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做错一道题就干学渣一次 宝贝在放最后一个荔枝

做错一道题就干学渣一次,宝贝在放最后一个荔枝。把草莓一颗一颗在里面挤成汁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

窗外又是个细雨绵绵的天气,犹若记得记忆中那袭白装、头戴斗笠的女子坐在扁舟上游荡在莲花池中,手里握着待绽放的莲花依然系紧着他的心思,他犹记着女子面带桃花对他唱着歌,那悠悠的歌声搭着绵绵细雨的意境至今令他难忘。

记忆中那个模糊的身影总会对着他笑,俐落的刀工三两下就把蔬菜都切好,爆香的味道至今还在鼻尖缠绕,象志深用力吸了一大口,河粉的香气扑面而来,老板娘同她越南的母亲已经将两碗河粉装袋好给他,每次来买时老板娘也会和象志深说上几句,一个小小的摊位就是她全家的家当,她任劳任怨的工作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让家里的人过上好日子。

象志深撑着伞跑回车上,看着车里因密闭而雾气笼罩,他摇下车窗让空气对流,彷佛还能看见黎氏春喜坐在一旁指着车窗外面的雨滴说起第一次相遇的样子,他苦涩笑着自己,现在的黎氏春喜已经不需要再编造谎话骗他,一刀就把彼此断得干干净净,犹如她俐落的刀法,不拖泥带水,不像他优柔寡断,徘徊不前让人诟病。

半晌后,象志深扬起精神开车回去,路上滂沱大雨,把路上的车通通洗一遍,颜色再干净遇到这场雨都变得混浊,象志深开着老爷车在转角时减速,看到正一跛一跛要上学的象芊芊,摇下车窗对她说:"上车,我载你去学校。"她臭脸的坐在副驾上,有种互相讨债的感觉。

"这给你。"象志深将一碗河粉塞给象芊芊,她臭着脸看着那碗河粉,象志深余光瞄向她,有那么瞬间像是黎氏春喜在身边的错觉。

"我讨厌吃面。"象芊芊讨厌雨天吃面,讨厌河粉,讨厌象志深为黎氏春喜保留的任何细节。

"还是你要去买汉堡?"象志深知道象芊芊不喜欢和黎氏春喜有关系,可他就是改不了,常常惹象芊芊不开心。

"不用了,时间来不及。"象芊芊摆一张脸,看着手里的河粉,想着等下要怎么处理。

"你钱够不够用?要不要再给你?"象志深对疏离的女儿没辙,他工作不稳定,常常要轮大夜,对她的陪伴也少,她对自己疏离是能理解的。

"阿嬷有给。"

"有就好。"车上听着广播,雨刷唰唰的吵着,象芊芊看着窗外的雨水着实安静许多。

象志深看着与黎氏春喜越来越相似的女儿,当年她没留下一句话就离开,即使他飞去越南请求她留下,她依然绝情离去,只因为她没爱过他,往事一一浮现在眼前,他没能给象芊芊完整的家,心里满是遗憾。

"爸,你开车小心点。"下车后象芊芊对象志深说了句体贴话,象志深心里还是很感动,他辛苦养家就只为了让象芊芊无忧无虑,象志深脸上的皱纹好几条都黏在一起的说:"赶快进去,别淋到了。"

象芊芊撑着伞,拿着早餐有些吃力的走进校门,象志深怅然的坐在车里,内心对象芊芊非常抱歉,看她走路都走得不稳,连拿个东西都嫌吃力,都怪他太过执念,才会让她承担痛苦,看着一旁还热呼的河粉,他很想问现在的黎氏春喜快乐吗?

