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往下边塞东西上班短文 你能塞多少樱桃我就陪你多久

往下边塞东西上班短文,你能塞多少樱桃我就陪你多久。把草莓一颗一颗在里面挤成汁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

十一月中旬,并没有马上进入严寒冬季,尽管如此,起风的天气仍旧让人不禁打哆嗦,路上的行人们都纷纷穿起风衣。

结束了万恶的期中考,崔梓淇走出教室,虽然如释重负,却掩盖不了满脸倦容。

"欸!崔梓淇。"

她回过头,发现是会长,"怎么?"

"看你一脸丧尸样,还戴口罩加上难得的大素颜,又是一个平常都没在看书,到了期中周才开始抱大腿的坏学生,也难怪群组讯息都没时间看。"

"我已经一个礼拜没好好睡觉了,现在只想回家躺个三天三夜,最好是久睡不醒。"她一脸哀怨。

"好啦!但睡起来记得回覆一下群组,我们最近又有得忙了。"

"忙?最近有什么活动吗?"

"圣诞节快到了啊,想说办个舞会或者市集之类的。"

"喔。"

圣诞节啊………

"就先这样啦!我下午还有一科通识,先掰啰。"语毕,崔梓淇还来不及说再见,会长便头也不回的跑开,很快便消失在她的视线范围。

再次恢复神智已经是下午三点了,虽然已经恢复精神,崔梓淇还是先赖在被窝好一阵子,大略把重要讯息看过一轮后,才慵懒走下床。安晓芃因为直接去补习班所以不在,此刻,家中安静的只剩外头的飒飒风声。

去厨房倒杯水以后,她到电脑桌前坐下,看似兴致勃勃的浏览网拍,脑中打转的却是另一件事。

转眼间,安晓芃到补习班当助教也一个多月了,但崔梓淇对于她的上班状况,其实一无所知。晓芃就像自己当时承诺的那样,从未在补习班透露出自己的身分,也没有再和崔梓淇聊到邱品扬这人,或许是两人几年下来也有了一定的默契,崔梓淇心知肚明:只要自己不问,安晓芃就也不会主动提起。

关于过去那个人,她很明白,自己不想再跟他有所牵扯,也不想再重蹈覆辙了。

思绪至此,手机的来电铃声打断她飘渺的思绪,说曹操曹操到,来电人正是安晓芃。

"喂?"

"你考完试了吗?"

"中午就结束了,现在窝在家里。"

"喔,我是要说我今天不回去吃晚餐喔,本来五点多就可以闪人了,结果临时要跟别人调班,大概十一点才会到家吧。"

"好啊,那我就……"

"偷来这摸鱼喔?"电话另一头传来的低沉男声,让崔梓淇一时之间的思路断了线。

是那个曾经熟悉且怀念的声音,仅仅一句话,也能让回忆断断续续涌上。

"等我一下,我同事在跟我讲话。"崔梓淇感觉到安晓芃把话筒拿远,但这么做反而让崔梓淇忍不住听得更专心,也因此,安晓芃的声音依旧很清楚,"我朋友本来要等我吃饭,我在跟她讲我被调班了啦。"

"朋友?男朋友喔?"对方戏谑的开玩笑,崔梓淇握着手机,心中五味杂陈。

"谢谢你这么抬举我喔。"安晓芃没好气的回答他,就中断了和邱品扬的聊天,重新回到电话线上,"你后来有讲话吗?我没听到。"

不算短的一片寂静,让安晓芃不禁心生纳闷,还误以为是电话讯号太差,独自对着电话喂了两三次,崔梓淇才打破沉默,"刚刚那是邱品扬吗?"

这下变成安晓芃无言以对,"………这样你都听的出来啊?"

"就是曾经很熟悉所以认出来了而已。"

"好啦,我也不是故意要让你想到他的,谁知道你连那人的声音都念念不忘,他会跑来找我讲话也是出乎我意料耶。"

"我知道啦。"崔梓淇说,同时对着空气苦笑,一切也只能怪自己还记得邱品扬的声音,竟然连隔着电话都藏不住自己的心情。

"那就先这样啦,掰掰。"

"再见。"

结束通话后,她无聊翻翻手机,这才注意到Line多了一则讯息。

是叶世宇。

"期中考结束了?"叶世宇问。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金刚杵进入莲花三灌图片 拜佛求子和尚下种
  •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60章_漂亮的人妻洗澡被公强
  • 施主咬的贫僧好哦:贵族游戏饮精游戏
  • 医生的好大坐着巨大吃饭:师父闭关被男徒弟做哭
  • 很渣很污的皇上选妃子的橙光 陛下我是你皇嫂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