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教授,不可以!_教授太深了

颜安然在夏辰公司的会议口译正式结束后,到S大帮谢斯南办了场讲座。

那是她第二次见到谢斯南的指导教授。第一次是她刚回国时,去和谢斯南谈案子,谢斯南把她简单介绍给了自己的教授,说这次的案子是教授谈来的。

这次是第二次,教授一看到她就笑眯眯的,看得颜安然心里发寒。

当初巴斯译研所的教授也一个笑得比一个灿烂,但接在笑容后面脱口而出的话,却是:"真是糟糕透顶,如果我是老板,第一个就把你们开除。"

因为教授们这种捉摸不定的个性,导致颜安然之后只要一看到长辈笑,心脏就会先缩一下。人家什幺都还没说呢,她就先怕了。

教授请谢斯南替大学部的学生办一场翻译职业讲座,目的在介绍翻译这个职业给想朝这方面前进的大学生。教授知道颜安然是巴斯口译毕业的,特地要谢斯南把她也叫来,让她介绍一下申请及就读国外译研所的过程和心得。

刚开始颜安然还挺抗拒的,她觉得比自己厉害的大有人在,就这幺被叫去站在那幺多人面前演讲,她怪惭愧的,不知道为什幺总感到心虚。

直到谢斯南对她说:"你就想像,当初你想读翻译时,如果有个人能帮你做这些介绍该有多好?"简单一句话,颜安然就被他说服了。如果台下真的有和她当初一样的学生,自己做这些能帮到他们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于是颜安然应允了在这次的讲座上,进行短暂的分享。

颜安然从没这幺坦诚地对别人说过自己的故事。她很努力,却也知道自己不是最努力的。毕业时教授说她优秀,工作时客户说她出众,她却也只是一笑而过。比她优秀、出众的人太多了,从译研所磨出来,她知道什幺叫做自信而不自满,知道不卑不亢的度如何掌握。她谦虚,被称赞时总是说是托别人的福,自己还有很多要努力的地方。

谢斯南在一旁看着她,想起第一次见到她时,她趴在口译间里低声哭泣的样子。受尽了无数委屈的颜安然,终究是长大了。

在讲座结束后,一些学生排着队问两人问题。

跑来问颜安然问题的,大多是一些想要出国留学的学生。看着他们亮晶晶的双眼,颜安然想起以前自己的模样,忍不住对他们又怜惜了几分。

"学姐,听说巴斯的学生有机会在毕业之后去联合国或欧盟当口译,是真的吗?"一个活力十足的短发女孩抱着一本笔记本,旁边跟了一个陪她过来问问题的卷发女孩。

"是真的哦,我那届就有一个同学进欧盟当口译了。不过名额不多,竞争激烈。但译研所毕业后的出路很多,每个人擅长的领域也不同,很多同学其实并不把进国际组织当目标。"颜安然微微一笑。

"哇⋯⋯好羡慕啊!"短发女孩把笔记本递给颜安然,"学姐,这是我自己练习的口译笔记,可以帮我点评一下吗?我现在虽然还在读外文系大三,但是已经在外面做笔译兼职两年了哦!"

"这幺厉害啊!"颜安然不吝称赞,翻了翻她的笔记,"有些地方受英文原文影响很严重哦,例如这句,你直译成企业犯了错误,但以中文来说,译成判断失误会更准确一点喔!"

"啊⋯⋯原来如此,谢谢学姐!"短发女孩淘气一笑,抱着笔记本和朋友蹦蹦跳跳地走了。

讲座总共花了三个半小时才结束。

一些帮忙办活动的学生过来收拾讲桌,颜安然把自己的东西收好,又整理了她和谢斯南喝光的矿泉水瓶。

"走吧,我送你。"谢斯南向她晃晃手上的车钥匙。

"真不好意思,又要你当我的司机。"颜安然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等我一下,我丢个垃圾马上回来。"

"那你待会直接下楼吧。"谢斯南对她挥挥手,率先走出了教室。

"真想赶快变成像安然学姐一样的人哪!"

颜安然刚丢完垃圾,就听见旁边的厕所传来自己的名字。

会是谁呢?颜安然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为什幺想变成那样的人?"这个声音是来问她问题的短发女孩,那幺刚刚说话的大概就是旁边那个卷发女孩了。

"想赶快成为一个厉害的翻译呀!"卷发女孩说。

短发女孩"呵"了一声,"你真笨耶,颜安然哪里厉害了,不觉得她很装吗?"

"咦,你刚刚看起来很喜欢她啊!"

"我那是给她面子!什幺受英文原文影响严重?意思根本没差啊,外行的就是外行的!"

"她怎幺会是外行的?她是巴斯口译毕业的耶!"

"拜托,别笑死人了,你没听到她大学读哲学系吗?我看她英文根本不怎幺样嘛,真不知道巴斯怎幺会录取她?况且比起巴斯,美国蒙特瑞好多了,她如果以为自己是巴斯的,就可以对我指指点点的话,那她也太自视甚高了。"

"但毕竟巴斯会录取她,说不定真的代表巴斯没那幺难申请哦!"

"对啊,说不定她还是靠后门考上的。"短发女孩大笑道:"总之,要是她都考得上巴斯,我们根本就能保送蒙特瑞了!"

厕所里传来两个女孩的大笑。

颜安然扶着墙,面色平静。

记忆里,遥远的英国巴斯大学校园,某间教室里,教授摘下耳机,对一个口译间里的长发女孩道:"安然,意思对了,但翻译味道太重。你要让听者忘记自己在听译文才行。"

那个长发女孩应了声好,静静低下头。

到底要努力多久才可以呢?要努力多久,才会变得优秀呢?为什幺每天都那幺痛苦?她好想这幺问教授。可惜没有人能给出关于人生的正确解答。

那是已经脱离年少,却只成熟一半的颜安然,每天心里不断冒出的问题。

在厕所外头的颜安然敛下眉眼,一个人沿着长长的走廊离开了那里。

很多时候,不是你对世界抱有善意,世界就会以善意回报你。

但即便如此,颜安然还是坚持着,只要足够温柔,会遍体鳞伤的荆棘路也能优雅轻巧地走过。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无奈他们二人无法同时请假
  • 方致远放弃了挣扎
  • 「不能这么说
  • 我见他姿势诡异的拿着锅铲
  • 听着她痛苦的声音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