象志深在一间学生宿舍当保全,有点像管理员,办公室里有整栋大楼的监视器,每天的工作之一就是面对小小的萤幕看着是否有异样,象志深打开河粉翻阅着报纸,俨然大叔模样吃着早餐,学生们陆陆续续的出门去上课,白天的班表其实很悠闲,就是偶尔要帮学生们收包裹或寄东西,其他时候就是在办公室看着监视器发呆,大夜班其实也很清闲,只要没有状况是可以偷懒睡个小觉,对象志深而言,不管上哪个时段的班都一样,只是用来打发时间。

一个人上班的时候,象志深最常做的事就是把皮夹翻出来,看着尘封的照片已泛黄,照片上的人依然恬静的笑着,黎氏春喜并不是一个爱笑的女生,有着忧郁的眼神,常常一个人发着呆、看着远方,他以为她是想家,还安慰她说这里也是她的家,那时她嘴上总敷衍的笑着,可眼里始终落寞。

"你一个人吗?"他忆起那天的大雨,她躲进路边的雨棚等雨停,他的声音让她吓了一跳,尴尬的点头,觉得他有些熟悉却想不起在哪见过。

"你在工厂做的不开心吗?"他的问题让她错愕,因为他每次见到她都是一副沉重的样子,明明才二十几,看起来像四十的大婶,整张脸都皱在一块,若不是看她和同事相处时还有点笑容,他还以为她不会笑。

见她防备心很重,他只好介绍自己说:"我是飞象家俱工厂的象志深,我曾在工厂内看过你,每次看你上班都不开心的样子,就想问问你是不是在工作上遇到困难。"

"抱歉,我没认出小老板,还以为你是坏人。"她很紧张的解释,很怕一个不小心就丢失了工作,现在的她非常需要这份薪水。

象志深也不介意,他知道越南有些地方的治安不好,所以并不怪她,他关心的问:"你要不要说说为什么看起来那么不快乐?"

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家里的状况,不安的搓着手,低头不语,象志深把这些都看在眼里,他试着询问,"是因为工作上让你不开心吗?"

她慌乱的摇头说:"不是工作的问题。"

"那是什么?"见他坚持问到底,她尴尬的看向外面,发现停雨了随口说了一句,"雨停了,雨后的天空必定会有彩虹。"她喃喃自语的话像在给自己打气,象志深望着她却望不进她的内心,越南女生的家庭观很重,工作上也会比男生更认真负责,但她每次看起来都闷闷不乐的,让他留下印象。

"小老板,我先走了。"她困窘的向他道别,因为她得赶回家照顾家人。

她就像午夜急着回家的灰姑娘,一身朴素简约,是个爱家的好女孩,那时的他以为她是怕他,才跑得那么快,压根就没想过她家的状况。

之后几次在工厂遇见,也总看她腼腆的向他点头招呼,他以为她是内向也没放在心上,直到有一天她主动向他靠近,他以为她是遇到难题想找人聊聊,却没想到这样一聊自己也撩落去了,他曾克制过自己,毕竟自己年纪比她长,不想耽误她,可她却坚定的跟在他身边,让他以为幸福也能唾手可得。

象志康问过他,她哪里吸引他?他觉得是她自身的忧郁吸引他原先的目光,后来才想关心她、帮助她,渐渐受到内心的鼓舞而喜欢她,象志康却跟他说,这样的爱很危险,如果失去了支撑的信念很容易崩塌,他那时偏执不听就真的栽了跟斗,现在想来还是会痛。

"大叔,今天有我的信吗?"学生下课后会过来问象志深信箱是否有收到信件,他都会指着后面的信箱说:"好像有。"看到学生们收到帐单、父母寄的关心总能念上几句,象志深听了几年也免疫了,现在的孩子除了抱怨还是抱怨,很少有积极面向的,就像象芊芊,也总埋怨不公平,却从来也不检讨自己,想到她的任性,他就头痛。

抽出一张黎氏春喜怀孕的照片,看她笑得那么开心,心就隐隐作痛,黎氏春喜的笑究竟是因为爱孩子,还是怀念过去怀孕的日子,自己也分不清,每当象志深看这张照片时,脑海中出现的都是那名十岁女孩的模样,紧紧依偎在黎氏春喜的怀抱里。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金刚杵进入莲花三灌图片 拜佛求子和尚下种
  •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60章_漂亮的人妻洗澡被公强
  • 施主咬的贫僧好哦:贵族游戏饮精游戏
  • 医生的好大坐着巨大吃饭:师父闭关被男徒弟做哭
  • 很渣很污的皇上选妃子的橙光 陛下我是你皇嫂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