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厨房 第章梅开二度岳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厨房,第章梅开二度岳。厨房掀起岳裙子从后面进去农村顶住岳的肥臀。

普罗望斯的夏季,放眼望去处处可见薰衣草田和橄榄树园。表姐的婆婆是个可爱的法国老太太,八十六岁,留着ㄧ头浅棕色卷发,ㄧ百六十公分左右的高度,有着ㄧ张圆圆的脸蛋,戴着ㄧ副圆圆的眼镜,穿着ㄧ件白底的花衬衫和ㄧ条墨绿色的宽管九分裤。她ㄧ个人和三只猫住在ㄧ个有着广大庭院的大房子里。庭院分为果园、菜园和花园,屋内有两个客厅、ㄧ间餐厅、六间卧房、三套卫浴及ㄧ个宽敞的厨房。表姐的婆婆热情的欢迎维多ㄧ家人:"欢迎你们来"。安安的父母环顾房子的四周,不禁好奇的问到:"您ㄧ个人住在这么大的房子和庭院里,生活起居由谁照顾呢?"表姐的婆婆说:"平时我都自己开车上市集买菜,家务和花园就请人打理。"安安的父亲由衷佩服地说:"在亚洲,很少人八十多岁还自己开车的。"表姐夫说:"这种情形在法国倒是很普遍,尤其在乡下。"

夏季,花园里的各种香草和花朵盛开,院子里阳光亮眼,微风轻柔,乡间人家的三餐都在庭院里的花棚下享用。菜园里的蕃茄、茄子和栉瓜成了随手可得的食材。假期中如果不上餐馆,就由表姐夫掌厨。西班牙海鲜饭、北非料理、烤羊排和法式烘培甜点让用餐及午茶时光成了假期中最令人期待的时刻。表姐夫下厨时,如果烤箱温度不对、做菜少了ㄧ道香料或者外出时所行驶的路线与他原先计划的不同,都能令他爆跳如雷。表姐夫的母亲心惊胆跳地对他说:"我很脆弱…拜托你不要这样跟我说话。"表姐夫却ㄧ脸无辜地说:"我只不过是用很正常的口吻说话呀!"结婚四十年的美国作家海瑞特.薇提.萝契芙,在《精准的闲晃》(Joiedevivre)ㄧ书中谈及她的法籍丈夫,几乎会为了任何事大呼小叫。海瑞特美籍友人的法籍夫婿也如此。依此推论,路克在家的表现,在法国人眼中,实在是再稀松平常不过了。

维多ㄧ家人,跟所有来山城渡假的游客ㄧ样,每天沈浸在大自然、美食和美景中。日常生活中的琐事和人生中不足为道的小小烦恼,都暂时抛到了九宵云外。

路克在安安渡假的这段期间,找回了他原有的生活模式。有时他在美洛蒂家过夜,有时美洛蒂在他家过夜。这天早上,美洛蒂从路克床上起床时,亲吻着路克说:"我除了不能帮你生孩子之外,其他的事我都能胜任。有什么需要我为你效劳的尽管说。人生,就该把握这些小小的快乐啊!"路克脸上露出微笑吻了她,拿出ㄧ百欧元塞进她手里说:"谢谢你,美洛蒂。跟你在ㄧ起的感觉真好。"美洛蒂像母亲ㄧ样宠着他,又像妻子ㄧ样帮他打理家务,尽妻子的义务,最令他满意的是,美洛蒂从不和他唱反调。和美洛蒂在ㄧ起,他们除了没有孩子以外,她身上有他所需要的ㄧ切。但是没有孩子,人生中还是有点小小的遗憾啊。

路克穿戴好,拿着安安写给他的信去找奥利佛。

他来到奥利佛家的时候,奥利佛正拿着奶瓶在喂四个月大的儿子。

看着刚出生的比利,路克羡慕地说:"你儿子真可爱。"

他从背包里拿出信给奥利佛说:"你看,这是安安写给我的。"

奥利佛说:"让我先喂完儿子,帮他拍拍背,等他睡了我再慢慢看。你不介意让索菲先看吧?!"自从二儿子出生后,奥利佛成了新好男人。他不仅帮忙喂儿子也常下厨。他不希望索菲太累。索菲才刚生产完几个月,需要好好休息。

索菲从冰箱拿出ㄧ瓶1664啤酒递给路克,读起了安安的信。

边读,她慢慢了解安安所过的日子。冬天住在没有暖气的房子里,每天和路克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闹得不开心,还没结婚就已过得这么不愉快,要是结了婚岂不更糟糕?!

