本质就应该还是他眼中的那个小学弟不是吗?

"你不过来吗?"拍了拍身旁的软垫,转过头询问一直站在门廊旁的人,直到冰炎坐下才满意地闭上眼睛。

"褚。"运气成字之前的挣扎,他一遍又一遍问自己,还能够看着对方多久呢?

"嗯?"在他相当熟悉的怀里,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你的身体……"冰炎还是不忍问了这幺一句,他能够感受到靠着自己的这副身躯,最近有点嗜睡,甚至有点抓不牢。

"封存也不会好了。"知道自己的回应会使环住他的人微微一颤,他还是选择据实以告,叹了一口气又说:"封存是限制我的力量,却没有限制反噬,然而我去执行任务也是使用力量……"

"你!"这一番话堵得冰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再加上上次凡斯在褚冥漾力量暴走那次说的话,一身鸡皮疙瘩。

"你明明说将力量分出去……"褚冥漾将唇压上了那张略为冰凉的,阻止冰炎继续说下去,"你也有你的任务不是吗?黑袍冰炎。"

那次是他第一次看冰炎在自己面前落泪。

TBC

freetalk

大家好,这里是紫欣

花语写到现在,其实我觉得好像越来越不往BE走去,有点像是介在中间,有悲伤也有欢笑,反正到FIN出现的时候就会有解答了哈哈

冰炎的任务就让我再卖一下关子

最后漾漾用吻堵住冰炎的话,我觉得好帅(诶

有空就来陪陪我这个边缘作者聊个天吧。

喜欢我的文章,欢迎按收藏、推荐、喜欢、粉丝或是留言给我

我们下一篇见

BY紫欣2018/08/29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我早就想在这里要你了_想要了吗小东西
  • 诗诗的任务日记百度云_诗诗的日记免费阅读
  • 摄殓开车白色液体_摄殓车文
  • 皇权富贵肉车lofter_皇权富贵十八未满老福特
  • 用小怪兽的真实感受知乎_带着小怪兽外出什么感觉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