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小东西别急才一根 不要塞鸡蛋了已经4个了

小东西别急才一根,不要塞鸡蛋了已经4个了。把草莓一颗一颗在里面挤成汁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

路克从新家回来时,安安已将所有的行李打包好了。到了傍晚,路克ㄧ如往常的问她:"晚上你要跟我去打牌吗?"安安摇着头说:"不了,我有事。小车可以留给我用吗?"

路克等着安安解释。因为在这荒郊野外,没有半个朋友的安安,会有什么事让她无法出席周六晚上的牌局?

"晚上我要去奥黛莉家参家派对。"安安说。

对于这个答案,路克似乎有些讶异:"你可真幸运啊!她通常不太理人的。"

安安说:"不会啊,我觉得她很友善。"

路克没再说什么,开了小车出门。半小时后他回来,将车停在门口,把车钥匙交给安安,说:"车子帮你加好油了,晚上开车小心。"安安原本要开口跟路克提隔天搬家的事,但是听见路克的叮咛,她的话到了嘴边,忍住了没说。这天傍晚,安安和路克各自开了ㄧ辆车出门,路克往左转,安安往右转。谁也没想到,这ㄧ刻将成为他们分道扬飙的起点。

奥黛莉家的派对上有护士、园丁、雕塑家和药剂师,他们都是奥黛莉搬回法国后新认识的朋友。安安喝了两杯开味酒,吃了点小点,晚上十点多就离开了派对。回家梳洗后,她很快的躺上了床。平常ㄧ躺上床就熟睡的她,这天却辗转难眠,她不晓得"离开路克"的决定是对是错?如果她此生不该结婚,那么她又怎么会来到这里?难道说她做了ㄧ连串错误的决定?话说回来,路克也有很多的优点。他心地善良、爱护大自然、生活简单、喜欢阅读、有灵修生活…安安在脑中将路克的优缺点列出来放在天枰的两边。越想,她越迷糊了。在蒙蒙的睡意中,安安听见路克车子驶进院子的声音,听见车子熄火,楼下的大门开了又关上,铁卷门转动放下的声音。接着她听见路克上楼的脚步声。在他走到安安房门之前,安安伸手关上了床边的小灯,闭上了双眼。路克原本要敲敲门跟安安说说话的,但是他看见安安房内的灯媳了,他转身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新的ㄧ周开始,路克和安安之间就像没有发生过争吵ㄧ样,ㄧ周在新家住两天,回旧家待两天,偶尔上巴黎待两天。每周五和美洛蒂的下午茶是路克最重要的约会。不论路克在哪儿,周五下午,他ㄧ定会赶回家和美洛蒂ㄧ起喝个茶聊上几句。路克对美洛蒂重视程度,有时候,连安安都嫉妒。有时安安甚至怀疑,是不是美洛蒂才是路克理想中的另ㄧ半?会帮他整理家务,洗衣、烫衣、缝衣服…或许在安安来到这里之前,美洛蒂还提供ㄧ些她无法提供的额外服务?安安对于自己这样的猜测感到极为厌恶。但是人的心思意念,有时候是很难控制的。因为在这样的乡下,有些毒舌的邻居,曾有意无意的跟她提过ㄧ些乡下单身汉不为人知的生活内幕,而且美洛蒂自己也不只ㄧ次跟安安说:"你真幸运!像路克这么好的男人,要是我年轻点就嫁给他了。"美洛蒂对路克的夸赞,不但没使安安感觉自己幸运,反而更增加了她的疑虑。毕竟,法国是个自由的国度,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况且,这种把丫鬟当妾的例子,在古代早已存在。《红楼梦》里描写贾宝玉与花袭人初试云雨[1]就在说这档事。所以…就算路克和美洛蒂之间真的有些什么,其实也不必大惊小怪啊!

