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顶开omega腔道成结_炮灰后成了帝国团宠omega

顶开omega腔道成结,炮灰后成了帝国团宠omega。顶开omega腔道成结少将的软糯OMEGA。

沁舒

麻辣锅一向是国内人最爱的聚餐首选,一群亲朋好友围着一锅色香味俱全的浓郁高汤,想吃甚么就点甚么,然后全部和在一起下锅烹煮,用不着多久就可以大快朵颐了。在热气蒸腾的当下,迷蒙之间和久违的故人一同回味往事,一边舀起她最喜欢的鹌鹑蛋;或是新婚不久的妻子,在结婚纪念日的那一天,手持滤勺为丈夫涮一片脆嫩的牛肉,然后卷在汤匙上,轻轻地送进他的嘴里。这样的知心与恩爱,是沁舒在店里看见最美的风景。

虽然,她也很希望自己有一天,也可以和自己心爱的人坐在这里,共享一桌的佳肴,倾诉彼此的心事。但是她知道这个愿望,对她来说却是无比的遥远。

其实她是一个很内向害羞的女孩,照理说根本不会在这种热闹的店里当服务生,而应该在像是书店或是咖啡馆那种安安静静的地方,让她在整理桌面或是陈列新书的时候,还可以在柔和的背景音乐中,偶尔出神去放空,抛下手中的工作,也抛下肩膀上的重担。

那不得不扛起的沉重担子,是她唯一的亲人,也是曾经最疼爱的她的母亲。如果不是半夜的一场车祸把母亲给撞成了植物人,至少她现在还可以和母亲相依为命,然后半工半读念完她最喜欢的日本文学。

可是,因为已经没有其他亲人可以帮忙了,也没有多余的钱请看护,所以沁舒白天的时候,都要在家里照顾母亲,帮她洗身、更衣、按摩,还有用果汁机把食物打成泥状,一点一点地灌进母亲的鼻胃管里。有太阳出来的时候,她会把母亲抱到轮椅上,推着她到附近的公园去散散步,说说话。让温暖的阳光,照在母亲日渐萎缩的身子上,也多少驱赶开,她心底灰灰的阴霾。

她很感谢,那一晚希美送给她的丸子,QQ软软的,很适合在她坠落的时候,轻轻地接住她。可惜沁舒还来不及告诉她,这是她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丸子;也来不及跟她解释,SM女王其实是她前阵子看到的一位日本女作家的书名。《SM女王:现代阿信的多重困境》所指的其实是"SuperMadam",翻成中文就变成了"超级主妇"的意思。特地用"SM"这个缩写,则是作者对于日本社会里男性对捆绑莫名狂热的反讽而已,实际上作者想要说的,是日本当代社会的现代阿信。那些现代阿信不像过去那样业务单纯,现代阿信常常是身兼多职:是女秘书、是老婆、是母亲、是媳妇又是女儿,而多重角色和角色伴随而来的义务与责任,往往把这些坚韧隐忍的女性,给压得喘不过气来。

但是作者最后却告诉她:"每一位现代阿信,最后仍然会用最光彩亮丽的样子,抬头挺胸迎向每一天的早晨。"而这样的坚强和朝气,沁舒在希美的身上发现了,也牢牢地记住了。

那一颗丸子,也因为这样若即若离的相知相惜,而好像离自己的愿望又近了一步。但是真的有可能吗?她这样的处境,真的有可能让她遇见,愿意接纳她的朋友吗?情人,也有可能吗?

后来,上天的安排让她选择相信,这一切都是有可能的。因为在她下班的时候,希美来载她了。

"走!上车。"希美就是这样说的。

"去哪?"沁舒有点害怕。

"别问。"

没想到沁舒真的没再追问,还坐上了机车的后座跟她走了。而且,她心里担心的不是希美要带她去哪里,而是她能不能在天亮的时候回到家,为妈妈准备好早餐呢?

