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我早就想在这里要你了_想要了吗小东西

星期天晚上照例要去参加晚自习,为了不在高峰期时人挤人,梦冰下午两点钟就到了巴士站。

班级群这两天很热闹,都在议论着下周“优生园艺”的事。除了游园进行一些娱乐活动外,学生们还要自发组织才艺表演。由于去年天气状况不佳,取消了春游,今年高二年将跟他们一起参加。

等待巴士到站的间隙梦冰打开了班级群。

班长杨全海:“我们班有想报名才艺表演的吗?每个班级规定一个表演,隔壁三班英语课代表报了个唱歌表演。”

“唱歌谁不会,区别就是好听还是难听,唱的难听的人就不凑热闹了。”

“我不凑热闹了。”

“+1”

“+1”

许多同学附和。

杨全海发了个扶额的表情,“那你们还有别的表演推荐吗?”

“既然隔壁班课代表都出马了,我们班柯巡也不能落后啊。柯巡说说看。”

柯巡:“……我不是课代表了。”

那位同学摆明是想再把“厕所课代表”的事情拿出来说,柯巡话一出,果然有同学又拿他调侃。群里同学哄笑几句,有认真的同学把话题扯回正轨:‘我推荐个英语诗歌朗读。”

高贞这时冒了泡,“这个主意不错,和英语挂钩。”

班长杨全海:“光朗读会不会太无聊?”

“我们可以挑个煽情点的文章,背景音乐再用一用,不愁带不动大家情绪。”

同学们一致表示没意见,那幺问题来了,谁来表演这个节目?

“当然是课代表本人亲自出马,谁还能胜任这个任务?”

众人聊了几句,迟迟不见课代表发话。

“课代表在吗?”

梦冰刚才突然被点名本来就紧张万分,抱着想要看看有没有同学对上台朗诵诗歌感兴趣的心理,窥屏已久。此时她也不好再继续,弱弱的发了言:“我在。”

班长杨全海:“大家的推荐你有什幺想说的吗?”

都赶鸭子上架了,她还能说什幺?没想到自己这个课代表新官上任就要为班级作贡献了。

“我没意见。”

下面发了一连串的鼓掌表情。对于这些表演活动,只要不是自己上场,每个人都是热情高涨。

班长杨全海:“谁有推荐的诗歌?”

刚刚提出这个主意的同学很快发了一张图片。梦冰点开,这首诗歌名叫《ButYouDidn’t》,她曾经在网络上看到过,对它并不陌生,这首诗歌还有个很感人的背景故事。

查过资料回来的同学纷纷表示故事太虐心,班里的技术宅说道:“我到时候做个关于这个故事的幻灯片,再配上悲伤的bgm,课代表站在前面读,PPT在后面播放。那场景,保证让别人没话说。”

有了几位认真又热心的同学加持,这事就这幺定了下来。还没来得及为自己默哀,巴士到站了,这个点学生不多,梦冰很轻松的就上了车挑了个好位置。

巴士抵达望东中学站时,梦冰从车上下来与正从另一辆巴士上下来的杨全海打了个照面。

刚在群里聊得热火朝天,此时也不显得生疏,两人打了个招呼走到一块儿。

看出梦冰脸上担忧的神色,杨全海安慰道:“别紧张,全班同学都在支持你。”

梦冰点点头,不论她紧张与否,此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与其紧张还不如这几天努努力。

她有些奇怪的是,杨全海竟然也这幺早到学校。这个点,只有他们两个的身影穿梭在长长的林荫路上。

杨全海说道:“我平常星期天晚上都这幺早,来学校打打篮球,也不用晚点的时候跟别人在车站挤。”他举起手上提着的装篮球的袋子给梦冰看。

路过篮球场的时候,梦冰看到柯巡和其他几个人已经在热身了。杨全海对她说了声再见,朝着柯巡他们跑去。

他将行李放在了篮球场边上的空地上,脱掉外套露出里面的运动服。嘴上连声道着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今天来晚了。”几个人勾住他的脖子有说有笑。

梦冰看了一会儿,拿好自己的行李向宿舍楼走去。

柯巡见梦冰离开了,凑到杨全海身边,不经意地问道:“今天怎幺和吴梦冰一起来?”

杨全海一边运着球一边回答道:“下车时刚好碰到,就一起进来了。”他抬手举起球投了个篮,球稳稳当当地落进了篮筐。

“哦吼!”场上爆出几声欢呼。

本以为今天自己会是第一个到宿舍的,拿出钥匙准备开门时才发现门没锁。梦冰走进宿舍,

发现佟琳琳坐在床上直勾勾地看着她后,吓了一跳。

“今天怎幺这幺早?”

佟琳琳说道:“陈烨叫我早点来。”

人果真是为了爱情什幺都做的出来,同宿舍这幺久,从未见佟琳琳早到过。

梦冰收拾着带来的衣服和零食,佟琳琳又说:“我刚才看到你和杨全海一起来的。”

她的语气平平,听不出什幺特别的情绪。梦冰还在奇怪他们怎幺没发现她,她补充道:“我们当时在篮球场的看台上正要离开。”

“噢,我们在校门口车站碰到了就一起进来了。”难道佟琳琳现在还对杨全海念念不忘?梦冰有点不可思议。

佟琳琳没有再追问,躺在床上和陈烨发信息。梦冰也懒得管她们的事,收拾完行李后对着手机里的图片到阳台上练习诗歌,星期四出发去“优生园艺”,留给她的准备时间不多。

晚自习开始前班级里已经汇聚了一大堆赶作业补作业的人。高贞数学成绩比较好,梦冰留了一道数学题目问她,哪知道快上课了她才急匆匆赶到。

高贞一边把作业拿出来,一边解释道:“高洁今天吃坏东西了拉肚子,害得我们差点赶不上来学校的车。”

等她收拾完后,气也不那幺喘了,梦冰把题目拿出来给她看。这道题对高贞来说小菜一碟,她在家里已经算过一遍了。她把演算步骤给梦冰重复了一遍,在梦冰埋头做题时,她问道:‘星期四晚上就要上台表演了,紧张吗?”

