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顶开omega腔道成结_炮灰后成了帝国团宠omega

"天助!我想听你再唱一次这首歌啦,已经开始啰!"希美递上了麦克风,由不得他拒绝。

沁舒抬头一看,是巫启贤的〈叫阮的名〉。而天助此刻也已经站起来,接过麦克风,走到前面的舞池去了。

"其他歌他都很随性的,但是如果要唱这一首的话,他一定会用这么严肃的态度来看待喔。"希美坐在沁舒的旁边,靠在她的耳边解说着:"因为这首歌,是他拿来纪念自己死掉的妈妈的……"

沁舒愣住了,而天助则用他略微沙哑的嗓音,开始唱出他心中深沉的哀悼:

谁在叫阮的名

一句比一句痛

亲像在问阮甘会惊寒

不需要别人来讲

阮心内嘛知影

是你的声

是你的声

谁住在阮的梦

一住就一世人

尚惊日头会将咱拆散

虽然离开那呢远

阮犹原会知影

是你的影

是你的影

叫阮的名

阮用一生斟酌听

当初细汉未赴乎你了解

你是阮的生命

叫阮的名

阮需要你来作伴

人生的路途阮爱你牵阮走

当天助仰天唱出那最后一声呼唤,沁舒的眼泪也忍不住掉了下来。听着渐去渐远的音乐尾声,她觉得自己心底最深沉的悲伤被看见了,也被唱出来了。那个寂寞又逞强的自己,被天助真诚的歌声温柔地安抚,她忍耐了好久的眼泪,终于可以放心地掉下来了。

天助在众人的掌声中放下了麦克风,走回沁舒的身旁坐下,想接着教她怎么使用那台触控式的点歌机。

可是沁舒就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眼眶泛红。

天助还以为发生了甚么事,赶紧询问是不是刚刚希美又欺负她了?而沁舒只是小小声地问他一句:"我可以要你的手机号码吗?"

"可以啊,可是你真的没事吗?"天助一边拿纸写给她,一边试着安慰她难过的情绪。

"我没事……只是以后我想哭的时候,可以打给你吗?"沁舒看着天助的眼睛,终于破涕为笑。

一直到快天亮的时候,沁舒才坐上天助的摩托车回家。沁舒原本不想要麻烦他的,只是天助和沁舒都迫于希美的淫威而乖乖照办了。早晨的阳光在树梢间探出头来,亮得让人张不开眼睛。但是沁舒的心里看见了,这道照进她心底的阳光,好温暖。好温柔。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金刚杵进入莲花三灌图片 拜佛求子和尚下种
  •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60章_漂亮的人妻洗澡被公强
  • 施主咬的贫僧好哦:贵族游戏饮精游戏
  • 医生的好大坐着巨大吃饭:师父闭关被男徒弟做哭
  • 很渣很污的皇上选妃子的橙光 陛下我是你皇嫂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