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疯狂 自己 发明 华人 坏人

塞一天不可以掉下来上学 不要塞鸡蛋了已经4个了

塞一天不可以掉下来上学,不要塞鸡蛋了已经4个了。把草莓一颗一颗在里面挤成汁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

象志深拖着沉重的身躯回家,象芊芊正在楼下吃点心,他满身酒气就坐远一点,怕她闻到会不舒服,但他连呼吸间都充满酒味,象芊芊皱眉的看象志深又开启耍废模式,想讲什么又嫌麻烦,最后只能无视他的存在。

象志深看了许久,好几次都想开口问她,话到嘴边又吞下去,欲言又止的模样让气氛更加尴尬。

象芊芊喝着饮料瞄了他几眼,她也有话想问他,看他一副有话想说又不说的样子也觉得纳闷,他们的关系尴尬到极点。

象志深看着象芊芊的侧脸,脑海中浮现许多画面,他想起象芊芊小时候哭闹时,黄氏梅总漫不经心的样子,心思都没放在象芊芊身上,他还以为黄氏梅初为人母不懂照顾,常常电话讲太久放任象芊芊在旁哭闹,想到这,象志深也不明白黄氏梅对象芊芊有多少母爱?

"你有想去看她吗?"凝结的空气被这句话划破,时间彷佛静止了,只剩象志深看着象芊芊,脸上的惆怅、内心的不安是如此的明显在意,可他还是问出口了。

"你希望我去吗?"象芊芊没有看他,她只想弄明白他一直要她去看黄氏梅的原因。

象志深脑中有无数张片段,可他却讲不出个所以然来,他的沉默让气氛更是僵硬,象芊芊等着他给的理由,她看望他,结巴到说不出话来,她又能要求什么?

空气的凝结逼得象志深不得不想办法打破,他想以理性又成熟的方式告诉她人生的道理,可望着那张与黄氏梅神似的脸模,他又退缩了,最后只能以懦弱的方式说:"我不希望你留下遗憾。"

象芊芊不屑一笑,她早已习惯没有黄氏梅的生活又怎会有遗憾?

"爸,你真的很不会说谎。"象芊芊吐槽他连谎都不会说,就算是骗她也好,"你是真的希望我去看她吗?"

象志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种生疏的问题,他其实想过万分之一的可能黄氏梅会出现在他们面前,却没想过这万分之一竟是这样见面的。

"我一直很讨厌你骗我,给我希望又让我知道真相的残忍。"这么多年象芊芊第一次告诉象志深内心话,父女一直不亲近的原因也是因为他欺骗她妈妈不在身边的原因,害她傻傻等待又被人打破期待。

"我宁可你跟我说我是她不要的孩子,也不要听你编织的谎话。"

小时候象芊芊偷听过象志康的谈话,知道黄氏梅当初说过只想要钱,象芊芊可悲的笑着,在那个人的心里,她竟然比不上钱,现在叫陈氏砖来是要炫耀他们过得有多好吗?

象志深告诉过象芊芊,妈妈去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工作,要帮她买很多很多的玩具,所以她天真的等着,从一个娃娃、一台三轮脚踏车、一盒72色的彩色笔,她每天都在等妈妈回来,直到某一天被同学笑她妈妈跟人跑了,她是妈妈不要的孩子,从那天起她就不再相信童话故事,那些都是骗人的。

陈氏砖的出现让象芊芊感到愤辱,陈氏砖的好是用来衬托自己多凄惨,一个母亲都不要的孩子有什么资格跟人比较?看陈氏砖登堂入室还言之有理的样子就更让象芊芊厌恶。

"我让你很受伤,是吗?"象志深以为的善意原来是促成象芊芊心里的伤口,他自责的问自己为什么不能把事情做得再完美点?

"如果你跟我说我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我会相信我真的没有妈妈。"象芊芊已经没有妈妈的记忆,她记得的都是成碧霞照顾她的样子,象国辉载着她去买零食的样子,她没有任何妈妈的过往。

象志深想伸手安慰象芊芊,想到自身的酒气就停顿下来,内心也纠结着。

"我宁可她这辈子都不要出现,也不要让你陷入两难。"象芊芊知道象志深的憨厚和傻劲,知道他不会落井下石,所以心疼他为黄氏梅做得任何决定。

"她终归是你妈。"象志深沉重的提醒她血缘是不会改变的。

"我宁可当一只石猴子,也不要有妈妈。"象芊芊孤傲的样子让人心疼,象志深也想过她为什么要承受这些?

"她说过她只想要钱,对吧?"象芊芊心底还是有些许期望,期望黄氏梅不要那么残忍,象志深凝重看了她一会说:"怎么可能?若她不爱你又怎会想见你?"

象志深的话反而让人难受,应该麻木的心还是会痛,象芊芊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去看黄氏梅,只能落寞的低下头说:"你真的很不会说谎。"

象志深没忘记当年他们找到黄氏梅,她亲口说过她的目的只是要钱,她只想医治陈氏砖,关于他们的一切都是她这辈子不想记起的事情,这才让他放弃回国内。

象志深永远也无法忘记,当他回到家里首要面对的是象芊芊的变化,当他知道他的疏忽造成她一辈子的伤害时,他内心非常痛苦,若他不再执着,象芊芊是不是就能像正常的孩子一样成长?

象芊芊注意到象志深自责的目光,复杂的眼神让她很不是滋味,她接受了身体上的遗憾,却永远也无法承受他们那种自责的眼神,她努力想证明自己也能像正常人一样,可她越用力就摔得越痛,她常常看见成碧霞心疼的脸庞,象国辉自责的扛起她的样子,她只想和正常人一样,可以正常走路,为什么她的路会比任何人还要难走?

静默许久后,象芊芊蹦出一句话,"我会去看她的。"象志深有点错愕的看着她,以为是自己喝醉了,出现幻听。

"我会照你的意思去看她的。"象芊芊勉强撑起自己的骨气,她不想看象志深两难,"这次是我自己的决定,以后我的生命里没有妈妈这个字。"

象志深落寞的低下头,象芊芊果断的个性和黄氏梅一样,而他却没什么优点留给她,好讽刺,基因是天生,环境是后天,但象芊芊却没有习得他的软弱,她的勇敢、独立都是他所没有的优点。

"我是不是让你很失望?"象志深消沉的样子让象芊芊看了很不舍,她想过他坚强,想过他振作,可他输给自己的个性和软弱。

"对不起,爸爸没能保护你。"这些年象志深不止一次向她道歉,在她看不见的角落里。

"这次换我保护你,好不好?"象芊芊抱住懦弱的象志深,她不知道没有自己的生活他该怎么度过,想保护他的心情日渐加重,想为他挡下任何一个致命的危险。

象志深粗糙的手掌拍拍象芊芊的肩,这一刻他意识到他的女儿长大了,脸上的细纹都露出欣慰的弧度。

网站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互联网和网友上传,只为方便大家查询浏览,请自行核对信息的真实情况,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金刚杵进入莲花三灌图片 拜佛求子和尚下种
  • 强壮的公么征服我60章_漂亮的人妻洗澡被公强
  • 施主咬的贫僧好哦:贵族游戏饮精游戏
  • 医生的好大坐着巨大吃饭:师父闭关被男徒弟做哭
  • 很渣很污的皇上选妃子的橙光 陛下我是你皇嫂
  • 最新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通用底部广告位