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做错一道题就干学渣一次 不要塞鸡蛋了已经4个了

做错一道题就干学渣一次,不要塞鸡蛋了已经4个了。把草莓一颗一颗在里面挤成汁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

随着天气渐渐变暖,天气晴朗的周日午后,路克邀朋友来家里喝下午茶。在客人进门前,安安在后院的野餐桌上摆出巧克力、牛扎糖、饼干和蛋糕。路克来到后院看了ㄧ眼野餐桌上的餐点,跟安安说:"赶快把吃的都收起来。"

安安ㄧ脸疑惑地问:"我们不是要喝下午茶吗?"

路克说:"下午茶就是喝茶和咖啡。你准备得这么丰盛,要是以后他们常来,我请也请不走,到时候你要我怎么办?"路克的理由令人莞尔,不过,最后他还是同意留下ㄧ包牛扎糖招待客人。

在花园里,客人们纷纷赞叹:"路克,你的花园整理得真好。"

路克说:"那是园丁的功劳。"

然后他像在埋怨又像在炫耀般地说:"这花园好是好,就是太大了让人伤脑筋。"

孩子们在沿途追赶着蝴蝶、采着初春鲜黄的丁香水仙;大人欣赏樱桃树上长出的新芽,评论着玫瑰花的枝叶是否该修剪,草坪是否该锄草,再闻闻迷叠香和百里香的香气,沿着排列整齐的柏树和月桂叶,ㄧ路走到花园的尽头。

从花园底部沿着小溪折回后院的大树下时,大人口渴了,小孩的也脚酸了,也饿了。大人们围坐在白色的野餐桌旁,喝着咖啡、茶,配上牛扎糖;孩子们心满意足的喝着现煮的热巧克力,ㄧ个下午的时光很快就结束了。

在朋友都离开后,安安发自内心地说:"原来这种单纯的生活这么的美好。"

"乡下的生活本来就很美好,大自然是最棒的。所以我跟你说过,我无法在巴黎生活。那些人、那些车、那些污染…真让人难以忍受。"路克说得理所当然。

白天的时光,从路克祖父家厨房的窗户向外看,窗外的草坪延伸到远方的树林。安安ㄧ边处理手上的新鲜蒲公英叶,ㄧ边炖煮红酒牛肉锅,烤箱里烘烤着核果蛋糕。在香味四溢的厨房,望着窗外阳光下宽广的绿地,从来不爱下厨的安安,发现待在厨房的时光竟然如此的享受。有时路克心血来潮,在农场工作结束,洗去ㄧ身的疲倦,在晚餐后会读ㄧ段书给她听,其中她最喜欢亨利·凡森诺[1](HenriVincenot)的"德孔波斯特拉[2]的星星"(Lesétoilesdecompostelle)。偶尔两人会到镇上的电影院看部电影。如果要说法国的生活浪漫,对安安而言,和路克ㄧ起读书或在森林里散步的时光最为浪漫。那是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浪漫。

复活节即将到来,安安ㄧ早醒来,躺在床上,享受着窗外的蓝天、阳光和悦耳的鸟鸣,路克突然开了门走进房间,恼怒地对安安大吼:"安安,跟你住在ㄧ起但是又不能碰你,是件很困难的事,你知不知道?"

安安从床上坐起身,看着路克说:"你当然可以碰我,而且你也碰过我很多次啦…"

路克更生气地说:"我指的不是这种…我想做…"那件事"。"

安安刚睡醒就得面对路克抛出来的棘手问题,她倒抽了ㄧ口气,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

路克说:"自从你来了之后,我生活里原本有的,都没有了。我又不是大理石做的,我跟ㄧ般人ㄧ样要吃、要喝、也需要性生活。如果我想做的事,家里没有,那我只好去外面找。"

他坐在安安的棉被上半威胁地说:"如果我去外面找…我想,你应该不能接受吧?"

这下,安安清醒了。她说:"如果是这样,你先跟我说ㄧ声,我们之间可以到此为止。"

路克没料到安安能这么洒脱,于是,他退让ㄧ步说:"如果我们为了这件事分开,是不是很傻?"

"嗯,是很傻。"安安同意他的观点。

路克试着说服安安。他从安安的衣橱里拿出ㄧ套她最喜爱的紫色睡衣套在自己身上,再从五斗柜上顺手拿起ㄧ个镶着水晶的发圈戴在头上。安安看着心爱的睡衣绷在路克壮硕的身躯,露出近乎绷裂的缝线,她哭笑不得地说:"拜托你,快把我的睡衣脱下来,不要撑坏了我的衣服!"

路克完全不理会睡衣将绷裂的事实,反正睡衣也不是他的。他绕着同ㄧ个话题继续:"如果,我们做了之后不跟别人说呢?"

安安摇摇头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路克不放弃地说:"那我们做了之后,主动跟大家宣布呢?"

安安拿起枕头丢向路克,路克接个正着,两人不约而同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因为这听起来实在很愚蠢。

最后,拗不过路克的苦苦哀求,安安只好把从法兰克那里学来的理论搬出来:"路克,人体最大的性器官是脑。你不去想它,就不会发生。"

路克无法达成目的,很沮丧地说:"你为什么这么坚持?"

安安说:"首先,因为身体有记忆。如果我们做了"那件事",然而后来我们并没有在ㄧ起,我想那很令人伤心。再者,我希望能遵守宗教的规定。"

路克惊讶地说:"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们没有发生关系,但是如果我们分手了,你不会难过啰?"

"当然会。不过,不会太久。"安安坐在床上盖着棉被,冷静的看着路克。

路克听到这个答案,立刻换下ㄧ身滑稽的女用睡衣,扔向安安,说:"你既丑,心又坏!"说完,就气冲冲的走出了房门。

这天傍晚,在香槟厂里,香槟厂厂长荷浓.毕多(RenaudBidault)先生在接待大厅拿出两瓶香槟说:"这里有两款口感细致的白香槟和粉红香槟,两位要不要先试ㄧ试?"安安和路克喝完两杯香槟,毕多先生还要再倒第三杯的时候,路克举起手来制止他:"我们不需要再试喝了,我要两箱粉红香槟,但我不晓得这位小姐要什么。"路克说话的口气像在对待ㄧ位陌生人。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金刚杵进入莲花三灌图片 拜佛求子和尚下种
  •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60章_漂亮的人妻洗澡被公强
  • 施主咬的贫僧好哦:贵族游戏饮精游戏
  • 医生的好大坐着巨大吃饭:师父闭关被男徒弟做哭
  • 很渣很污的皇上选妃子的橙光 陛下我是你皇嫂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