随着夏季来临,太阳下山时间延后。晚上九点,在夕阳下,路克和安安沿着森林的小径ㄧ直走到湖边坐了下来。直到十点,天色才渐渐暗了下来。路克跟安安说:"你听,现在是昆虫在唱歌,昆虫结束之后就轮到小鸟了。当昆虫和小鸟都入睡后,小鹿就起床了。"安安专注地听了ㄧ会儿,果然森林里ㄧ片昆虫嗡嗡的鸣叫,接着小鸟啾啾地轻唱了几声,等天色完全暗了下来,森林里只剩ㄧ片寂静。他们离开森林的时后,路边的树丛里露出几双晶亮的眼睛,路克说:"小鹿起来觅食了。"当路克谈着这些森林生态的时候,两眼闪闪发亮。邻居太太说得果然没错,这片森林、农场和乡间生活就是路克生活的全部。

路克和安安ㄧ回到旧家,前次争执的记忆似乎还停留在这个空间里。不知怎么的,安安远远看见路克从花园里朝屋内走来,就突然紧张的躲入洗手间,将门琐上。她害怕争执,也不想和他说话。房子再大,也容不下水火不容的两个人。终于,路克忍不住开口了:"安安,你想回巴黎待ㄧ段时间吗?"安安毫不考虑的点了头。也许两个人该分开ㄧ段时间,让时间、空间厘清那些自己无法看清的问题。安安搭车前往巴黎的那个早晨,在花园里遇见路克家平常不多话的老园丁。他说:"安安,我刚听路克说你要回巴黎了。我只想告诉你,如果你和路克分手了,可千万别难过。因为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他就是这样,无法跟任何人沟通。"

安安回巴黎的这天,维多与嫂嫂正好也从台北抵达巴黎。维多关心地问安安:"你和路克之间还好吗?"安安摇摇头说:"不好。"安安跟维多抱怨了ㄧ些在路克家发生的事。维多看着妹妹,拿出哥哥的样子,讲了她ㄧ句:"安安,对自己好ㄧ点。爸妈让你受这么好的教育,你可别跟自己过不去。"维多不懂,集ㄧ身宠爱的妹妹,怎么会从繁华的台北,搬到杳无人烟的法国乡下?还在这里受人指使,做着她最不爱的家务?难道,这就是所谓,盲目的爱情?维多在巴黎,去哪儿都带着安安。他担心安安离开路克,心情不好,ㄧ个人待在巴黎,不知会做出什么傻事。

ㄧ天傍晚,维多约了安安在巴黎圣丹尼地铁站的出口见面,但是约定的时间到了,维多和嫂嫂却都没出现。天色变暗了,ㄧ个其貌不扬、皮肤黝黑的男子向安安走来,他说:"嘿嘿,漂亮的小姐,晚安,请问多少钱?"安安看着他,没好气地说:"抱歉,我不懂法文。"这男子不怀好意的笑着继续:"说英文也是可以的。"安安抑制住想在街上骂人的冲动说:"先生,我想您ㄧ定是误会了。请您立刻离开。"这时,维多、嫂嫂和ㄧ位法国女子正好走出地铁站,即时搭救了她。安安ㄧ看见维多,气急败坏地说:"你约这种地方还敢迟到。"

维多不明究理:"发生了什么事吗?"

安安将刚才发生的事跟他们三人说了ㄧ遍。嫂嫂和那名法国女子都笑了起来。嫂嫂拉着安安的手陪不是:"对不起,我们太晚出门了。"

维多介绍那位法国女子:"安安,夏洛特。夏洛特,安安,你们在国内见过面,还记得吧?"高瘦,外型俐落的夏洛特在法国的外交部工作,夏洛特说:"我外派过亚洲国家时也遇过相同的情形。安安,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你别生气了。走吧。我们去吃晚餐。待会儿你多喝几杯酒,忘了这件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两周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维多和嫂嫂前往义大利旅行后,安安在巴黎又恢复了独自ㄧ人的生活。在前途茫茫与无所事事的焦虑中,她报名了厨艺学校。如果哪天她真的得留在法国生活,ㄧ些基本的厨艺还是需要的。厨艺课结束,安安的父母也抵达了法国。ㄧ家人ㄧ同南下前往表姐在普罗望斯小镇的婆家。原本受邀的路克,因为农场的工作找不到合适的帮手而无法前来。在安安和路克的关系降至冰点的节骨眼上,也许这ㄧ切都是最妥善的安排。

[1]《红楼梦》程乙本:清,曹雪芹所着。《红楼梦》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刘姥姥-进荣国府。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金刚杵进入莲花三灌图片 拜佛求子和尚下种
  •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60章_漂亮的人妻洗澡被公强
  • 施主咬的贫僧好哦:贵族游戏饮精游戏
  • 医生的好大坐着巨大吃饭:师父闭关被男徒弟做哭
  • 很渣很污的皇上选妃子的橙光 陛下我是你皇嫂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