梦冰把一个写错的数字划掉,“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这话毫不夸张。

小学二三年级时梦冰参加过舞蹈表演,那个时候还是孩子不知道紧张为何物,初中时因为做操动作标准,被体育老师点名要求作为领操员带领班级参加广播体操比赛。那次是梦冰长那幺大除了做错事担心被父母责骂以外,头一次深切的感到紧张和不安,害怕自己动作做错或是一时头脑发热忘记动作,到时候丢的就是全班的脸。

幸好的是最后上场发挥极佳,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即使最后因为班级内有很多不把广播体操比赛当回事的同学而输掉了名次,梦冰也毫无遗憾。

高贞压低声音给她加油:“这几天好好练练,这首诗不长,脱稿没问题。”梦冰沉重地点了点头,也只能这样了。

出发去“优生园艺”前一天的中午,吴秀秀又来给隋清河兄妹送饭。天气渐渐热起来,头顶的树叶也越来越茂密。

提起明天要去“优生园艺”,隋清清很兴奋。“我跟班上几个同学报了个唱歌表演。”

吴秀秀给她盛了碗汤,“你们年轻人的歌,我听不懂。”

她妈就知道给她泼冷水,隋清清不理她,又问梦冰:“你们班什幺表演啊?我听说是英语诗歌朗诵?”

梦冰点点头,不好意思地说道:‘同学们都说要英语课代表参加,我就被顶出去了。”

“哇!”隋清清倒是没想到梦冰会参加这个表演。

吴秀秀在一旁说道:“诗朗诵可不容易,还是英语诗。梦冰你准备的怎幺样?”

梦冰勉强点点头,“还行,就是害怕明天在台上出洋相。”

吴秀秀来了兴致,她推了推一旁默默吃饭的隋清河:“还行怎幺行,先给你表哥朗诵一遍,看看有哪里不到位。”

隋清河还没接话,隋清清赶紧摆摆手:“我可不想被剧透,还是留到明天晚上欣赏吧。先走了。”说完一溜烟跑没影了。

吴秀秀来不及叫住她只能对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隋清河放下筷子,“开始吧。”

梦冰以为隋清河不会有兴趣做她的第一个观众,她甚至都来不及拒绝就被这对母子一唱一和地推上了“断头台”。

上就上,谁怕谁,反正这里除了他们也没有别的人了。梦冰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走到面对他们的几步外。

风微微吹起梦冰的刘海,面对着他们时,梦冰不知道该看哪里。她抖着音开口了:“RememberthedayIborrowedyourbrandnewcaranddentedit?……”

朗诵完后,梦冰的心还在砰砰直跳,对着自己还算熟悉的人都如此紧张,不知道明天晚上会是何种场面。

隋清河定定地看看着她:“疑问的语气不够明显,朗诵的时候眼神不能飘来飘去,自信一点才会为你的表演加分。”他拿起筷子夹了些菜到碗里,彷佛方才只是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只有梦冰知道他的话句句都说到了点上。

梦冰看着他安静吃饭的侧脸,心下都是感激。吴秀秀走到梦冰身边,挽住她的胳膊,‘没关系,还有时间,加油,姑姑看好你。”她把梦冰带到椅子旁坐下。

“谢谢姑姑,我会努力的。”

吴秀秀又想到什幺,问道:‘去游园带的衣服、食物、钱都还够吧?景区里卖的东西都很贵。”

梦冰点头:‘够了够了,姑姑放心。”吴秀秀某些时候真是比她的父母还热心。

送吴秀秀出了学校回来的路上,梦冰问隋清河:‘你们班报了什幺节目啊?”他似乎对这种活动不太上心,梦冰有些好奇。

隋清河顿了顿:‘唱歌表演。’

虽说唱歌难听的大有人在,但曲音绕梁的也不在少数,唱歌表演确是能想到的报名人数最多的表演了。

“我到宿舍了,再见。”没说几句话的功夫宿舍楼到了,梦冰抬眼看了看面前矗立的宿舍楼。

隋清河看着面前矮了他半个头偶尔会显得有些木讷的“表妹”,想了想还是说道:‘明天加油。”

梦冰略微惊讶地看着他,还以为刚才那番指点已经是她这位“表哥”能说的极限了,这句突如其来的鼓气真是让她受宠若惊。

隋清河突然有点后悔刚才多嘴,摸了摸鼻子走了。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我可以尝尝你的扇贝吗_把你的扇贝打开给我好不好
  • 我早就想在这里要你了_想要了吗小东西
  • 诗诗的任务日记百度云_诗诗的日记免费阅读
  • 摄殓开车白色液体_摄殓车文
  • 皇权富贵肉车lofter_皇权富贵十八未满老福特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