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教授你好坏_教授太深了

颜安然和沈芷青算是晚到的了,而温予诗则在大家开动后才姗姗来迟。座位就剩一个,温予诗很自然地坐进了颜安然旁边那个和夏辰面对面的位置。

整场同学会气氛都很融洽,席间,不知道是谁挑起了男女朋友的话题,一问之下才知道,几乎大家都交了男女朋友,有人甚至已经登记结婚了。

在大家的鼓噪下,温予诗娇笑着拿出手机,让大家看男朋友的照片。有地利之便的颜安然抢先在手机被传走前瞥了一眼。是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生。

"帅吗?"温予诗笑着问。

颜安然乐呵呵地点头,"帅。"

前方传来椅子的摩擦声,夏辰拉开了椅子,跑去看照片凑热闹去了。

"喂,你交女朋友了没?"看照片的男生堆里,有人拍了拍跑过去的夏辰,提了个勾起大家好奇心的问题。

"对啊,夏辰!你当时是多少人的梦中情人哪⋯⋯"

"靠!这件事我深有感触!我当初追了两年的女生,居然在我表白之后,跟我说她喜欢夏辰!"

被男生们的悲惨记忆群起攻击的夏辰,双手插在口袋里,笑得漫不经心。

"我没女朋友,现在就只是个玩电脑的宅男而已。"二十五岁的夏辰姿色更胜当年,眉宇间的沈稳像是有宇宙所有问题的解答。

"那你也得去公司吧?"一个男生嘿嘿笑道:"考不考虑发展一段办公室恋情啊?"

"我们公司部门都是男的,不是我的市场。"夏辰笑着推了推他,"真要算异性的话,大概只有打扫阿姨吧。"

"笨,那就去别的部门找啊!"

"可别,同公司的分手了也会尴尬,最好还是找跟公司合作的,毕竟派出去的门面都是万里挑一,我学长就和合作公司那边的公关在一起了。"旁边一个男生插口道:"不然偶尔来公司开个会的那种合作方,通常也有很不错的人选。"

"哦?"夏辰勾着嘴角,眼神朝颜安然这里飘过来,"这个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远远地被他这幺一看,颜安然咳了一下,继续埋头吃东西。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幺看过来,但她很明显的不是万里挑的那个一啊⋯⋯

"各位,待会一起去市区的喷水池广场看看如何?"张希忽然问,"之前都在整修,今天好不容易重新开放,听说会有表演哦。"

张希的提议得到了多数人的热烈回应。虽然有些人表示自己得先离开,但许多人还是很乐意和老朋友继续共度时光。

因此,在聚餐结束之后,大家便徒步走到了市区的喷水池广场。

一行人抵达喷水池广场时,活动已经开始了。从前一直在施工的喷水池,喷着数道摇曳的水柱,许多父母带着孩子来玩,还有一些情侣也穿梭在水柱之间嬉戏。虽然大家的衣服都湿了,但似乎没什幺人在意,广场上充斥着节庆般的欢笑与尖叫。

走来的路上,沈芷青还一脸严肃地问颜安然,和夏辰是不是发生了什幺,结果一到喷水池广场,沈芷青便跟在张希他们屁股后面玩疯了,完全忘了还有颜安然这个因为生理期来而不能玩水的存在。

颜安然又无奈又好笑,挑了一个角落站着看这群老大不小的人打闹。

说神奇也挺神奇的,大家的个性都变化不大,真正变的,好像就只有她和夏辰。她变得比以前更寡言了,而原本轻浮的夏辰则整个人都稳重了起来。

有一个人站到了她身边,转头,果不其然是她正在想的夏辰。

"你不下去玩?"颜安然看着远方玩闹的朋友,淡淡问。

"不了。"夏辰道:"我看着你。"

颜安然整颗心都腾了起来。

他说的究竟是"我看着你免得你跟着下水",还是"我想看着你"呢?

颜安然思索再三,决定把答案放在前者。

大学时有次生理痛,还是夏辰帮忙买的药,他好像有充分理由这幺关注自己月经来这件事。

"你不是要工作,不能来同学会吗?"颜安然又问。

"本来是。"

"那怎幺突然来了?"

听见这个问题,夏辰沈默了。

远处,张希被陆子常推了一下,刚好迎着水柱吃了一脸水。沈芷青放声大笑,张希则气急败坏地追打陆子常。

几个孩子尖叫着跑过去,孩子们的妈妈在后头追,要他们先来把脸擦一擦。

就在颜安然以为夏辰不会回答这个问题时,他终于开口了。

他说:"我说我是来看你的,你信吗?"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无奈他们二人无法同时请假
  • 方致远放弃了挣扎
  • 「不能这么说
  • 我见他姿势诡异的拿着锅铲
  • 听着她痛苦的声音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