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宝贝,是不是快到了_小东西过去趴着

翌日,清早。

伊多英提着两份早餐,带着温柔的笑靥转开周亨锡家的门,每次周亨锡要回去维斯洛时,她都会提早几小时到周亨锡家送他离开,几年来都是如此,早已变成习惯戒不掉了。

她关上门后,看着背对她的周亨锡在整理行李,她索性将早餐放在桌上,银铃般地声音对他道,"亨锡,先吃早餐再整理吧!"

"我正好要找你。"

背对她的人将行李箱的拉炼拉上,走近坐在沙发上吃着早餐的自己。

她大概知道周亨锡要讲什幺,肯定是柳沫沫的事情,昨天他们的一举一动她都看在眼里,她很吃惊,本以为柳沫沫会害怕的逃走,想不到她居然选择留下来。

柳沫沫……即使看到这样的周亨锡,还是接纳了他吗?

她不以为意地拿着遥控器,转到国际新闻台,有些不悦,"如果是关于柳沫沫,我不想听。"

电视上大肆报导着近期在欧洲十分火红的杀手-东方娃娃有关的报导,银幕上艳丽的女子将一把自动步枪瞄准监视器的镜头,一枪击落监视器,随后画面一阵黑,挑衅意味十足。

周亨锡瞄了一眼银幕,蹙了眉,别过头道,"不关她的事。"

他选择坐在另一张椅子上,显然跟多英刻意保持着距离,这个动作让多英有些不满,撇了撇嘴,没多说什幺。

瞧见多英不悦的神情,他没因此放软语气,反而更加直接道,"多英,我很谢谢你对我那幺好,但这几年我也跟你说过不知道多少次,我们之间没有任何机会,我也只是把你当家人一样看待。

你一直对我那幺好反而让我更有负担,也更加愧疚,我希望你别总浪费时间在我身上。

我希望你好好想想,你真的是喜欢我吗?还是只是不甘心而已?不甘心自己花费那幺多的心思喜欢我,最后却什幺也得不到,所以选择继续耗着,认为或许有天我会被你打动。

你知道吗?你这不是痴情,只是不甘心而已。"

多英听到周亨锡这幺说,愣了愣。

她尽可能的想佯装自己毫不在意的模样,可是眼神却没办法说谎,早以流露出痛心,竟不自觉地眼眶泛红。

她缓了缓情绪,淡淡道,"我让你一百次感动也比不上你对柳沫沫一次心动。"

她顿时觉得自己很可笑,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又不愿放手,最后只好选择蒙蔽自己的双眼继续爱。

这样的感情,以为自己紧抓着所以没有失去,但其实根本不曾拥有过,只是她自己没有办法面对失去。

或许她一直自认为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如果轻易的放掉了,怎幺知道以后会不会再遇到?

所以还是要好好把握,即使对方不够爱自己、明知道再拖下去也不会有好结果,但是或许戏棚下站久了可能会是自己的啊!

原来最后束缚着她的只是那份不甘心,谁都不愿意走冤枉路,但当她发现自己竟然真的走了冤枉路时,却又没有勇气再走回头路。

她这时才惊觉,原来打从一开始她的付出与牺牲就只是想从周亨锡身上拿回自己应得的东西,即使他不停拒绝自己,她仍骗着自己,认为时间久了,再这样下去周亨锡一定是她的。

其实她已经用这些付出来证明自己的爱了,不是吗?这样就算已经达到目的了。

爱一个人,这些都不算什幺,这就是爱的代价。

"我没在跟你说柳沫沫,你别扯到她身上去。"

她将脸上的两行清泪抹去,带着一丝悲伤的神情,却刻意压抑情绪,伪装成平静的语气说,"好,但答应我,我们以后仍然是朋友。"

周亨锡应了声,再也没说第二句话。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无奈他们二人无法同时请假
  • 方致远放弃了挣扎
  • 「不能这么说
  • 我见他姿势诡异的拿着锅铲
  • 听着她痛苦的声音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