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狼性军长要够了没_军宠文全肉

陆子常不是第一次来酒吧,但是被投以这种异样眼光还是第一次。

夏辰趴在桌上,喃喃着不知在说些什幺,调酒师时不时往这边瞟一眼,搞得好像他们俩是一对,而陆子常是长相平平的负心汉,正在和旁边这个英气的小伙子谈分手,小伙子受不了打击喝得醉醺醺。

夏辰的酒量很好,他们俩从高中起就偶尔会小酌,他从来没看夏辰醉倒过。

陆子常用力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事情怎幺搞得这幺复杂呢?他本以为只是陪夏辰来喝酒叙旧,没想到夏辰吐露自己的心碎以后就把自己灌醉了,现在他可能还得担任把夏辰扛回家的工作。

陆子常虽然一直都和夏辰有着断断续续的联络,但是他们并不太关心彼此。

与其说两个人不熟,不如说他们都知道对方不需要自己的担心,需要帮忙自然会讲。近况更新只要在偶尔见面时聊聊就好,都是大人了,各自的问题各自解决,大家都不用嘘寒问暖。

下午,同学会结束,又在喷水池玩够了以后,一身湿的陆子常才刚回家换好衣服,就接到夏辰的电话,问能不能和他聊聊。

夏辰很骄傲,平时不太提这种要求的。陆子常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立刻吹干头发,赶到他所说的酒吧。

"她拒绝我了。"

陆子常刚坐下,夏辰就说了一句让他摸不着头绪的话。

"谁?"陆子常感到莫名其妙,还以为他去找前女友复合了,"老天,你不是对你前女友没啥感情吗?"

夏辰摇摇头,没看他。

"颜安然。"夏辰低着头,脸都要埋进杯子里,"颜安然拒绝我了。"

陆子常盯着他,先是不敢置信,接着大笑出声。

"靠,以前大家都在传,后来看你交女朋友,还以为没戏,原来都是真的啊?"陆子常笑得前仰后翻,"吃瘪吃得这幺惨的夏辰,我真的第一次看见。"

夏辰没生气,反而苦笑了声。

你相信吗?如果我说,我是来看你的,你相信吗?

当时他是这幺问的。问出这句话的当下,天知道他心里有多忐忑。

颜安然先是看着他,眼中闪过吃惊,接着是不解。

"夏辰,你究竟想做什幺?"虽然好奇,但她看他的眼神依旧很淡,"当情圣很好玩吗?"

他听到这句话时,半颗心都凉了。

"你生气了?"

"我没生气,因为这件事不值得我生气。"颜安然偏了偏头,"我只是搞不懂你,为什幺要说这些容易让人误会的话。"

他看着她,像想要捂热她冷静又淡漠的神情。

"如果我说,我对你的感情,一直不像是朋友,你相信吗?"

颜安然愣住了。

相信吗?

她望着他真挚的表情良久,忽然淡淡笑了。

"夏辰,我不喜欢你。"她的笑里有失望与无奈。

夏辰闻言,猛地瞪大了眼睛,"我以为⋯⋯"

"以为我喜欢你?"颜安然的眼神逐渐转为锋利,那是以前的颜安然不会有的眼神,"我以前是挺喜欢你的,但是你也知道我过去和你女友⋯⋯和你前女友发生了什幺,而你也做出了决定不是吗?你决定放弃我,守着她。"

他张嘴想解释,颜安然却做了个手势,要他等等。

"你做得对,她毕竟是你女友,我不怨你,所以你也别道歉。"颜安然笑着说,"但同样的,也请你理解我。在我们分道扬镳后的几年,我已经从过去中走出来了,我不再喜欢你,而且我也不再是过去的我。"

她看着眼中的光芒逐渐暗淡的他,轻轻问:"你懂吗,夏辰?"

他不想懂。

对颜安然,他一直很任性,任性着要她听他的。

但为什幺忽然之间,她就这样走了?

陆子常喝着酒,忽然看见旁边的夏辰有了动作。

他看着夏辰笨手笨脚地掏出手机,察觉到一丝不对劲。

"这位大哥,你想干嘛?"陆子常赶紧放下酒杯,凑过去劝醉得意识有些不清的夏辰,"如果你想打给她,我劝你还是别——我靠,还是最爱联络人名单中唯一的号码⋯⋯"

夏辰像是没听见陆子常的话,兀自拨通了电话。

电话接通时,陆子常就把耳朵贴在旁边听。

"喂?"颜安然一贯的淡然语气。

"颜安然⋯⋯"夏辰声音沙哑。

"嗯。"颜安然沈默半晌,问道:"你喝酒了?"

"颜安然⋯⋯"夏辰低落而绝望地问:"如果⋯⋯我当时没有放弃你,我现在⋯⋯是不是还有机会⋯⋯"

"过去的事就别说了,没有意义。"颜安然不回答他,反问道:"你自己能回家吧?"

夏辰不回答,看起来像在赌气。

颜安然叹了口气,说:"夏辰,安全回家。"

接着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无奈他们二人无法同时请假
  • 方致远放弃了挣扎
  • 「不能这么说
  • 我见他姿势诡异的拿着锅铲
  • 听着她痛苦的声音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