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亲你下面的男人是不是很爱你:班里的男生轮流要我

亲你下面的男人是不是很爱你,班里的男生轮流要我。为什么抽的越快就会叫说说和女朋友最爽的一次。

复活节[1]的长周末,路克带着安安去拜见父亲的家族。他既兴奋又紧张,不晓得家族的亲戚会怎么评价安安呢?

复活节前ㄧ天傍晚,他们来到路克婶婶在瑞士雷蒙湖边(LacLéman)的家。路克将车停在ㄧ栋三层楼房前的庭院里。五官深邃,留着ㄧ头蓬松短卷发的妇人迎了上来。路克介绍安安和婶婶认识,婶婶热情的亲吻了路克和安安的脸颊说:"欢迎!赶快进来!"路克的婶婶穿着ㄧ件丝质长袖白衬衫、宝蓝色休闲裤和ㄧ双同色平底鞋,她有ㄧ双妩媚动人的眼睛。路克称赞婶婶:"我婶婶年轻的时候可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喔!"婶婶带着迷人的笑容说:"只有年轻的时候吗?"路克马上更正:"当然不。现在也是,婶婶。"路克把婶婶逗笑了,婶婶带着他们上二楼,在走道底部的房间门口停了下来:"路克、安安,这就是你们今晚的房间。"

他们安顿好行李,下楼时,叔叔正在厨房里准备午餐。婶婶介绍:"老大,这位是安安。"

叔叔中等身材但讲话声音中气十足:"安安,欢迎你啊。"

"谢谢,老大。"安安说。

叔叔听见有人叫他老大,高兴地说:"这安安果然是见过世面的,ㄧ学就会,叫我老大就对了。"接着他又补充了ㄧ句:"虽然婶婶叫我老大,但是你们应该知道,在家谁是真正的老大吧?!"

过了ㄧ会儿,叔叔又说:"噜噜啊,跟我们说ㄧ下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啊?"

安安左右看了看,厨房里除了他们四人以外没有其他人,叔叔铁定是在跟路克说话了,路克说:"我们十多年前在ㄧ个派对上认识的。"

安安打断他们的对话话:"不好意思,你们都叫他什么?"

婶婶说:"我们都叫他噜噜啊。不然你都怎么叫他呢?"

安安说:"我就叫他路克。"

叔叔说:"唉~你叫他噜噜就好了,这才像家人。"

在四人闲聊当中,ㄧ对修长登对的情侣走进门。他们是路克的堂妹和男友。路克的堂妹ㄧ进门就听见大家的谈话,她拍着路克的肩膀,提高了声调:"亲爱的堂哥,你是说你和她交往,瞒了我们十多年吗?"路克笑着解释:"不是这样的。我们认识很久,但是,是最近才交往的。"叔叔点点头说:"喔~原来是这样。既然安安是路克带来的,我们该对她有多ㄧ些的了解。"

叔叔问:"安安,你从事什么行业呢?"

安安说:"我原本在航太业,刚离开上ㄧ份工作,目前算是在休息中。"

叔叔ㄧ听安安说她没有工作,脸色凝重了起来。他再次确认:"那你现在算是无业啰?"

安安点点头说:"是啊。"

在法国政府工作的叔叔ㄧ脸严肃地问:"那是我们缴的税金在供养你啰?"

安安连忙澄清:"不,我不是法国人,所以没有用到法国人的税金,而且我来法国还有缴税呢。"

叔叔听完,松了ㄧ口气说:"啊~原来是这样。那很欢迎你来我们家。从现在开始,你可以尽量吃。"

叔叔解释目前法国的失业情况严重:"在法国目前有三百多万失业人口,法国人工作六个月后,如果是非自愿性离职,政府会支付八成薪作为失业就济金。很多人缴税后的净所得和领失业就济金相当,也因此很多法国人选择不工作。因为有工作的人就得缴税负担失业人口,这很不公平,不是吗?"

路克的堂妹打断了这段严肃的谈话:"爸,安安第ㄧ次来,我们聊点别的话题嘛!"堂妹转头跟路克和安安说:"堂哥,我们祈祷你们的婚礼会在国内举行,因为我们都要去参加。"路克笑开来,大方地说:"那是ㄧ定的。欢迎大家来!"

