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你果然看得到鬼

我盯着公车,看见了朋友们没看见的东西,我双眼所见,公车上满满的乘客正望向车窗外的我们。隔天,周茱萸突然现身在我面前,而却我已经忘记她。"你果然看得到鬼,对吧?"她直盯着我瞧,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令人难以转移视线。"昨天你去看的幽灵公车,我就坐...

我拿出手机传了讯息给学长

我听见熟悉的声音抬起头看,向我搭话的人却是一名不认识的男学生。"我可以坐这里吗?"对方问。我转头看向四周,座位几乎已满,而学长也不在。我不情愿地拿起占位的课本,让对方坐下。我拿出手机传了讯息给学长:"你今天不来上课吗?"下课前,我再次拿出手...

她依旧不回答

女学生盯着我瞧,然而却不回话。"那你知道为什么茱萸学姐看不见你,但是却看得到幽灵公车上的鬼?"她依旧不回答,在我转身离开教室时,只听见她用清幽的语调说:"她不是同类,看不见。"究竟她想表示什么?我回头瞥了她一眼,然而她的身影已经消失无踪。─...

「谁呀?」我坐起身

打开房门没见到椅子,我松了口气,随即洗洗澡准备完成明天会议上要提出的修改图面。客人要求得很仔细,哪边要少一个螺丝,哪边要多加几个支撑柱,一忙就不小心忙到凌晨一点半。我关上电脑疲惫地仰躺在床上,关灯准备入睡,然而在我就要进入梦乡时,却听见门边...

「不然妳跟我交换房间?」我提议

"也许是你的房间很干净,所以你才不觉得可怕。""我来这里出差上百次,才没听说你遇到的事。"小薰哼哼一笑。"不然你跟我交换房间?"我提议,但小薰却摇头了。"你不是说不可怕吗?"我不禁抱怨。"好啦,我晚上陪你看看房间有什么异状,不过确认没事我就...

「今天已经是新学期了

灯光下,周茱萸的双脚出现在眼前,我抬头看向她,发现她的制服依旧绣着二年三班的字样。"今天已经是新学期了。"我说出口的同时,感觉哪里不对劲,但就是说不出来。她听了低头看向胸前的学号,轻轻拍了两下:"才刚开学,还来不及改。""所以学姐现在应该是...

我一直很害怕来自过去的丈夫会问我

我把过去没来得及说的话告诉他,告诉他我很想很想他。他静静聆听,不时轻拍我的背,以他现在的年龄恐怕不懂我说的话,而我也不清楚在他返回过去后,是否还会记得在这里发生过的一切。等我停止哭泣后,我们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般望着彼此一笑。我设想过很多属于...

外头风大雨大

这么想要看到鬼的茱萸学姐,在这样夜黑风高的晚上还会出现在教室里吗?不论如何,总不能让女生单独一人待在那间教室里,特别是在这样的夜晚。我想到此,随即拿了雨衣悄悄往门外走去。外头风大雨大,脚踏车不停摇晃,最后我只好牵着车在风雨中前往学校。当我好...

「叮咚──」

"不要开门。"她轻轻按住我的肩膀,表情坚决。"叮咚──""叮咚──"门外的人似乎相当不耐烦,又连续按了几次门铃。"我去看一下是谁。"我掀起棉被准备下床。"不要!我求你!"她哽咽地说着,伸手想捉住我的手臂,但却扑了空。"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

现在亲人死了

亲人死前,他没有好好保护他们,才害得七名亲人葬送火海,就连最后一面也没来得及见到。现在亲人死了,他希望至少能为他们作点事,让亲人不用承受这么长时间的痛苦。在发生那场大火后,棺材陈丧志了好阵子,也曾想过办完亲人的后事就跟着他们一同离开人世。后...

穆荧涵看到却嘟着嘴「桃熙

把药膳放在桌上,江桃熙冷着脸"殿下,用膳了。"穆荧涵看到却嘟着嘴"桃熙,你喂我嘛!""你都几岁的人了。"江桃熙无奈,她端着药膳,坐在穆荧涵旁边,夹着东西喂她吃。外面下起了瓢泼大雨,等等他们还要去另一头的书房,要撑伞。穆荧涵有些抱怨地看着桃熙...

凤勋捏着鼻子

我站在距离两尺处,看着我的一方小天地,就此尘污遍地。虽然早料到得罪李桃英会有后果,这后果比我想像的还不堪。凤勋捏着鼻子,在这时候发挥手帕交精神,陪我一同清扫。"闺密的路太难走了。"她哭丧着脸。"你能不能选个难度低一点的,比方说某个二线精油公...

我就坐在他办公室外

澍耘:交电子稿不合理我就坐在他办公室外,走没两步就能送稿子进去万一不好,当场就可以讨论这才是节省我的时间急惊凤:也许寄电子稿比走路快?澍耘:用脑袋!讨论时是打字还是讲话比较快?你想一想急惊凤:可是他说是因为你做得很好,所以才改用电子稿。这是...

素黑色的真皮沙发

素黑色的真皮沙发,纯色的休息室单人床,床头闹钟时间显示距离她出医院,才过去一个小时。她是极少来过这里的,omega扫过休息室布局,赤脚下床推门而出,她身上还是那件v领紧身短裙,腿根处星星点点吻痕触目惊心,但是意外的是身体极其轻松。鹤熙正坐在...

怀孕第四周伊始

怀孕第四周伊始,凉冰开始丧失耐心。凯莎不再限制她的活动,然而她对孩子的关注依旧在,想逃离凯莎弄掉孩子,几乎比登天都难,omega的本能也步步紧逼,将叛逆的凉冰变得愈发焦虑。而霍阿姨对此的解释只有一句,缺乏alpha信息素的安抚。事实上,如果...

一到了日本

一到了日本,迎接我的是王芝路的父母。她的父母待我如同亲生女儿般,以前住他们家时,王芝路的妈妈都会准备我喜欢吃的东西。我们一路上有说有笑的,日本的街道真的很干净,风景也很漂亮,如王芝路跟我说的一样。晚上,我们吃饱饭,她的父母带我到处走走,看着...

她搬来跟我住已过了一个礼拜

她搬来跟我住已过了一个礼拜,有天她爸爸一个人来店里找她,我想应该是希望她回家住。她爸爸都已经低声下气了,在怎样也是长辈,我威胁她不回家跟爸爸合好就不让她跟我住,我知道我的威胁是有用的,她终于跟她爸爸合好了。但她说还是想跟我住,她爸爸应该是又...

大团圆结全文闪闪发光笔_白结大团圆

有了苏凌彻看期刊的初次体验,杨子琪每拿到最新一期,便会在第一时间好心的赠送给他,然而直到今日苏凌彻都不曾翻动过由新闻社社团出品的期刊。抽屉里、椅子底下,甚至是后方的置物柜满满都是几周累积下来的综合刊物,倒是苏心瑜得知弟弟囤积一堆期刊,虽然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