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爷爷总是要我_爷爷不可以

颜安然在夏辰走后,先是翻出了洗衣精,把床单上弄脏的地方手洗一遍,又整个放进洗衣机里洗。

等床单洗好的时间,她把脸上的残妆卸干净,再把东西收拾好后,实在闲得发慌,就独自在夏辰家晃来晃去。

夏辰家的格局很简单,一间房间、一间浴室、一个狭窄的阳台。他家没有厨房,可能因为夏辰也没有想下厨的念头。唯一的房间里除了床,就只放着一个书架和一个衣柜,简单却不简陋。

和颜安然家不同,夏辰家充满了刚硬又不拘的气息,许多小物件都是随手放着的,角落还堆着一些晶片版一类的杂物,还有几本物理书籍。颜安然从积着薄灰尘的书架上,轻轻抽出了两本丝绒材质的东西,发现是毕业证书。

她知道夏辰大学是物理系的,但不知道他研究所读的是什幺,打开一看,才发现他转读了电机。但说意外似乎也不太意外,毕竟他可是夏辰。总是知道自己要什幺,然后会尽力争取,最后总能争取到。

颜安然把毕业证书归位,想离开书架前,却瞥见书架上层的角落里,有几本因色彩鲜艳而突兀的书。

英汉口译入门。

英国旅游景点。

颜安然心里的某个角落,像融了一样塌陷下来。

她缓缓抽出那本英国旅游景点,随意一翻,页数就停在了介绍巴斯的那一页。

美丽的巴斯城,描画英国气息的街道和风景,全映在颜安然眼里。

那一页还夹着一张被CD套装着的CD。

是〈FiveHundredMiles〉。

那是一首连名字都显得斑驳的老歌,CD是颜安然借给夏辰的。当时两人还没失联,颜安然才刚对翻译产生兴趣。某天夏辰问她,你有没有什幺喜欢的西洋歌手,她便在某个下午把这张光碟拿给夏辰。

"我没有特别喜欢的歌手,但是有在坐车时经常重复听的歌。"颜安然当时笑着这幺说,"如果有天能出国,这首歌的味道,大概就是我的样子。"

夏辰满脸不屑地说,说话那幺文艺,想骗谁啊。

后来颜安然独自去了英国,还是经常听这首歌,但是已经忘了这件小事。

或许是因为时间,又或许是出自她的努力,她越来越少想起夏辰。

当时的她以为这是件好事。

颜安然心乱地将书完好地放回原位,又伸手去拿英汉口译入门。

在把书抽出来时,又有一张照片随着她的动作飘落地面。

夏辰的书柜真是暗藏无数玄机。

颜安然无奈地笑了笑,正想弯腰下去捡,却在看见照片的当下愣住了。

那张照片优雅地正面仰躺着。那是小学二年级的颜安然和夏辰。

已经褪色的照片里,白色的喷水池前,颜安然腼腆地笑着,而夏辰则咧着嘴,在颜安然身后挥舞双手。两个人一动一静,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颜安然不太拍照,夏辰也是,况且两个人都觉得彼此不是需要单独拍合照的关系。因此严格上来说,这张照片是他们两个唯一的合照。

颜安然记得,他们并不是特意拍下这张照片的。当时户外教学,自由活动时间,两个人在附近的喷水池正巧遇见。本要展开一番唇枪舌战,没想到老师反倒先看见了他们,还开心地举着相机说要帮他们拍照留念。

这张照片她已经弄丢了,夏辰居然留到了现在。

那些在她的记忆里,已经淡得快要看不见的故事,都在夏辰摆放的记忆中,又重新浓厚了起来。

颜安然心里那个塌陷的角落柔成一片湖,湖上吹起了风,风吹皱了她波澜平静的内心。

夏辰,你到底在想些什幺呢?

夕阳映在车身上,夏辰开锁后,把自己重重摔进驾驶座。

手机一整天都很安静,偶尔进来一两条无关紧要的讯息或信件通知,但都不是他想要的。

他把手搭在方向盘上,懊恼地用后脑撞座椅。

是生气了吗?

不,出门时看起来不是的。

那怎幺会整天没消没息?

他恼她总是很安静,更恼自己读不懂她的安静。

挣扎几回,他终于拿起手机,找到那个他挂念了一整天的人。

"我下班了。在哪?"

讯息声叮地响起。

"我在我家附近的咖啡厅,你要拿钥匙了吗?"颜安然这幺回覆。

"嗯。地址给我。"他说。

颜安然很快地就传了咖啡厅的地址和店名来,夏辰把手机扔到置物架,发动引擎。但整台车才刚发动,夏辰又立刻把手机捡了回来。

他打开刚才的对话画面,找到最上面自己发的那条:"我下班了。在哪?"毫不犹豫地按下删除。

剩下的画面,就是在今天的日期下方,看起来像是颜安然先传来的讯息。

那条"我在我家附近的咖啡听",看上去热切又期待。

夏辰盯着这个画面看了几秒,终于满意地把萤幕关上。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无奈他们二人无法同时请假
  • 方致远放弃了挣扎
  • 「不能这么说
  • 我见他姿势诡异的拿着锅铲
  • 听着她痛苦的声音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