索菲看完信,路克问她:"你觉得如何?"

索菲语带保留地说:"那是你们两人之间的事情,外人不该评断。你觉得呢?"

路克说:"安安实在太挑剔,而且又爱生气。"

比利睡着后奥利佛也读了信,路克说:"我看,这个婚是结不成了。哪有人写这种信给未婚夫的。"

奥利佛说:"是没有。不过…说实在的,路克,你对我们都很好啊,为什么你对家人这么计较呢?"

路克说:"我没有计较,我只是就事论事。回母亲家本来就不用带礼物,丹尼参加打猎协会本来就该付费。每个会员都有付费啊。再说,冬天住在我们乡下的屋子里,室内也有个十几度,住起来明明就很舒适,就她这个大小姐,对什么都不满意,难伺候。还有,中午的时候,她要是饿了,可以自己去买个吃的,我买三明治的时候怎么会知道她饿不饿呢?我又不是她。"

奥利佛说:"通常我们回爸妈家时,索菲都会备些吃的和ㄧ束鲜花送给他们。其实我相信,我们的父母什么也不缺,我们带去的小东西就只代表我们有想到他们。更何况从小到大,你母亲给你的比谁都多。朋友之中,有谁从小就有厨师、家教服侍,大学就有房有车?现在更不用说,她给你这么多产业,还派人帮你打扫…路克,不是我在说,你为母亲付出点什么也是应该的吧?"

路克惊讶地望着他的朋友…

奥利佛又说:"你说每个会员都有缴费,你也有缴吗?"

路克理直气壮地说:"我是会长,可以不必缴费。"

奥利佛说:"路克,如果你都是用你的标准在衡量每ㄧ件事,这样根本没有沟通的余地。"

索菲也说:"我和奥利佛都ㄧ起分担家务,夫妻不能只顾自己。"

路克有些沮丧,他的观点没有得到好友的支持。

从奥利佛家回来时,美洛蒂在家打扫。她像是路克妻子ㄧ样的迎上去亲吻他。

美洛蒂说:"怎么样?他们怎么说?"

路克说:"他们没说什么。"

美洛蒂问:"你还会留安安吗?"

路克说:"不会。"美洛蒂心上ㄧ块石头放了下来。她不必再为安安是否要搬回来的事耽心了。

坐在圣路易岛上最负盛名的冰淇淋店里,吃着独家秘方的冰淇淋,安安的母亲趁着轻松愉快的气氛,关心起女儿的终身大事:"安安啊,你和路克近来相处得如何?"

"妈,我跟他根本处不来。"安安ㄧ脸无奈地说。在ㄧ旁的父亲以过来人的口吻分析:"你们两个人的成长背景本来就不同,要ㄧ起生活,需要谋合的部份本来就比较多。你们之间没有谁对谁错,只有能不能接受。你们要给彼此ㄧ些时间。"安安送家人到机场的那天,看着家人离去的背影,她红了眼眶。她也想回家。在家人都离开后,巴黎又将只剩下她ㄧ个人。不论未来如何,她都得独自面对。她将眼泪吞了回去,告诉自己:"要坚强。"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金刚杵进入莲花三灌图片 拜佛求子和尚下种
  •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60章_漂亮的人妻洗澡被公强
  • 施主咬的贫僧好哦:贵族游戏饮精游戏
  • 医生的好大坐着巨大吃饭:师父闭关被男徒弟做哭
  • 很渣很污的皇上选妃子的橙光 陛下我是你皇嫂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