机车停在一座大型的广场上,每一层楼里面是甚么样的场所,从外面的招牌都可以一目了然:二、三楼是二轮电影院,四楼是漫画屋,五楼是MTV(甚么是MTV?),六楼是美乐迪KTV,七楼以上就只剩下黑色的玻璃帷幕,包裹着里头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们……来这里做甚么啊?"沁舒还是忍不住问了。

毕竟现在也已经凌晨两点了。

"当然是来唱歌啊,你工作这么久了,看那些老板、客人的嘴脸不会烦喔?来这里叫一叫、唱唱歌,保证你甚么烦恼都没了唷!"希美的语气,活像是卖药的地下电台。

但是沁舒选择相信她。

沁舒跟着希美走进电梯,但是心底随即浮现了另一个隐忧。

"我现在没有多余的钱可以……"

"我跟你说喔,今天可是有一位帅哥请客呢!等一下记得好好表现一下,让他高高兴兴的,说不定还会帮我们加时喔!"希美似乎没听到沁舒说的话,不过好像也不太重要了。

当包厢的门一打开,就看见武丰和天助两个人背靠着背在唱《爱中飞行》,还跟MV里面演得一模一样。希美马上笑弯了腰,而沁舒则是在她的后面不知所措。对她来说,里面是一个未知的世界,要踏进那扇门,需要很大的勇气。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沁舒看见了天助。那个前一刻还忘我地唱着情歌,此刻却变得僵硬又拘谨的天助。他还把麦克风给丢到沙发上,然后一下稍息、一下又抱胸地站在她们的面前,感觉天助这个主人,好像比沁舒这个客人还要紧张得多。

沁舒忍不住笑出来,而且很自然地踏出了那一步。

这时,武丰当然先上前服侍他的西施了,而天助虽然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走上前去,伸出手来,帮她把身上的包包卸下来,让她可以轻松一点。

"刚下班一定很累吧?你想喝甚么?我去帮你装。"天助在她坐下来之后,礼貌地询问。

"好啊,可以帮我装绿茶吗?"沁舒轻轻地说。

相较于天助与沁舒的害羞,希美一进门就给了武丰一个深情的吻,像是在宣示主权似的,要让武丰和沁舒都知道,武丰只属于她一个人的。

沁舒当下觉得有些尴尬,便拿起了桌上的歌本随意翻阅,想掩饰自己现在紧张不安的心情。

希美注意到了,但是她并不打算帮她解围,因为落难的美人需要的是英雄,而不是她这个早已腐烂的老巫婆。不过,她可不是一个坏心的老巫婆,而是一个有法力的媒婆。她已经成功得到了沁舒的信任,接下来她还要让沁舒开始渴望爱情的美好。刚刚那幕干柴烈火的戏码,可不是因为她太饥渴或是嫉妒心太重,而是想帮沁舒重温一下爱情的幸福滋味而已──而爱情最甜蜜的滋味,就是一个深情的拥吻了。

不过这样的刺激方式,或许会对天助产生反效果吧。因为当天助拿着两杯绿茶回来的时候,看见希美和武丰自顾自地在角落调情,而把沁舒一个人晾在另一边的角落默默看着歌本,他马上念了他们一顿,然后自己走到沁舒那边去,把绿茶递给她。

"谢谢、你。"沁舒仍然显得有些不自在。

但是这也难怪了,有谁第一次约别人出来就舌吻给别人看的?这下子天助可是要很努力地跟她互动,才有办法挽回他们这群人在她心中的印象了。

"你好,我还没跟你自我介绍,我叫…

…"

"天助。我也记得你,你那天好可怜喔,被他们耍,还被吃了四千多块。"沁舒看着他憨厚的眼睛,又忍不住想起了那一天晚上的趣事。

"没关系啦,反正我本来就想要请他们好好吃一顿啊,只是没想到会被他们玩而已,还牵连到你,真的很对不起……"天助又低下头来,搔了搔自己的后脑勺。

不知道为什么,沁舒看见天助呆呆傻傻的样子,就觉得心里好平静。就像俳句里写的:"岁末寒山,一轮初阳缓缓升起,暖消冰雪。"

此时,希美感觉到他们之间已经破冰完成,而且正逐渐升温。眼看机不可失,希美马上从武丰的大腿上站起来,不假思索地拿起桌上的遥控器,对着投影幕的感应器输入了一串数字,接着一首歌的前奏便开始了──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金刚杵进入莲花三灌图片 拜佛求子和尚下种
  •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60章_漂亮的人妻洗澡被公强
  • 施主咬的贫僧好哦:贵族游戏饮精游戏
  • 医生的好大坐着巨大吃饭:师父闭关被男徒弟做哭
  • 很渣很污的皇上选妃子的橙光 陛下我是你皇嫂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