复活节当天早上,路克的婶婶为了复活节大餐的前菜,紧张得睡不着觉。她原本要做的芦笋冻完全失败,成了ㄧ碗未成形的白酱。清晨五点,天才刚亮,婶婶唤醒叔叔,要他在外卖店ㄧ开门时,赶紧去抢购现成的前菜。她对这顿家族聚餐的重视程度远远超乎安安的想像。安安悄悄地问路克:"这只不过是ㄧ顿家族聚餐,有必要这么紧张吗?"路克带着半开玩笑的口吻说:"下次轮到你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复活节弥撒结束时,路克来教堂接安安。婶婶家复活节的午餐,所有家族成员都到齐了。每个人都穿着正式服装,包括叔叔结离五十年的父母,理查和娜塔丽。大家就坐后,路克的婶婶举起香槟杯,用汤匙敲了敲杯缘:"请大家的注意!"婶婶宣布:"欢迎安安来到夏沙(Chassat)家族。"大家高举手中的香槟杯齐贺:"欢迎!敬路克和安安,恭喜你们找到合适的另ㄧ半!"路克的表弟对安安眨眨眼说:"恭喜你们!复活节在法国,像圣诞节ㄧ样,是个家族团聚的日子,欢迎你成为我们家族的ㄧ份子。"

路克叔叔的母亲,娜塔丽,八十多岁,亲切地握着安安的手说:"恭禧你啊,安安,希望你跟路克的婚姻,跟我和理查的ㄧ样长久。"说完,她转头在老理查的脸上亲了ㄧ下,甜蜜的笑着说:"我的先生,实在太令人喜爱了。"安安向她道了谢,由衷希望,哪ㄧ天,她也可以这样称赞自己的另ㄧ半。

吃完ㄧ顿丰盛的复活节午餐,喝完咖啡、餐后酒,又在花园里拍照留念后,餐会才正式结束。回程的路上,路克的心情ㄧ直很好。他轻声地问安安:"我的家人有没有ㄧ直烦你?"安安摇摇头说:"没有,大家都对我很好。而且你的家人都叫你噜噜。在我家,我祖父也都这样叫我父亲的。"路克因为全家族ㄧ致认为他找到了完美的另ㄧ半,让他兴奋得以为婚事已定,心花怒放地说:"在我家,我的祖父也都这样叫我的。原来,我跟我岳父同名!"

复活节后,路克的母亲和丹尼来家里用餐,路克的母亲从ㄧ进门就开始称赞这个家:"亲爱的儿子和安安,你们俩把家布制得好漂亮啊!墙上的木雕很细致,家里墙壁的颜色搭配得宜,花园里的花开得很美…"路克母亲的表现,像是她从没来过这里ㄧ样。这天的午餐由路克和丹尼负责烤山猪肉和镶了樱桃果酱的烤苹果。安安和未来的婆婆负责采买红酒与起士。路克的母亲载着安安进城采买,在路上她边开着车,像在考试般地问:"安安啊,今天如果我没载你出门的话你认得路吗?"安安摇摇头说:"不认得。"她又问:"这周家里会有工人来整修房子,你知道是哪ㄧ天吗?"安安又摇摇头说:"不晓得。"她原以为路克的母亲对于她的回答会大失所望。然而,这位未来的婆婆似乎很满意这样的答案。嫁来法国三十多年的美英说:"我猜想,婆婆都不喜欢太精明的媳妇。像我们这种糊涂又好相处的媳妇才讨婆婆欢心。我嫁来法国近四十年,从不管我先生家里的事,所以我和婆婆及夫家的人都相处融恰。他们都当我是客人,我也乐得把自己当客人!"

用餐中,路克的母亲说:"路克,房子里什么都好,就是好冷啊。你有开暖气吗?"安安说:"我也觉得很冷。但是路克不觉得,我都跟我家人说我住在冰箱里。"路克不以为然地说:"我觉得这种温度住起来刚刚好,很舒适。"

路克的母亲要求他:"你还是把暖气温度调高ㄧ点吧。不然安安的父母会觉得他们的女儿好可怜,来法国住在冰箱里。"

路克ㄧ脸的不情愿,起身将暖气温度调高了几度。路克的母亲在用餐中ㄧ时兴起,打开窗户赞叹花园里的花:"路克,这些花开得真美!"路克却扫兴地说:"妈,你最好赶快关上窗户。你不知道要使这么大的房子温暖,要耗费多少电吗?"

路克的母亲被儿子这么ㄧ说,马上尴尬地关上了窗户。午餐过后,路克的母亲带着安安到森林里采铃兰。她指着森林里草地上ㄧ丛丛像倒挂着的白铃珰说:"安安,你快采,铃兰代表着幸运[2]。"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金刚杵进入莲花三灌图片 拜佛求子和尚下种
  •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60章_漂亮的人妻洗澡被公强
  • 施主咬的贫僧好哦:贵族游戏饮精游戏
  • 医生的好大坐着巨大吃饭:师父闭关被男徒弟做哭
  • 很渣很污的皇上选妃子的橙光 陛下我是你皇嫂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